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律師鄭恩寵處境艱危,人身自由受限、生計無著

2006年06月28日

中國人權從國內知情人士處獲知,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本月出獄后,遭上海當局嚴密監控,處境如同在家中繼續服刑,完全失去人身自由,無從謀生。

據知情人士告知,被關押了3年、本月5日出獄的鄭恩寵律師,在上海舉行六國峰會期間,被嚴密監控,不得出小區一步;峰會結束后,其人身自由仍未被恢復。雖然釋放証上要求鄭恩寵應於6月15日前必須辦妥戶口登記和身份証手續,但是直到6月27日鄭恩寵才被允許前往天山路派出所辦理這一事務。不僅如此,鄭恩寵夫婦一路上更被警方車輛緊跟身后,並受到派出所刁難。夫婦倆從上午10:30一直等到下午1:45,派出所的警察謊稱戶籍警出差,無法為鄭恩寵辦理身份証,實際情況是,經鄭恩寵電腦查詢,該派出所將鄭的戶口、身份証資料全部凍結。在鄭恩寵夫婦交涉的整個過程中,上海市公安的車輛一直停在天山派出所門口。

6月28日上午9時,鄭夫婦准備前往上海市政府信訪辦,反映天山路派出所不
給辦理身份証問題。剛到小區門口,即被4名便衣警察強行攔阻,宣布鄭恩寵和妻子今日均不得外出。當鄭恩寵繼續走出小區門口時,一名便衣出示警察証說:“剝奪政治權利的人,哪也不准去。” 為此,鄭恩寵席地靜坐抗議,引來了晉元路上近百名圍觀的居民。后來,雖有幾輛警車前來,但是沒有進行干預。

據消息人士說,由於當局借故不給鄭恩寵辦理身份証,導致鄭恩寵家生存狀況惡劣。沒有身份証,鄭恩寵無法找工作和外出應聘;沒有身份証,鄭恩寵到郵局去寄“泄露國家機密”一案的申訴材料,挂號信被當作匿名信處理;沒有身份証,鄭恩寵不能進行調查工作,不能前去法庭查詢,也不能去圖書館查閱資料,更不能去北京見他的代理律師張思之。

鄭恩寵全家目前隻能靠蔣美麗的退休金度日,每月扣掉水、電、煤氣費等,每天隻有4元人民幣生活開支。為此,鄭恩寵一家隻能到蔣美麗的姐姐、弟弟家吃飯,但監控人員經常不讓他們出門,有時連飯都吃不成。

鄭恩寵出獄后因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曾兩次遭上海市閘北區國慶路派出所傳喚。警察不斷對其進行騷擾,他家中的電話常常被切斷,小區內常有幾十名警察、便衣對其進行監控,不僅其本人無法外出,外人也不能對他進行探望,甚至其妻子蔣美麗也常常被限制外出。

消息人士說,日前,美國一位著名法學專家到鄭恩寵家訪問,在樓下即被10多名警察阻攔。無奈之下,這位法學專家隻好請警察轉交送給鄭恩寵的禮物,但他當晚致電鄭恩寵時,得知警方根本沒有通知鄭去領取。

中國人權呼吁上海當局立即停止對鄭恩寵的迫害。雖然鄭恩寵出獄后被剝奪政治權利一年,但這並不意味著他的行動自由和生存權也要受到剝奪。中國人權敦促上海當局盡快給鄭恩寵發放新的身份証,並保障他和家人不再受到行動和其它方面的控制與騷擾。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