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許正清獄中遭毒打 申訴和通信權被剝奪

2007年02月20日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悉,因到北京悼念趙紫陽去世被拘捕和判刑的上海拆遷戶上訪者
許正清,在監獄不僅遭毒打,還被獄方剝奪申訴和通信權。

據許正清的家人說,許正清被以“尋舋滋事罪”判刑3年后,先被關押在上海市普陀區看守所,2006年2月22日被轉到提籃橋監獄。由於許正清拒不認罪、拒穿囚衣,獄方將他銬了三天兩夜,還剝奪了他4個月的接見權和3個月的通信權。由於國際社會和媒體的關注,許正清終於在被關押了一年半后得以與家人第一次見面。但獄方一直對許正清實行所謂“D級嚴管”,同監房的兩名無期徒刑犯人每日寸步不離地監視著他。

許正清在獄中甚至遭到毒打。在今年1月的會見中,許正清的妻子發現許正清眼眶上有一條約五至六公分長的疤痕。在妻子的追問下,許正清才說出原委:去年11月在與家屬見面后回到監房時,監視他的兩名犯人突然用拳頭對著他猛打,致使他的左眼眶眉毛處血流如注。由於那次會見談及了與獄警之間的矛盾,許正清之后被獄方取消了與家屬的見面權。現在雖然與他有矛盾的獄警已被換走,但許正清被打的事獄方卻沒有進行追查。許正清在看守所時因關押條件差而患上心肌炎、關節炎和皮膚病等疾病。許正清的妻子在本月去監獄探視丈夫時帶了些吃的東西,想讓他在獄中也能感受一下過年的氣氛,但被獄方阻攔,不予同意。

許正清的申訴權和通信權多次被獄方剝奪,許正清在獄中寫過五封家信,家人卻隻收到一封。許正清於去年寫好申訴狀,一式四份,10月就交獄方轉呈。但許正清的父親在今年1月22日到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庭查詢時,卻發現法院根本就沒有收到過許正清的申訴狀;而獄方卻告訴許正清於去年11月20日寄出了三份。

許正清70多歲的父親為給兒子伸冤,一直在上海和北京之間來回告狀,他們家的房子已被強遷十年了至今也沒有解決。他的父親患有高血壓和腦中風,右半邊肢體活動受限,去年被打傷致殘的胳膊,至今功能還未恢復!

中國人權嚴厲譴責上海當局對許正清持續的人權迫害。許正清悼念趙紫陽卻被以“尋舋滋事罪”判刑三年,已屬無端誣陷;許正清拒不認罪、拒穿囚衣,維護自己的尊嚴,卻遭到上海監獄當局唆使和縱容的刑事重犯的毆打,更是受到進一步的迫害。中國簽署和批准《聯合國反酷刑公約》已20年了,明年5月,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即將審定中國的報告,中國政府應該徹底改變這種讓犯人監視犯人、容易產生酷刑和虐待的監獄管理方式。中國人權呼吁國際社會繼續密切關注許正清的獄中遭遇,並敦促上海監獄當局立即採取措施,有效地解決許正清受虐待和基本權利遭剝奪的問題,並改善他的關押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