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孫小弟榮獲國際“無核未來獎”

2006年12月02日

中國反核污染維權人士孫小弟昨晚榮獲“無核未來獎”,該獎被譽為全球聲望最高的反核獎。十多年來,孫小弟為保護生態環境、維護礦工權益,不懼種種迫害,堅持向北京中央政府舉報甘肅792鈾礦造成的嚴重放射性污染。

孫小弟由於仍受當局嚴密監視,無法前來美國,中國人權中文新聞發言人封從德代表其出席這一峰會並領獎,並介紹了孫小弟18年來堅持反核污染維權活動的艱辛歷程。此獎頒給孫小弟,旨在表彰其“為終止導致中國鈾礦生產腐敗的不善管理進行上訪的道德勇氣”。這一頒獎儀式於12月1日晚,在美國亞利桑那州納瓦霍族自治區(Navajo Nation)首府的Window Rock市舉行,此儀式為正在那裡召開的“原住民世界鈾高峰會”會議的一部分。納瓦霍族自治區首腦Jeo Shirley, Jr.博士、“無核未來獎”創始人Claus Biegert 先生主持了頒獎儀式。300多來自世界10多個國家的反核維權人士、科學家、作家和新聞工作者出席了這次盛會。

核原料生產基地792鈾礦,位於中國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的迭部縣。孫小弟從1988年擔任該礦倉庫主任時,就開始舉報礦領導人非法出售污染設備、非法開採鈾礦和隨意排泄污水的行為。但是,他持續不斷地前往省和中央政府上訪,卻於1994年遭礦方解職、妻女也遭歧視性對待。面對接踵而至的迫害和騷擾,孫小弟堅持同非法開採鈾礦的行為作斗爭。據孫小弟等介紹,該礦自2002年“政策性關閉”以來,礦領導同核工業集團官員勾結,一方面向上報告該礦開採資源枯竭,把富礦當“殘礦”廢棄,另一方面卻與甘肅省礦冶局合伙,私下雇人偷偷開採,並將提煉出的鈾產品以高價出口國外。

孫小弟親眼目睹了一個地區怎樣從有著綠色的田野、清清的河水和野生動植物的林地,變成了一個荒廢之地――這裡植物凋零、家畜死亡、婦女不能生育、癌病肆虐。藏族醫務工作者認為,當地死亡人數的將近一半,是由各種輻射引起的癌症和免疫系統的疾病所致。

2005年4月,在北京上訪期間,孫小弟突然“失蹤”。此前不久,他接受了法新社記者採訪,披露當地環境嚴重污染的狀況。“失蹤”期間,孫小弟被秘密輾轉數地,直到2005年12月27日,在失蹤長達8個月之時,他才從蘭州監獄獲釋。出獄后,當局嚴格限制他的行動並恐嚇他,但孫小弟不顧安危繼續上訪。2006年4月,他再次去北京,隨即又被關押。這次他雖很快獲釋,但之后就一直被實行監視居住,直到現在他仍連打電話都被禁止,更不用說前來美國出席頒獎儀式了。

1992年,“世界鈾聽証會”在奧地利召開后設立了“無核未來獎”。從1998年以來,該獎授予致力於終止核燃料循環的個人和組織。今年評審委員會決定將該獎授予孫小弟和來自美國、德國和法國的環保人士、活躍人士、學者和新聞工作者。孫小弟是第一個獲此殊榮的中國人。孫小弟雖無法前來與會,但他為大會錄制了答謝詞,並通過中國人權編輯的音像向大會發表。

中國人權對國際社會向孫小弟頒發2006年“無核未來獎”感到十分欣慰。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指出:“該獎頒給孫小弟,這不僅是國際社會對孫小弟及其家人的支持和表彰,也是對國內那些雖受打擊和迫害卻仍不屈地堅持抗爭的所有的維權人士的支持和表彰。”中國人權認為,中國政府在如何防止核污染、尊重少數民族的自治權利和維權人士的基本人權方面,還有許多地方需要改進,才能真正與國際接軌。中國人權呼吁中國政府立即解除對孫小弟的軟禁。

孫小弟致大會的答謝詞

無核基金會主席先生,親愛的朋友們,

由於出獄以來我所受到的威脅、恐嚇與騷擾,我始終處在極度不安全的境地,十分遺憾無法親自到這裡來領獎。獲悉無核基金會將本年度的“無核未來獎”授予我,我感到萬分的榮幸與感動,因為我看見了世界和平與建設的巨大力量。與此同時,我又感到深深的悲哀和苦惱,因為我眼睜睜地看見,核污染並未得到有效的遏制與治理,由核污染所引發的環境惡化日益加劇。擺脫恐懼、說出真相、同核污染作斗爭是一條充滿苦痛、傾注血淚、生死未卜的道路,但我堅信隻要世界各國一切愛好和平、關注人類命運、主持正義的人們緊密地團結在一起,盡快行動起來,一個無核的美麗世界一定會實現。

祝大會圓滿取得成功!

謝謝大家!

孫小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