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上訪中紀委調查組遭打壓,上海訪民公開信申訴冤情

2006年09月15日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悉,上海訪民在上訪中紀委調查組遭打壓之后,於9月15日發表公開信(全文附后),希望中央體察他們的冤情。

國內知情人士告訴中國人權,自今年8月中紀委調查組進駐上海以來,大批訪民到調查組駐地反映情況,上海地方當局立即派出大量警察,採取拘捕、傳喚等手段打壓前往反映情況的訪民,阻止他們向中央申訴冤情。

知情人士稱,8月27日,數百訪民到中紀委調查組駐地反映情況。調查組接待人員說:你們來的人太多不能接待,你們派出五名代表來反映情況。但是,上海市各級區政府信訪辦得知后,於9月上旬向眾多訪民發出書面警告,凡是到中紀委駐地進行上訪者,都要受到嚴厲的處罰。例如,9月12日,上訪者裘美麗到中紀委調查組駐地反映情況,被刑事拘留,另有多人被傳喚和留置問話。這樣,近在咫尺的上訪大門,再一次被上海當局派出的警察堵住。無奈之下,上海訪民隻好發表公開信陳述冤情。

公開信具體陳述了今年初以來,上海訪民所遭受地方當局的迫害。中國人權從國內知情人士處了解到相關詳情。下面是其中幾例:

  • 陳小明被逮捕和虐待。因被上海當局懷疑帶領美國領事與訪民見面而被拘捕的陳小明,7月11日,被以涉嫌“尋舋滋事罪”正式逮捕,目前正面臨當局更嚴厲的懲處。有人曾在半夜聽見他被刑訊逼供時的呼救聲。其家人怕遭報復,不敢對外說陳小明的狀況。
  • 毛恆鳳面臨被起訴。毛恆鳳於5月23日晚被警察強行帶走,軟禁在客來登賓館。毛恆鳳抗議非法關押,砸壞了賓館房間的台燈,於5月30日被刑事拘留,6月30日被正式逮捕;8月28日被以“故意毀壞財物罪”移送檢察院,面臨被起訴。
  • 許正清在獄中被剝奪會見家屬的權利。許正清因赴京悼唁趙紫陽,去年10月被以“尋舋滋事罪”判刑3年。獄中他拒不認罪、拒穿囚衣,被獄方剝奪了會見家屬權。今年7月14日,在當地警察帶領下,與妻子、父母見了面。警方警告說,如還堅持不認罪、不穿囚衣,將再次剝奪他的會見權。
  • 田寶成張翠萍夫婦被捕、勞教。今年6月,上海“六國峰會”召開之前,多位上訪者被抓,其中田寶成已被逮捕,其妻張翠萍被勞教一年半。
  • 王水珍被逮捕。王水珍因去探望遭軟禁的鄭恩寵律師,於7月上旬被正式逮捕。
  • 杜陽明被逮捕。曾被勞教一年多的杜陽明老人,也於7月因涉嫌“擾亂公共秩序”罪被逮捕,警方未向家屬出示任何法律手續。

公開信還說,今年以來,上海市政府為有效阻撓上訪人員進京上訪,派遣大批警察和截訪人員,到京、滬火車站、列車上,北京城內上訪人員居住地,和各信訪點周圍的大街小巷,大肆搜捕上訪人員,發現一個綁架一個,悉數押解回上海,致使上訪人員有冤無處伸。最近以來,僅因進京上訪遭毆打致傷的人就有:吳黨英、童莉亞、朱金娣、劉華琳、方文斌、朱黎斌(已二次)、孫健、裘美麗等幾十人。

中國人權堅決支持上海訪民表達民情的正當舉動,極為關注其中遭拘捕、傳喚、勞教和毆打的訪民,並強烈譴責上海公安部門壓制迫害訪民的人權侵害行為。上訪是中國憲法確定的公民權利,中國國務院《信訪條例》明文規定,各級機關必須打開信訪大門,接受訪民敲門求助,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打擊報復信訪人。中國政府也公開承認絕大部分的上訪民眾,確是由於遭受到了嚴重侵權或不公正對待,是有理由上訪的,但實際上通過上訪解決的問題隻有千分之二。中國人權呼吁中紀委調查組認真對待上海訪民的公開信,立即制止上海地方當局對上訪冤民的人身侵犯,切實解決訪民們提出的問題。中國人權同時呼吁中國政府盡快健全法治,制定法律性的受理審判處置的完整體系,以廢止根本沒有權力解決民眾遭受官方侵奪的上訪辦公室這一擺設。

附:上海上訪人員致中紀委調查組的公開信

中紀委駐上海調查組的各位領導:

我們是來自上海各區的上訪市民。十多年來上海市各級政府部門,借口市政工程改造和土地儲備等理由,將我們的祖居住宅及房產強行圈購,其中不乏官商勾結、倒賣土地以中飽私囊的現象。

上月25日,上海“東八塊”拆遷戶給最高檢察院檢察長發出舉報信,舉報上海首富周正毅勾結某些市府官員進行合同詐騙的罪行。舉報信揭露了靜安區區長姜亞新,和他的委托人、副區長是明芳,2002年5月與周正毅簽訂的合同,涉嫌合同詐騙。周正毅簽署合同用的香港“佳運投資有限公司”,在香港“公司注冊處”和“商業登記署”兩個機構根本沒有記錄。而且,該公司在合同上的地址也屬另一公司。而周正毅將靜安區一塊連篇的區域一分為八,分別簽訂了國有土地出讓合同,致使40億元土地出讓金不受財政部、上海市財政局的管轄和監控,也屬欺詐行為。

而上海市府和司法機關對上海各區政府在拆遷工作中的違法違紀行為,均採取聽之任之的態度,對在拆遷中遭受財產和人權侵犯的市民,多年來以上訪舉報等方式的控告,不但採取長期不理不睬,不依法按政策落實解決我們的實際問題,反而利用公權羅織罪名,公安、司法等部門,採用傳喚、拘禁、勞教、判刑等手段,先后對上百名上海市民進行迫害。其中上訪市民被施以刑訊逼供(酷刑),隨意遣送而被毆打的現象比比皆是。

拆遷上訪群眾至今仍被無辜關押的,計有許正清、陳小明、毛恆鳳、蔡文君、田寶成張翠萍夫婦、杜陽明老人、王水珍等。如此報復陷害,給廣大受害者及其家屬的身心和生活造成了空前的災難。更有許多家庭,在與政府非法強遷及其迫害的抗爭中,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為求生存、求解決,又不得不堅持上訪,致使原本困難的經濟雪上加霜,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特別是最近以來,上海市政府為了有效阻撓上訪人員依法進京舉報,派出了大批的警察、各級政府人員及社會閑雜人員,分別安排在上海站進口、北京站出口、京滬列車上、北京城內的上訪人員居住地、和各信訪點周圍的大街小巷,廣泛搜捕,發現一個,綁架一個,押解回上海一個。有的剛到京就給弄回來了,能在北京任何一個信訪點登記一次的訪民已是萬幸。找不出哪條信訪條例有此規定。各級政府人員採取非法手段,用國民稅金以人多勢眾搞野蠻截訪。據各級政府人員聲稱,他們是上海駐京辦在北京的勞務市場招來的,不用簽佣工合同,任務就是聽從上海駐京辦負責人的差遣,即上海長駐北京的信訪干部202接待員肖斌的指揮,專干打人的活。而肖斌本人也時常親臨截訪現場,他曾氣勢洶洶地叫道:不許說話!不許用手機!誰要露出來,就搶掉沒收充公!被遣返上訪人員吃飯、上廁所都要請示報告!打手們個個人高馬大,身強力壯,他們常常突襲上訪人員,實施野蠻手段進行毒打,即使老人也不能幸免於難。有的訪民被打得鼻青眼腫,軟組織受傷都算輕傷,有的肋骨被打斷,有的被打得大小便失禁……

在上海駐京辦的驅使下,各級政府人員和雇佣的閑雜人員使用野蠻暴毆,今年以來,僅因進京上訪受到毆打致傷的人有:吳黨英、童莉亞、朱金娣、劉華琳、蔡正芳、方文斌、朱黎斌(已二次)、孫健、裘美麗、陳幼鶴、華玉桂、胡佩琴、夏偉民、何美君、孫喜成、葛秀珍、寶山區不知名的老太等等,在此無法做出完整的記錄。

上訪市民被遣送回上海后,多數被直接押解到警署,接受非法傳喚,還有一些人被強制送“上訪學習班”,更有一些人被由此非法關押了拘留,就是沒有聽到一例問題解決了。

我們被逼上訪,卻遭遇如此迫害。政府提倡“和諧社會”,我們何曾承受到如此“奢望”?!

我們聽聞中央調查組來滬工作,渴望籍此機會向你們表達我們的意願,同時向你們反映上海在拆遷問題上的真實狀況。我們自發來到您們居住的30號馬勒別墅,揭露被上海摩天大樓裡埋藏的黑暗與罪惡,揭露被光彩奪目的櫥窗遮住的跨世紀冤案。我們深信您們將揭開上海腐敗的蓋子。

我們遭到某些上海地方勢力的阻撓,使我們無法走近您們居住的馬勒別墅,還要隨時接受警察的非法傳喚,更有被非法留置派出所至次日凌晨三四點鐘或以非法勞教相威脅。但是,我們的態度是:為了生存,為了上海美好的明天,更為了至今仍被非法關押的許正清、陳小明、蔡文君、田寶成張翠萍夫婦、杜陽明老人、王水珍等人早日無條件釋放,我們一定要沖破惡勢力的圍困向您們直接反映真實情況,並希望您們及時向中央政府轉告。我們以公開信方式反映共同的問題,希望我們代表的人身自由和安全能得到您們的保護。

此致

敬禮

上海訪民代表:龔浩明 周大燁 陳修琴 陳恩娟 朱東輝 談蘭英 葉成業 韓忠明 張師君 陳啟榮 孫喜成 沈詠梅 許永道 王巧娟 俊生 蕭又青 丁訓華 張君令 王麗卿 姚榮林

2006年9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