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佛協會長屈從政府 聖觀法師因超度“六四”亡靈遭驅逐

2006年08月23日

中國人權剛剛獲悉,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誠法師附和政府當局的構陷材料,批示將今年“六四”超度天安門亡靈的聖觀法師逐出寺廟。

國內知情人士告知中國人權,原西安89學運組織者、現在江西宜春市化成禪寺任監院的聖觀法師(俗名徐志強),因今年“六四”為天安門死難者舉行佛教超度儀式(詳情見中國人權8月21日新聞發布),被宣布“離開寺廟、離開江西”。

據知情人士告知,北京時間8月22日上午,宜春市宗教事務局局長楊旭,帶領宜春市國安局的五六十名國安人員,將在南昌的88歲高齡的化成禪寺住持戒全和尚挾持到化成禪寺舉行緊急會議。聖觀法師也被叫到會場。楊旭逼迫戒全老和尚當場宣讀指控聖觀法師與化成禪寺的三名女居士有染的文件。該文件沒有出處,也沒有對指控提出任何証據,但在指控的后面有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誠給戒全和尚的批示文字:“根據上述情況,聖觀違反戒律,應該遷單,離開寺院,離開江西”(該文件附后)。

戒全老和尚不願意宣讀這一文件和批示。他在眾多警察的恐嚇下,顫抖地拿著那一紙文件,對聖觀法師說:“政府要你走,一誠要你走,你又不是沒地方去,那就走吧!”聖觀回答:“師父,我不走!是他們要我走,不是你要我走,我不走!”戒全老和尚勸道:“你斗不過政府,不要和政府作對了。你不怕殺頭啊?你不怕坐牢啊?”聖觀答道:“我反對專政,推動中國的民主運動17年了,我不怕!”聖觀法師接著聲明:“我希望查明事實真相再下結論。”戒全老和尚見愛徒如此堅定,焦急地說:“你不怕,好吧,那我也不管了”,說完轉身就走,但立即被身旁的警察攔住。宗教局局長楊旭繼續堅持要戒全老和尚宣讀一誠的批示,但戒全老和尚仍勸說聖觀:“政府要你走,怎麼辦?走吧!”聖觀法師再次表明決不屈服於權勢,楊旭等人不耐煩地說:“好!好!已經宣布了,接下來宣布新的監院”。

會后,戒全老和尚被二三十名便衣警察挾持著出了寺廟,帶上了警車。當天下午,化成禪寺的出納員去銀行取錢時發現,以徐志強名義開設的私人賬戶已被公安局查封,銀行拒絕提供查封私人帳戶的理由和相關文件。

聖觀法師現仍在化成禪寺抗爭。他認為中國佛協會會長一誠法師在沒有進行任何調查、沒有任何証據的情況下,在指控他與三名女居士有染的文件上批示,是對他的不尊重,是違反有關法律法規的行為,而“宜春市宗教局楊旭局長帶著幾十名警察,到化成禪寺來威逼戒全老和尚宣布解除他的監院職位,是地地道道的宗教迫害”。聖觀法師打算抗爭到底,不排除用法律的手段解決此問題。

聖觀法師按其一貫理念,在化成禪寺推行財務公開制度,並將常規審計制度引入寺院,此舉改變了化成禪寺多年與官方勾結的黑箱作業的惡劣潛規則。財務制度的規范化、公開化,堵塞了某種利益輸送的渠道,因此觸動了某些既得利益者,引起他們的強烈反彈。

另據知情人士說,被宜春市政府宗教局指控的三名女居士,也決定以法律的手段對宜春市宗教局和中國佛協會長一誠進行訴訟。她們認為,身為聞名海內外的高僧大德,屈服於權勢,對依附佛門的佛家弟子不但沒有保護,反而“輕信一紙沒有任何依據的誣蔑信”,導致對她們“身心的極大傷害。”

中國人權嚴厲譴責宜春地方當局以政治權力介入宗教、干涉宗教自由的行為。聖觀法師行使的宗教自由權利,是中國憲法所明文保護的;中國佛協會長的行為卻表明,中國佛協會不過是中國政府的附庸,是當局控制宗教自由的工具。中國人權敦促江西省政府立即阻止宜春地方當局嚴重侵犯宗教自由的行為,追究腐敗官員的責任,並切實保障聖觀法師和戒全老和尚的人身安全。

附:官方文件及中國佛協會長的批示
http://www.hrichina.org/public/PDFs/PressReleases/Xu-Zhiqiang-23aug2006-Addendum.pdf

徐志強披著佛教的外衣與女弟子、女居士等發生不正當關系

據掌握,在化成寺與徐志強發生不正當關系的女人有XX(XXX)、XXX、XXX三人。XX是最早與徐志強有曖昧關系的人,徐讓其制作網站,向境外發送“維權”材料,利用XX為戒全寫自傳之機,讓其對戒全身邊的人講“我師父反共、反政府我才追隨的,我追隨聖觀就是他為法輪功平反”。XXX是徐的第二情人,丈夫姓X,在外務工。徐與X是權色交易,利用徐的關系承包了化成寺的法物流通處,徐每晚幾乎11點以后與X通話一個多小時,全是低級污穢之語。XXX是徐志強新聘的會計,第一次見面與徐談話至半夜一直未出門。

二○○六年八月十九日

戒全老法師:

根據上述情況,聖觀違反戒律,應該遷單,離開寺院,離開江西。

一誠
2006.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