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818 — 1840 (2225)
奉劝那些阻止公民提出立法建议的相关人员,阻止行为已经涉嫌对公民监督建议制度的否定、已经涉嫌对法律实施的阻挠、已经涉嫌对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否定、已经涉嫌对党的领导地位的否定,所以已经涉嫌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于已经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相关人员,应当立案侦查,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在红色价值观占支配地位的社会,能够主动自觉地反思历史、告别红色价值观的人群只是少数,而相当多的社会成员却出于种种原因,默认了新旧各种版本的红色价值观。当下在时事认知方面的社会分化,实源于人们的价值观差异,中俄两国皆受制于此。
该《办法》引起了律师界的激烈震荡,连日来律师纷纷撰文或发表评论,谴责司法部这部新规。纵观这部新规悄无声息地出笼及其新增和修改的条款内容,我们认为这是一部违反规章制定程序,严重违背宪法、违背法律和国际法文件、违背国家和人民利益、违背科学的劣法,应当依法予以撤销。
患者杀医生的后果之一肯定是医疗资源的进一步减少,不必要的安保措施更多,患者负担更重。在一个背弃人类文明普世价值的丛林社会,谁来主导医改也无能为力。短时期来看,就如同虱子多了不咬,丛林社会还可以继续。长期来看,除了凤凰涅磐式的重生,中华民族很难有其他出路。
美国政府每年一度发布中国人权报告,让世界人民看清楚中国政府在危害人权、侵犯人权、限制自由方面做了哪些任人发指的残害生命的事件,让中国人看清中国流氓专制体制的邪恶的本质,让更多的中国人认识到自身权利受到侵犯而觉醒、并与专制政权抗争……
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还在继续,作恶者仍逍遥法外而且继续施暴,人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知而不言的沉默、冷漠,仍在成为暴行的共谋!这沉默和冷漠必将被历史所记录,人类也正在为此付出代价。让我们再次发出马丁·路德·金的警告:“我们看到真相却一言不发之时,便是我们走向死亡之日。”
值得关注的是,对中国明言要提高“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美国曾以“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决定全球经济规则”作为回应。如今,中国以一国原则欺凌台湾、香港,是建立在争夺国际秩序话语权基础上的,国际社会岂能继续纵容中国,坐视中国改写民主、人权的规则?
总之从《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比照原来条例的新变化中,我们看到当局对基督教、天主教、佛教、伊斯兰教等宗教的控制力越来越强,对基督教家庭教会、地下天主教和其他一切地下宗教的镇压更加地“有法可依”、打压处罚和控制约束更加地具体化、明晰化,家庭教会等地下宗教团体在法律上的生存空间已经丧失殆尽。
哪一个律师不想当庭胜诉,可当强权介入司法,法官成了执政党的奴仆时,律师的公民权利就成了抗争的底线,案件的博弈成了制度转型的博弈。少数律师英勇地站了出来,成了时代的弄潮儿,我们为他们点赞!虽现有恶法压顶,我们与他们一路同行。
到今天,我并不真正了解粟异邦的政治观点,我并不知道他的民主党的政治主张和意识形态,但他那血肉模糊的身影却给我留下了比对第一个粟异邦更深的印象,特别是他与我“打电话”时诚恳镇静的声音与他临死前那令人难以置信的举动形成如此强烈的对照。可悲的是,世人可能永远也不知道他的民主党的政治纲领和意识形态了。
“土改”,其实说白了就是在当局的煽动、组织下,以农村一帮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痞子为骨干,以“革命”的名义,对他人(即所谓“地主”)合法拥有的土地、房屋、现金、粮食、衣被、金银、钞票……一句话,凡是能吃、能穿、能用,特别是值钱的东西,通通明火执仗地进行抢劫。
现行路线是市场化之下社会力量持续成长的产物,面对新社会力量的崛起,对于体制来说,要么继续冻结,压制到底,要么社会力量爆发,体制被冲决转型。
胡石根看上去没有周世锋和屠夫活跃,但他是“709”被抓的人中最具有领袖意识和思想的,他具有战略头脑和全局观,律师有时过分专业化,跟胡石根这种政治家是不一样的。而且他还有广泛的聚集能力。胡石根因为之前被抓的经验,他已经更加尽量低调,像蚂蚁一样,但中共还是会盯着他这样的人。
在中国,要求民主的活动人士以及他们事业的支持者们只有一个简短的七周处于阳光下的言论自由时期,然后,中国政治局命令以暴力结束了令人惊异的大规模群众抗议。与之形成对比,波兰人历经差不多十年时间争取到了圆桌会议讨论,跨入了民主的门槛之内。
谭蝉雪女士晚年历经十二寒暑,数赴兰州、天水各地搜集资料,终于为《星火》、为兰大学生右派留下一本自己编著的《星火》,一本为历史作证的史料。凤凰涅盘,精神不死!林昭、张春元、杜映华的名字将镌刻在历史上、镌刻在人们心上!《星火》不熄,将永远照亮天地!
中国那些对美国资本主义恨之入骨的“左愤”们,对主张私有制,主张人权的民主自由人士常常漫骂围攻,声势铺天盖地。可你们支持过讨薪工人的罢工吗?富士康出现工人自杀,去砸过郭台铭的场子吗?声援过那些不愿土地被低价征收,却被武警包围起来的农民吗?
不错,蔡英文始终没有说出九二共识。但是我以为,说不说出九二共识并不重要,说不说出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才重要。既然中共也认定,九二共识的核心意涵是“一个中国”原则,那么,说出“一个中国”原则就等于说出了九二共识;而台湾方面表述的“一个中国”原则只能是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这一点蔡英文不是已经说出来了吗?
1979年二月在成都草堂小学举办的民间画展作品,展现了“被那个时代扭曲的人性、在苦闷和痛苦中挣扎的痕迹。”揭示出毛泽东及帮凶的反人类罪行。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今天看来,文革中无论毛泽东还是他率领的红卫兵,其要害就是不将人当“人”对待。
丹增德勒仁波切是西藏康区理塘的一位高僧。他为保护西藏的语言文化与宗教传承作出了很大的努力,却被中共当局扣上了恐怖爆炸案主谋的罪名,遭判死刑,后改判为无期徒刑,被关押十三年之久后,突然在狱中身亡。流亡至达兰萨拉的仁波切的外甥女尼玛拉姆在接受西藏之声专访时,介绍了仁波切身亡后当局为掩盖真相而强行火化遗体、镇压追问真相者等情况。
我用手指着墙上贴着的《被拘留人员权利和义务》说:这上写着被拘留人有权利约见所长,约见监督人员。毛管教又说出了一句气死人笑死人的话:那个早都过时了!我说:毛管教你可真敢说话啊!你们东城拘留所竟敢把过时的、作废的规定贴在墙上让大家天天看吗?
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后怕:幸亏薄熙来打了王立军一个耳光。王立军一跑,这个脓疮的头就破了,他要是不跑,现在薄熙来怎么会在监狱里?早就坐在中南海里参加十八届常委会议了。
其实,衡量辩论胜利的标准只有一个:是否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选民,最牛的胜利当然是动摇对方的基本盘,最低标准的胜利是为自己争取到中间立场的选民。以此标准衡量,双方都没做到。
贾灵敏、李玉凤等女性人权捍卫者们,为了争取自己和每一位公民最基本的人权,为了生活在中国大陆的每一个人都能够有尊严地活着,失去了她们最宝贵的自由。可幸的是,不管当权者怎样拒斥普世人权,严酷打压人权捍卫者,但在中国大地仍然有越来越多的人怀着一份信念前仆后继地行走在捍卫人权的荆棘路上。

页面

最近各期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