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中国人权双周刊》是由中国人权编辑出版的中文网络刊物,由原先的《人与人权》月刊和《华夏电子报》周刊合并而成。本刊宗旨是为中国的人权进步呐喊,普及人权理念,介绍国际人权法律知识,扩大公民社会空间,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为更有效使用资源,《中国人权双周刊》从第181期起并入中国人权主网页。我们将继续遵循本刊宗旨,一如既往地为读者服务。

投稿信箱:shuangzhoukan@hrichina.org

旧版《中国人权双周刊》请访问:http://biweeklyarchive.hrichina.org/

文章 1933 — 1955 (2431)
中国社会不同于欧美社会,中国社会当中不同社会群体的价值观也异于欧美社会,但中国将来的转型必然会体验美国和欧洲这些老牌民主社会提供的丰富经验和教训。从这个角度去看,关心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的中国民众,未必只是这场美国大剧的“吃瓜群众”。
所谓中国模式,并非只意味着引进市场机制,实行对外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以及诸如此类;中国模式首先意味着“六四屠杀”。
中国的民主化不仅是绝大多数中国民众的愿景,也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民主的中国必将像日本一样成为美国在亚洲最亲密的盟友。川普若能在此领域大有作为,就能成为里根第二。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中国发生的主要维权事件。
本文辑录了近两星期国际上发生的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人权事件。
毒食品和空气、水源污染是国内媒体都公开过多次的,国际社会应该也早就知道的。如果不符合事实,首先就得追究媒体和相关部门的责任,何须让我闭口?我说话的功效能及得上国内媒体和广大民众的切身感受吗?
“党文化”对整个社会来说,就是垄断所有的思想、政治、经济、文化资源,建立起一个无所不包的一党专政,控制全社会,和现在人类的普世文明完全是针锋相对的。改革就是让中国从这种“党文化”的束缚下解放出来,回归人类共同的文明大道。
霍恩舍恩豪森令人想起达豪——纳粹时期臭名昭著的死亡集中营,现在也是保持原貌的罪恶历史遗迹,在它的入口,镌刻着一行大字:“永远不要再发生。”——我了解到,霍恩舍恩豪森奖的意义也在于此。
无论运动事业多么高尚,或者对手行为多么卑劣,仅靠自发的、临机而动的抗争,即使这些行动都能完好执行,也很难战胜对手。而如果制定计划确定如何系统地组织公民抵抗,以及如何让大众接受,去实现选定、聚焦的目标,这样运动就会获得推进的力量。
中共在大概率不能夺取政权的情况下夺取了政权,中共在大概率会崩溃的情况下没有崩溃,中共在大概率会向宪政转型的情况下没有转型。中共会向何处去?中国会向何处去?我期待在有生之年,能看到答案。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27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颁发第七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
川普胜选固然是民主党的失败,是希拉里的失败,但未必是共和党的胜利,因为川普是太异类的共和党。川普的胜利不但是民主党的失败,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共和党的失败,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的建制派的共同失败。
在自然法面前,如果“必不得已而去”,在贾敬龙案中,贾敬龙与何建华、强拆的打手、助纣为虐、黑白勾连的警察、组织推进强拆的官员、谋取拆房抢地的贪官污吏,以及当下这个极权专制、人吃人的体制,“于斯数者孰先?”哪一个最应该死呢?人心自有答案。
“政治正确”有时可能流于形式,有时过分,走到另一极端,造成反向的不公平,这种情况也是存在的。但提出这个命题的进步意义不可磨灭,在嘲笑它之前应先了解它产生的历史环境。根据美国最近发生的情况来看,现在还没有到否定、放弃它的时候。
香港人引以为荣、赖以生存的代议制度、司法独立,正在消失,梁振英连任特首的鼓乐已经奏响,香港沦为党天下的绝望感困扰着越来越多的港人。要与中共抗争,实在有需要多了解、借鉴中共的历史、斗争策略。
以中共暴政之罪恶滔滔罄竹难书,人权侵害、制度灾祸自然无所不在,无奇不有,反抗岂有公式,还击何来套路?在了解事件基本真相的大陆民众多半都被这一事件引发出政治理性,诱发出人性华彩,启发出道义判断,激发出抗争意识之际,以启蒙为己任者若依旧拘于书斋旧论,囿于一孔之见,实在可悲可叹!是直面贾敬龙和一切被奴役者、一切被压迫者的抗争意义的时候了!
我是个受害者,最原始的受害者,是这个世道把我逼得无以为继,走上梁山……我无愧我的良知,我除暴安良,惩恶扬善,平民愤,而且警示那些问题村官,这种敲山震虎的影响不矢否认,无形之中存在。在各地,像何建华这样的村霸为之不少,他们再胡作非为之时,心里要打鼓了,特别是不要再有非法拆迁的出现。
川普时代最积极的历史意义在于:此次大选已经启动了一场以青年为主力的社会和文化革命。川普胜选后的美国,则让更多青年人认识到,如果他们没有为自由而牺牲的意志和勇气,自己也会失去自由。
判决书中指控单利华的五大“罪状”,无不是她希冀以自己的行动,改变社会现实中的不公和争取每一个人做人的尊严及基本人权,而这些往往就会触及公权力的权威,成为当局假定的“不稳定因素”……都被冠以“寻衅滋事”予以打压。
为了“国家安全与社会秩序”而背离普遍性、一般性和持久性原则的所有仓促立法、粗暴执法与简单行政,不但不会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秩序”产生持久的良性影响,反而彰显了整个国家和社会的知识浅薄、简单愚蠢和野蛮粗暴,最终让立法行政变为恶法暴政,让司法人和执政者变为人世间的恶人、恶霸和恶魔。
在时间的洪流中将痛苦的过往铭记已是对个人意志的严峻考验,带着身体的病痛,将这些记忆反复咀嚼、诉诸笔端更要忍受常人无法想象的身心折磨。高医生将完成这本书当做她的历史使命,这无疑是一个毕生奉献自我的人所再次做出的英雄举动。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虽孤身漂泊天涯,高医生永远无法忘怀于故国。而故国的父老乡亲,同样永远无法忘怀于德高望重的高医生。双方的灵魂,永远牵连在一起,比邻而居,相濡以沫,生死共鸣。这本书,就是他们之间的精神纽带,也是高耀洁老人与所有中外读者之间的精神纽带。
门口有便衣警察、保安站岗,主要通道上站着许多五角场街道平安办公室工作人员及其他陌生人,小区里弥漫着恐怖的气氛,要出什么大事了?传闻也流传起来:冯正虎是被监控人,不可以推荐他做人大代表,谁推荐他,要麻烦的,还要被抓起来。

页面

敬告读者

为了因应当前国内时局的严峻挑战,我们正在重新审查如何把有限资源用于最佳配置,更好地满足读者的需求,双周刊自279期后,不再更新。感谢读者多年来的关注和支持,欢迎提出宝贵建议 (邮箱 hrichina@hrichina.org),请继续关注中国人权主网站。

祈望各位鼠年安康!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最近各期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