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為“六四”和趙紫陽蒙冤討公道,丁子霖等難屬致函北京“兩會”

2005年02月28日

中國人權新聞發佈

中國人權受丁子霖等難屬125人委託,發表難屬群體致即將召開的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 “兩會”的公開信(全文見附件),為15年前慘遭鎮壓的“六四”血案及因此下臺並長期遭受拘禁的趙紫陽討還公道。難屬群體在這封公開信中表示:“六四”事件作為一樁重大的歷史冤案必須得到公正的重新評價;鄧小平、李鵬等人強加於趙紫陽先生的莫須有的“罪名”必須徹底推翻。

以丁子霖為代表的難屬群體在公開信中指出,在“六四”慘案發生將近16年的時間裡,難屬們始終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則,呼籲全國人大專案討論、審議“六四”問題,呼籲中國政府以協商、對話方式公正解決“六四”問題。丁子霖等難屬並在10年前提出解決“六四”問題的三項要求:重新調查“六四”事件;依法給予“六四”受難者合理賠償;立案偵查並追究“六四”罪責。但是10個年頭過去了,中國的領導人由第二代過渡到第三代、第四代,難以逃避的“六四”事件卻始終沒有提上議事日程,難屬們對沒有實現與政府當局的對話深感失望。

丁子霖等難屬在公開信中指出,中共第四代領導人執政以來,中國在政治上急遽倒退,人權狀況日趨惡化,政府對言論和網路的嚴厲控制,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在趙紫陽逝世後的治喪期間,這種政治上的倒退和人權狀況的惡化,就有典型的充分的顯現,例如:罔顧趙紫陽親屬的合理要求,掩蓋歷史真相,鉗制輿論並動用大批軍警阻遏、騷擾民間的悼念活動。公開信並具體指出,僅在北京的“六四”受難者及其親屬,就有十多個家庭遭到警方嚴密監控甚至軟禁,不許他們前往悼念反對“六四”屠殺的趙紫陽先生。

這封公開信還直接對“兩會”的代表們說,難屬們理解在目前共產黨一黨專制的情況下,代表們實際能夠行使的權力也是十分有限的。但是代表們比起一般民眾,至少擁有話語的優先權。所以希望“兩會”代表們拿出勇氣,不辱使命、不負眾望,提出“六四”問題和“六四”受難者的問題,提出趙紫陽先生蒙受不白之冤的問題,以推動對這些問題的討論、審議。

中國人權完全支援丁子霖等難屬的公開信的立場和要求。正如公開信所言,中國目前政治倒退人權惡化,所以丁子霖等難屬的公開信,尤其需要得到社會包括國際社會的同情支援。中國人權特別呼籲歐盟,在審核解除對中國的武器禁運的關鍵時刻,應該將支援丁子霖等“六四”難屬的公開信內容,作為一個解除武器禁運的條件告訴中國政府。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

附件:

<><>
/> /> />>

就“六四”事件以及趙紫陽先生蒙受不白之冤問題致函第十屆第三次全國人大暨全國政協全體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尊敬的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

去年的今天,我們致函各位,敦請你們就公正解決“六四”事件及“六四”受難者問題向大會遞交相關議案,推動大會及與會代表就此議案進行討論、審議。如今一年過去了,我們尚未見到諸位做出任何反應,這令我們深感遺憾。

在此,我們有必要再次重審:十五年前發生在北京的那場天安門運動,是學生和市民以和平方式反對腐敗、反對官倒並要求加快政治民主化進程的示威、請願運動,決不是政府所說的“動亂”和“暴亂”。政府當局動用數十萬全副武裝的野戰軍來對付手無寸鐵的示威、請願者,用一場血腥的屠殺來確保所謂“國家的穩定和改革開放的順利進行”,絕不能被認為是中國走向文明、進步所必需付出的代價,而只能被認為是一樁嚴重違背本國憲法和各項國際法準則的反人類暴行。據此,我們認為,當年由鄧小平、李鵬等慘案的決策者、製造者一手強加於“六四”的錯誤定性必須徹底推翻;“六四”事件作為一樁重大的歷史冤案必須得到公正的重新評價。

在此,我們還有必要指出,今年1月17日,前國務院總理、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先生含冤逝世,是我國政治生活中的一個重大事件。當年,趙紫陽先生堅持主張,對於學生和民眾的示威、請願運動,應該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得到解決,反對實施武力鎮壓。但是,在這樣一個涉及國家、民族前途命運的重大問題上,而且在出現如此嚴重分歧的情況下,鄧小平、李鵬等人卻不顧黨心民意斷然否決了趙紫陽先生的正確主張,悍然動用軍隊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以致造成了慘絕人寰的“六四”屠城慘劇。這是中共歷史上又一次嚴重的是非大顛倒:主張大開殺戒者被說成是決策“正確”,而反對開殺戒者反而被指控犯了“嚴重錯誤”。結果,趙紫陽先生在一種非正常的情況下遭罷黜,乃至被非法軟禁長達十五年之久,直至離世。我們認為,當年鄧小平、李鵬等人強加於趙紫陽先生的莫須有的“罪名”必須徹底推翻,由此造成的這樁重大歷史冤案必須得到公開的糾正和重新評價。

我們在這裡還有必要提請諸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注意,自中共第四代領導人執政以來,中國在政治上急遽倒退,人權狀況日趨惡化,對言論和網路的控制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在前不久為趙紫陽先生治喪期間,執政當局不僅罔顧趙家親屬的合理要求,而且掩蓋歷史、鉗制輿論、動用大批軍警阻遏和騷擾民間的悼念活動。據我們了解,僅在京的“六四”受難者及受難親屬,被嚴加監控和軟禁者就有十余家之多。我們認為,中共執政者的上述舉措不僅違背了人民的意願,而且褻瀆了憲法的尊嚴。
如今,“六四”慘案已快十六年了。在以往的年月裡,我們作為這場慘案的受難者和受難親屬,始終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則,呼籲全國人大按民主和法制的程式把“六四”問題作為專項議案遞交大會討論、審議,呼籲政府有關當局以協商、對話方式來求得“六四”問題的公正解決。為此,自1995年以來,我們提出了包括重新調查“六四”事件、依法給予“六四”受難者合理賠償,以及立案偵查並追究“六四”事件製造者司法責任等三項要求,以此作為同政府方面協商、對話的基礎。現在,離我們提出這些要求和建議已經過去10個年頭了,中國的領導人也已由第二代過渡到了第三代、第四代,但“六四”事件的問題始終沒有被提上議事日程,與政府當局的對話也始終未能實現。我們對此深感失望。

在共產黨至今仍堅持一黨專制的情況下,我們理解諸位能夠行使的權力十分有限,但是,比起普通民眾尤其是弱勢群體來,你們至少擁有話語的優先權。如果你們在一些重大的政治問題上、在一些涉及民眾切身權益的問題上繼續保持沉默,放棄作為人民代表的正義和良知,那麼,那些被剝奪了話語權的平民百姓還能期望你們什麼呢!

在本次大會即將召開之際,我們希望諸位不辱使命、不負眾望,拿出你們的勇氣和膽識,果敢地就“六四”和“六四”受難者的問題、就趙紫陽先生蒙受不白之冤的問題,向大會提出相關的議案,並推動大會及與會代表就此議案進行討論、審議。

“六四”受難者和受難親屬:

丁子霖 張先玲 周淑莊 李雪文 徐 玨 尹 敏 杜東旭 宋秀玲 於 清 郭麗英 蔣培坤 王範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趙廷傑 吳定富 錢普泰 孫承康 鄺滌清 尤維潔 黃金平 賀田鳳 孟淑英 袁淑敏 劉梅花 謝京花 馬雪琴 鄺瑞榮 張艷秋 張樹森 楊大榕 劉秀臣 沈桂芳 謝京榮 孫 寧 王文華 金貞玉 要福榮 孫秀芝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風 王桂榮 譚漢鳳 孫?痝? 陳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寶艷 劉春林 狄孟奇 楊銀山 管衛東 高 婕 索秀女 劉淑琴 王培靖 王雙蘭 張振霞 祝枝弟 劉天媛 潘木治 黃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張耀祖 軋偉林 郝義傳 蕭昌宜 任金寶 田維炎 楊志玉 齊國香 李顯遠 張彩鳳 王玉芹 韓淑香 曹長仙 方 政 齊志勇 馮友祥 何興才 劉仁安 李淑娟 熊 輝 南韓剛 石 峰 周治剛 龐梅清 黃 寧 王伯冬 張志強 趙金鎖 孔維真 劉保東 陸玉寶 陸馬生 齊志英 方桂珍 肖書蘭 葛桂榮 鄭秀村 王惠蓉 邢承禮 桂德蘭 王運啟 黃雪芬 王 琳
劉 乾 朱鏡蓉 金亞喜 周國林 楊子明 王爭強 吳立虹 寧書平 郭達顯 曹云蘭 李貞英 隋立松 王廣明 馮淑蘭 穆懷蘭 付媛媛 孫淑芳
(共125人)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