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910 — 1932 (2429)
我们哪里知道啊,在机场的出口处,有十来个警察,特警、和便衣国保(即中国的克格勃)虎视眈眈的在等待着我们的到来。不需要任何理由,我们2个在出口就被抓捕了,2辆车(其中一辆警车)把我们2个分开,拉到了禄口派出所,分开询问,做笔录。
第一,原社会主义国家的转型,最难的不是经济市场化,也不是建立形式上的官员民选制度,而是告别“红色价值观”;第二,告别“红色价值观”,可能精神上有些痛苦,但并非艰难无比;第三,能否告别“红色价值观”,决定了转型国家及其国人的命运,是断然抛弃旧制,如同“一尺之水,一跃而过”,还是转型“永远在路上”,百年转型,百年痛苦,难见尽头。
毫无疑问,我认为吕耿松先生是无罪的。一个自由国度的国民,无论隶属何党何派,无论发表了什么样的文章、参与了什么样的会议、交往了什么样的朋友,只要不会引发明显而即刻的危险,怎么可能构成犯罪呢?如果结果是恰恰他构成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个国家是不自由的!
这些年党内外的改革呼声,全都来自散兵游勇,根本形不成什么气候,更谈不到什么“派”了。就是这些散兵游勇,也未见得都能畅所欲言。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方针下,只要被认为有损“维稳”,客气点是请你“喝茶”,不客气就“请君入瓮”了。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呼格案、聂树斌案等等能被国内媒体公布的诸多错案(无法公布的何其之多,我、他、他们……),早已证明了一个事实:中国无法官、中国无法治,当今中国有的只是官权和犬儒!
据观察,泛民阵营中倾向本土意识的议员势必增加,传统民主斗争目标会否向本土派目标倾斜,也是极有可能的。在合适的条件下,本土思潮基础衍生出来的新一波运动迟早会出现,问题是在反“港独”的既定氛围中,本土派如何演绎,还要拭目以待。
在一九六七至一九六八年的大屠杀中,性暴力是一种遍及全省的现象……一时间,杀人奸妻、杀父奸女竟成为广西某些农村地区的社会常态。这些恶性的性暴力案件有如下这些特点:其一,戕害的多重性;其二,前设性和预谋性;其三,残虐性和变态性。
当司法部最新修订的《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出台,我们只能感叹:中国共产党的做法简直与纳粹党如出一辙。纳粹强迫自由职业的律师成为公务员,中国当局在这个《办法》中,除了规定律师要“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之外,还要求律所“及时成立党组织”。
法治的完整性来自独立的司法和法院制度。这是公平审讯和程序公义的保证。在实施地方政府通过的法例时,同时确保国家机关根据国际法履行义务。独立的司法系统对公民权利的保障和保护,涵盖良好管治社会的多方面。
归根到底,该事故的罪魁祸首就是为了要创造“中国速度”向党献礼。领导为业绩,为邀功,拿工人生命如儿戏,当赌注去冒险蛮干,终至酿成大祸。
为当年(指1942年~1943年)日军修筑桂河桥和泰缅铁路的,主要是中国战俘——修泰缅铁路和桂河桥时,死了十万劳工,其中大部分是中国战俘……但桂河桥景区有英军墓、日军墓,却没有华军墓……梁山桥就萌生了修筑中国远征军华军墓的决心,以纪念死在桂河边的这些默默冤魂,并于2004年付诸实施。
作者按:在一个不能说真话的社会里,人们除争先恐后做党的驯服工具外,还必须戴着假面具生活。若像彭德怀元帅一样说真话为民鼓与呼,就会死无葬身之地,骨灰盒上的纸条上只能写“王川、男”三个字。毛时代是一个播种仇恨的病态社会,至今余毒未清,还在内外树敌,自己磨损自己。古人云:“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我记得那时候和平跟我说,如果说将来众位律师当中能出一位大律师,那一定是江天勇,那时候老江执业才五年。后来事实证明,从和平所里被逼出去的几位律师,都成了大律师(黎雄兵,李春富,江天勇)。你或许认为赚了大钱有了大名才叫大律师,我却认为守住良知的才叫大律师。
在读第二遍的时候我慢慢认识了,仅凭一个人的感情、个性绝不能抵抗庞大的专制体系,而需要依靠人性中更积极、更坚韧的元素,诸如爱、理想、信仰、正义、抱负,以及近乎神奇的意志力量。具有信仰的意志是打不垮的,更不能被消灭的。
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而中国通过出台《网络安全法》对互联网实施系统的管控,压制的不仅是公民的网络言论自由权和隐私权,更是对世界互联网自由、开放的基本原则的挑战。
作为宗教领袖,尊者达赖喇嘛本次成功访问蒙古,让数万期盼良久的蒙古信徒们终于可以见到尊者,其实是蒙古人民的一次胜利,蒙古是一个多党制的民主国家,蒙古人民有选票可以选举国会议员和总统,这一次蒙古政府不顾强大的外交压力,顺应民意,笔者对蒙古总统查希亚先生表示高度赞赏……
其实,中共近年的连串部署既然包藏撕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原则的祸心,港独言论、宣誓风波充其量是提早引爆其中的炸弹,并非制造炸弹。因此,指摘港独言论既无助发展民主,又不能煞停梁振英卖港媚共,与其如此,何不思考下香港民主的可行出路?何不尝试下不同的抗争途径?
面对死亡威胁,我不会气馁。八十多岁又是肝癌晚期,土都埋到脖颈,不怕死了。因有为受害者救死扶伤这个目标支撑,哪怕明天就死,现在也不改初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从要求媒体姓党,到禁书禁文,再到禁言禁思想,哪一步不是与“解放思想”、“思想创新”对着干呢?行“统一思想”之策,嘴上却说什么“思想创新”,这不是口是心非吗?
昨天,一个政治恶霸死去。我相信,古巴人民的心灵依然活着,他们对自由的渴望将开启岛国的春天。
中国社会不同于欧美社会,中国社会当中不同社会群体的价值观也异于欧美社会,但中国将来的转型必然会体验美国和欧洲这些老牌民主社会提供的丰富经验和教训。从这个角度去看,关心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的中国民众,未必只是这场美国大剧的“吃瓜群众”。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