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德國媒體向付先財再伸援手,宜昌司法公正面臨考驗

2006年09月18日

中國人權從付先財家人處得知,在付先財目前病情加重、后續治療無明顯療效的困境下,德國一家媒體再次伸出援手;而湖北宜昌地方當局處理付先財遭襲致殘一案的司法公正性,則正面臨考驗。

據付先財的家人說,付先財自加護病室轉到普通病室后,病情日益加重,痰多、便秘、加之嚴重的腹脹,導致呼吸困難。目前隻能用灌腸來減輕腹賬,有時一天灌腸達四次之多。為防止熟睡中痰多而堵住呼吸道,家人不敢給付先財服安眠藥。醫生診斷是:截癱病人因長期臥床,腸胃功能不全,導致消化不良,缺少營養,血液缺鉀,造成目前情況。

對此,家屬多次找主管醫生和院長反映病情,希望醫院能拿出有療效的措施來。醫院趙院長也答應會診解決,但延至今日仍未進行會診,而付先財治療用藥已明顯減少。近日,趙院長向付家人催討醫療費用,付的兒子付兵要求當初提出擔保的人來談此事,趙院長卻說不認識擔保人。付兵最后希望院方轉告擔保人:“我們不管擔保人是政府或個人,不管是哪級政府,我們有知情權,醫院不說具體的擔保方,我們當然不會承擔醫療費用,而且我們也無力承擔這筆費用。”付先財的家人認為,醫院方面不但對付先財的治療沒有盡心盡力、敷衍了事、聽之任之,反而在轉院問題上進行刁難。

就在付先財的病情加重、家屬感到無望無助之時,德國的一家媒體再次向付先財伸出了援助之手。據付兵說,德國的這家媒體為付先財的康復,積極進行多方的協調,為將付先財轉到更先進的醫院治療作了大量的努力,並為付先財轉院后的費用提供經濟援助。據付兵說,他父親近日可轉往北京“中國康復研究中心”進行康復治療。

另據付兵告知,對他們的兩次要求秭歸縣公安局長賈立等人回避此案調查的申請,秭歸司法當局做出的回應,既不公正,也不符合法律程序。7月4日和9月1日,作為其父代理人,付兵已先后正式郵寄《回避申請書》給宜昌市和秭歸縣的公安局和檢察院,但秭歸縣公安局不僅沒有要求賈立回避,還相反做出了不利於被害人的調查結論。9月15日,秭歸縣檢察院檢察員屈定垣口頭對付兵講:“你9月1日的申請我們收到了。檢委會認為,秭歸縣公安局7月26日已作結論,案件已經終結,不存在回避的問題。”屈定垣還拒絕向付兵提供書面答復。

針對以上情況,付兵於9月17日向湖北省和宜昌市檢察院,提出《給予書面決定請求書》的申請,要求檢察機關對7月4日的《回避申請書》和9月1日的《回避申請書》,依法對秭歸縣公安局扣押、越權等系列性違法行為做出合理解釋。

另據知情人士說,付先財被襲案件發生后,當局到相關村鎮召開各種會議,要當地人統一口徑,說付先財是自己摔傷的。秭歸縣茅坪鎮楊貴店村和九裡村召開緊急黨員會議,要求所有黨員統一口徑,對外界都說,付先財被襲一案經公安部鑒定和現場堪驗,認定付先財是自己摔傷。宜昌市三峽壩區四鎮(三斗坪鎮、太平溪鎮、樂天溪鎮、茅坪鎮),則以村為單位召開移民大會,主持會議的是當地政府和公安機關人員,內容是聲明經過公安部及其專家鑒定,付先財是自己摔傷的,並規定所有人隻能這樣說,不得隨便參與和議論付先財一案。

知情人士還說,警察找付先財的親友談話,凡是說付先財是被打傷的,就反復糾纏和威脅,讓其不能正常生活和工作。付先財的鄰居因不相信公安局的結論,被警察找上門要他寫“檢討”,並被威脅:如不寫就要拘留。公安局每月給付先財的一個好友600元生活費,令他離開本村,更不能對媒體談此案。凡有外國媒體記者前去當地採訪,就有幾十名警察跟蹤,就連通往村外的路口也有十多名警察把守,移民誰也不敢對記者說實話。

中國人權對德國媒體為使付先財得到可能的最佳治療所進行的介入和慷慨援助表示贊賞。同時,中國人權敦促宜昌地方當局切實履行中國外交部的承諾,落實付先財的醫療費用,保障為其提供有效的醫療,並迅速立案追查付先財被襲致殘案的真凶。對村民進行威脅和對記者進行跟蹤,隻能更加凸顯出當局沒有進行充分的調查。中國人權呼吁宜昌市政當局和更高一級的政府採取措施,以確保對付先財被襲致殘案進行獨立和客觀的調查,使司法得到公正、正義得到伸張。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