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864 — 1886 (2429)
随着深入采访和了解洛杉矶这座城市70年来、时至今日仍在进行的与空气污染斗智斗勇的故事,我深深地感到,治霾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它的成功首先需要一个有远见、有作为、对居民负责的政府;然而,它又绝不仅仅是那些行政官员的责任。在洛杉矶的实践中,立法机构、科学家、企业界乃至每一个普通人都参与其中。
从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建立民国算起,中国从专制走向共和,如今已经走了102年了,现在好像又回到了那个起点。政治生活、思想生活甚至还不如辛亥革命以前,那时还有民办报纸,民营书局,老百姓可以出书,可以办报。现在呢?所有媒体都是“党的喉舌”,根本没有一家独立的民间媒体。
全国各地民间独立参选人相继涌现,一场继80年民间竞选之后,“做公民”、“要真选”的民间独立参选运动冲击波正在迎击风寒,形成潮流。这场民间独立参选冲击波,力证了越来越多的国内公民权利意识已经觉醒,正无惧道路凶险,百折不挠地要向“世界规模最大”的伪选举挑战。
伊丽莎白是个普通的德国妇女,在残酷的战争中,她有勇气制止杀戮,保持人的尊严;显然,她的勇气源于耶稣基督的博爱情怀,以及人性的恻隐之心,善善之心和恶恶之心;她的善心善行超越敌友、超越种族、超越国家,唤醒了敌对双方内心深处的人性;正是这永不泯灭的人性才是珍贵和平的最后保障。
济南市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进行投票期间,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人大代表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连续多日被囚禁在家中,公安日夜值班监控。投票当日,孙教授不许出门,当局派人将投票箱“送”到其家中让其投票。而其所在大学的大学生们被叫到办公楼大厅,由党委书记训话后,在毫无隐私的情况下进行投票。
我们不能不对川普刮目相看。川普确定无疑地把一党专制下的中国当做最主要的对手。中国的问题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如果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们意识到这一点,事情就大有转机。2017年,很可能是巨变的一年。
他是条汉子,是我们很多人的榜样,任何时候,我都会以有这样的兄弟为荣。
自去年5月被关押的维权人士吴淦(网名“屠夫”),通过律师发表5点声明,称他在关押期间绝不会自杀,不会做出有违道义和良知、有损尊严的事,绝不会认罪和上官媒悔罪等。
2012年的春节刚过,老人的窗口就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当局随便搪塞了一个理由就将老人的窗口抄没,并将老人以及几个志愿者带走,随后就是开庭判决。在他77岁的高龄,秦钰这个信了一辈子党的老党员被他信赖的党送进了西安监狱的高墙。古稀老人被判4年有期徒刑!
希望这次政府关于私有产权保护的意见,不是应付当前经济危机的一时之举……不因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而变化,不因政府的需要而被破坏,不因权贵集团的利益而无法落实,不因意识形态的变更而变更,不因官员的变动甚至政权的更迭而改变——则中国幸哉!中国人民幸哉!
习近平全控对港政策、红色资本继续侵入,将是民主派面对的另一战场。然而若果西环溃败,将会是港人的一大胜仗。占领运动之于我们的教训,是妄想毕其功于一役。积累小胜以冀大胜,积聚量变以成质变,方是香港抵抗赤化之策。
党国体制是中国儿童问题的根本所在。要想改善儿童问题,就必须改善中国社会大的环境,结束一党独裁统治,让社会健康发展,生长出自治自救自助机制。只有全民成为社会的主人,他们才能站出来共同解决社会的困难和问题。
章含之已经死了,继续谴责章含之意义不大。但是,由此唤起民众对这个国家体制性的“人体器官黑交易”的关注,乃十分必要,由此推动司法改革、促进人权保障和言论自由,以避免悲剧再度发生。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彭明的家人的善良愿望并未能让彭明能够活着回家。58岁的彭明在狱中失去了生命,这对于中国的良心犯来说,他并不是第一个,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如果中国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如果各界不能从彭明之死中加大对狱中良心犯的关注力度,那么,狱中的良心犯们极有可能还会重复彭明的命运!
在我看来,建立在复杂的历史恩怨、扭曲的名实冲突、纠缠的现实利益、虚幻的未来前景之上的中美台、中美俄三角关系已经走到了一个濒临崩盘的时间节点上,或渐变,或突变,因为川普的莽撞,崩盘会来得更快些、更猛些。中国“崛起”的好运快要到头了,大变局之下,不论谁是赢家(也许没有赢家),但中国和台湾将成为最大的输家,这几乎是一定的。
选委会尽管仍然由大部分的劳工、商界所垄断,但专业界别才是指标。人才精英是香港的中流砥柱。选委会的选举结果,不仅影响下届特首的产生,而且也揭示了中产专业人士参与政治的趋向。
如今,我认为一个可取方案,就是泛民十大专业界别,每个界别的泛民选委,就着应该把票投给哪位最后能够成功入闸的候选人,还是投白票,进行业界内咨询和公投,用问卷调查或商讨日等方法,来决定该界别最终投票决定。
2013年第一次被判刑时,在法庭陈述中,孟晗曾说,“作为当代中国的一位老工人,连体面劳动的权利也被剥夺,我宁愿选择在监狱度过我的余生。”这句话,在孟晗于“12∙3”劳工案中再次被捕后,广为流传,一语成谶。
中国雾霾的话语演变,与其他事情的舆论生态一样。最初是集体的恐慌与愤怒,媒体迅速跟进呼吁的步伐,继而部分地声讨、部分地沉默,在无力之时便学会了淡然处之,转而寻求不治根本的救济方式,在戏谑段子和绝望沉默之下,化愤怒为麻木,最终选择了于丹老师的自我疗程。
作者按: 本文是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山重水复的中国”之第三部分,现再单独成文推出。福山《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国内有专业性解读,但我以为都没有读出该书的要害之处,我所概括的“福山路径”,福山自己也未必认可,但这很可能就是中国目前正在展开的一条路径。
上海助选志愿者崔福芳、徐佩玲协助冯正虎竞选上海市杨浦区人民代表,在10月29日又一次遭到杨浦区公安局五角场派出所警察的违法拘禁,个别警察还恶意将扣押的二部手机浸泡在水里毁坏。崔福芳、徐佩玲依法于12月6日用邮政特快专递的方式向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