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上訪屢遭牢獄之災,上海當局加緊迫害訪民

2006年11月07日

    中國人權獲悉,多次羈獄的三位上海維權訪民,明、后兩日將在上海閘北區法院開庭受審,上海當局暴力對待訪民的現象明顯升級。

    國內知情人士告知中國人權,今年6月上海“六國峰會”前被拘捕的訪民王水珍、杜陽明和田寶成夫婦,除田寶成妻子張翠萍一人被判勞教一年半外,其余三人均被以“尋舋滋事”罪逮捕。上海閘北區法院將在本周三、周四兩日開庭審理他們的案子。此前,他們四人均曾遭勞教和判刑迫害。

    杜陽明先生是六十多歲的老人,他因房屋被強行拆遷,多年來曾上訪十多次反映問題,先后遭刑事拘留三次、勞教一年六個月,在獄中還多次受到非人折磨,因此患椎間盤膨突、糖尿病等多種疾病。杜陽明於今年6月2日在家中被警察突然帶走后再沒回家。

    王水珍今年6月5日前去看望鄭恩寵妻子蔣美麗,准備陪她前往提籃橋監獄接鄭恩寵出獄,半路上被警察抓走后一去不回。7月上旬,警方宣布將她正式逮捕。2003年4月,王水珍曾被以“尋舋滋事”判刑兩年,原由是不接受居委主任做思想工作,在24小時被監控的情況下,與治保人員發生爭吵拉扯。

    田寶成張翠萍夫婦於6月2日被拘捕。7月8日,田寶成被當局以“尋舋滋事”的罪名逮捕,張翠萍被以“尋舋滋事”罪名勞教一年六個月。此前,田寶成、張翠萍夫婦二人均曾遭勞教迫害。2003年,田寶成在勞教期間,曾遭警察毒打,兩顆門牙被當場打掉,頭部、胸口、手臂、大腿等多處留下了傷痕。張翠萍也於同年被以“擾亂社會治安秩序”的罪名勞教一年。

    消息人士說,由於杜陽明等人無能力請律師,法院一個多星期前為他們指派了律師。但到目前為止,他們的家屬經多次電話聯系,律師卻不願與他們見面。王水珍的丈夫向法院索要起訴書副本遭到拒絕后,又向王水珍的律師索要。結果這位張姓律師卻說:“我是政府指派的任務,沒有義務提供給你,你不要為難我。”家屬當即指他的行為不符合律師職業道德,張姓律師粗暴地挂斷電話。杜陽明的律師在反復推諉后,好不容易才答應,結果臨開庭前又變卦,稱出了車禍,私車被撞壞需要處理,無法前去見杜陽明。

    據知情人士告訴中國人權,上海訪民段春芳、段惠民兄妹到北京上訪。11月3日凌晨1時左右,上海市政府駐北京辦事處的十多名便衣警察,闖入他們兄妹住的農機招待所,將他們兄妹抓走。途中,段春芳因心臟不好,請求坐在靠窗的座位,結果遭四、五個人扯住她的頭發猛揍,被打得臉都變了形,以至於朋友前去接她都無法辨認。段的哥哥見狀前來保護妹妹,也被十幾個便衣警察拖下車圍毆。據其他上訪人員發出的求救短信說,段惠民被便衣打后戴上手銬扔進了后車廂。警方將他們兄妹分別押上火車。此后,段春芳再也沒有見到她哥。

    據消息人士說,段惠民已被刑事拘留,理由是治保人員有人受傷,說是段惠民手上有凶器(指甲刀)。上訪者在火車站曾見到段惠民,說他口中都是血,身上到處是傷。據上海上訪人員介紹,段惠民是個老實人,上訪時都以妹妹段春芳為主。段惠民的父母躺在派出所要求還兒子公道,一天一夜未進食,最后被強行送回家中。

    近期,上海上訪人員被截訪強行遣返並遭毆打事件屢屢發生。訪民居榮麟隻因口干向截訪人員討一杯水喝,就遭致拳腳相加,被打得渾身是傷;訪民胡佩琴因在等火車回上海時,向截訪人員說沒有吃飯肚子餓了,立刻被揪住頭發猛抽耳光;上訪人葛美玲、徐桂寧看不過,上去指責,也被打得小便出血、遍體鱗傷;周建國隻因一個月三次到北京上訪,被截訪的便衣警察痛毆,臉腫得象個面包;童國慶、朱黎彬、馮玉珍、周有蘭、吳黨英等人均遭到截訪人員的毆打。
   
    中國人權嚴正譴責上海當局對杜陽明、王水珍和田寶成等人的人權迫害。上訪是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正當權利,上海警方剝奪民眾上訪告狀的權利,羅織罪名迫害上訪人士,毒打上訪民眾的惡劣行徑,已嚴重違背了中國國務院《信訪條例》的有關規定,將嚴重地激化社會矛盾。中國人權希望中國政府正視上訪問題,切實從法律和行政制度上解決民眾遭受侵害投訴無門的問題,而不是將這些問題推給毫無權力的上訪部門。中國政府強調“和諧社會”,就應該承認正視並認真解決這些社會問題,才可能保持社會發展所需要的長期穩定。中國人權呼吁上海當局,認真對待訪民的合理要求,制止有關人員對上訪冤民的人身侵犯,保証和尊重杜陽明等三人的法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