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付先財術后情況好轉;付家要求公安局長回避調查

2006年06月28日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悉,遭襲致殘的三峽維權代表付先財,手術后情況有所好轉;付先財和家屬獲知當局決定設立專案、由秭歸縣公安局長賈立負責調查后,要求賈立回避。

據知情人士告知,6月23日,茅坪鎮楊貴店村干部前來醫院探視付先財,轉達當局的意思。村支書韓慶站和村主任萬中奎說:家屬不要接受國外媒體採訪,襲擊案現由秭歸縣公安局局長賈立專案負責調查,但目前還沒有取得線索。然而,知情人士稱,此前賈立負責的調查,偵查的矛頭卻荒誕地指向受害者。秭歸縣公安局茅坪派出所警察曾到付先財家,欲拿走一把砍柴刀,理由是付先財被木棍打傷,而木棍是用刀從山上砍來的,所以要對刀進行鑒定。警方的辦案動機受到村民和受害者家人的嚴重質疑。

另外,警方對付先財的惡意監控仍在繼續。6月17日,秭歸縣公安局刑警大隊的三個人到醫院對付先財進行調查,不做任何筆錄,問話卻一直進行了5個小時,直到付和家人提出抗議才結束。

付家要求賈立回避的原因,除上述情況外,還由於此前種種事實表明,長期以來,付先財及家人遭不明身份的暴徒恐嚇、騷擾以及威脅,公安局長賈立非但沒有採取任何有效措施進行制止,反而全天候監控付先財一家,有時該局警察甚至直接參與恐嚇和騷擾付先財。2005年8月6日,正是賈立,同縣委副書記羅聯峰一起,帶領二十多人,對准備赴京上訪的付先財等五人進行攔截。同年9月20日,付先財等人又要赴京上訪,還是被警方強行攔截,並遭九裡村干部的毆打。當時秭歸縣領導、縣公安局、茅坪鎮派出所等十幾名領導均在場,並未制止暴行。一名叫顏道剛的警察還威脅說:“付先財,你小心點,到時候不整死你!”(相關情況請參閱中國人權6月12日的新聞發布)

因此,付家認為,秭歸縣公安局長賈立不適合負責該案的調查;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第二十八條,受害人及家人要求賈立回避此案。

另據知情人士告知,6月24日以后,付先財的精神狀況逐漸好轉,頭腦較前清醒,視力、聽力均開始回復,胳膊以下也稍能活動,但胸部以下仍然沒有知覺,不能自主排痰,腸胃功能有障礙,多處肌肉萎縮,雖每天可以吃一碗米粥,但主要靠胃和靜脈輸營養液維持體力。6月18日的頸椎復合手術一度引起並發症,肺部受到嚴重感染,需要立即做氣管切開手術進行人工排痰,經家屬同意后付先財被進行了氣管切開手術。6月20日,醫生告知付先財的家人,付先財的醫療費用已由相關部門承擔。6月22日以后,付先財燒減退,肺部炎症得到控制,但目前仍不能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