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進京舉報核污染,792礦職工孫小弟遭秘密綁架失蹤110多天

2005年08月18日

中國人權收到國內知情人士報告,核原料生產基地甘肅792礦的職工孫小弟,因進京舉報該礦擴散核污染,遭便衣警察綁架,迄今已失蹤110多天,目前仍沒有官方機構證實此事,孫小弟吉兇未卜、下落不明。孫小弟的女兒孫海燕就此發出呼籲,要求當局釋放其父(原文見附件)。

據知情人士向中國人權介紹,今年4月28日下午6時,因揭露792礦違反核工業污染規定而到京上訪的孫小弟,在接受法新社記者訪談後,騎車返回北京火車南站的“上訪村”,行至陶然亭公園南側立交橋附近時,被停在路邊的一輛沒有標記的車上下來的兩位便衣截住,同時,從另一輛車上下來幾人,將他架上車迅即帶走。許多人目擊了這一情景,孫小弟被綁架的消息迅速傳遍上訪村。

4月29日晚,數名便衣警察到孫小弟在京的一位好友家中搜查,並將他帶到南郊的一個國安辦公室通宵訊問,稱孫是“通輯要犯、有重大刑事罪行”、“同國家機密有關”,還出示了孫小弟的手機、錢包、通訊簿等物品,並拿出一張孫寫的紙條,上有“我現被國家安全局拘留,正在這裡交待問題”等字樣。6月20日,這位好友再次被傳訊,審訊人員說“我們受甘肅省公安機關的請求協助調查,孫小弟已被押解回當地”。

與此同時,6月14日至7月8日,甘肅省公安廳數次派人到792礦傳喚多名職工,了解孫小弟向國外媒體透露該礦核污染等情況。然而,在5月29日至7月中旬,當孫小弟的女兒多次去迭部縣公安部門並專程去北京市公安機關詢問其父蹤跡時,得到的回答卻是:“我們這兒從來沒有抓捕和關押過孫小弟”,“不知此人下落”。

792礦位於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縣,原屬核工業部,鈾礦品位與儲量居全國之首,2002年被“政策性關閉”。該礦大批職工舉報礦方、省礦冶局及核工業部的官員為了鉅額利益,謊報該礦資源枯竭,以“殘礦”名義將該礦廢棄,但卻偷偷雇人開採,將提煉的鈾產品高價非法出售。

該礦核廢料不加處理便排入長江主流,近千萬噸高強度放射性污染的設備和礦物,也未處理就賣到各地,造成全國乃至世界性的隱形連鎖核污染。當地原本青山綠水,如今卻草木枯萎、土地沙化,成了癌症、白血病、怪胎、流產及各種“怪病”的高發區,近年死亡人數大幅上升,僅癌症就佔近半,官方還往往掩蓋病歷。牛羊魚禽因喝了污水也成群死去。

這個“殘礦”還在繼續招收外地不知情的民工,在沒有防護設備的情況下進行開採,並一年一換,回去後得了病,礦方完全不負責醫療。孫小弟曾向核工業部和省環保局去信反映情況,卻遭當局長期迫害,工作權與生存權被剝奪,被迫下崗後每月僅領100多元生活費。其妻子和孩子也常常受到歧視、騷擾及跟蹤等株連,電話也被監聽。

中國人權強烈譴責對孫小弟進行非法綁架和秘密拘押的行為,這一行為違犯了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嚴重侵害了孫小弟的人權。正如聯合國發展計劃、亞洲發展銀行等大量國際機構報告的那樣,中國生態環境的嚴重惡化,需要更多的關注和更有效地採取措施,這是中國政府自身也承認的。對孫小弟的報復性拘押,損害了中國政府對關於促進環境清潔、保障民眾健康權利的承諾,這些承諾是中國政府在簽署國際性的人權公約及籌備2008年的奧運行動計劃中作出的。中國人權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孫小弟,緊急處理792鈾礦嚴重污染環境及對人類和動物健康所造成的嚴重危害問題。

中國人權是由中國的科學家和學者於1989年3月創立的一個國際性非政府監察和呼籲組織,總部設在紐約,在香港設有辦公室。中國人權旨在通過開展研究、教育和其他相關項目的工作,促進普世承認的人權在中國得到實現,並推動這些權利在中國受到制度性的保護。

-----------------------------------
附:孫小弟女兒孫海燕的公開呼籲信

我的父親孫小弟1955年生於上海,曾經在國營792礦工作。1989年為維護礦上2000多人的利益走上了進京維權上訪之路。多年來沒有間斷過。他始終相信正義一定會勝利的。2005年4月28日父親突然失蹤,音訊全無,下落不明,有知情者說我父親是被警方秘密逮捕的,但是,我多次到我們當地公安機關查詢,得到的回答是,沒有孫小弟的任何消息。
上訪是國家賦予每個公民的基本的權利,我父親沒有作錯什麼。我父親在行使這個權利時突然失蹤,給我們家庭帶來嚴重影響,我母親原本身體就多病,父親的失蹤,給她的身心打擊很大。她也是因為我父親到北京維權上訪後被迫下崗的。父親是我們母女心靈的寄託和最挂牽的人。我衷心期盼他能早日平安回家與我們團聚。

作為他的女兒,我深愛著我的父親,我思念他想念他。我強烈呼籲有關機關立即無條件釋放我父親,強烈譴責這種恐怖主義行為,還我父親,還他人身自由。

女兒孫海燕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