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聞呼吁

2005年11月08日

新聞呼吁

中國人權收到上海許永道老先生的信,要求遞交美國總統布什,並請布什總統在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會晤之際,轉交給胡錦濤,以便為他因悼念趙紫陽而入獄的兒子洗清冤情(信函全文附后)。

73歲的許先生在信中說,他的兒子許正清,因今年初到北京參加趙紫陽追悼會,遭上海地方當局迫害,於10月17日以“尋舋滋事罪”判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上海地方當局所謂“尋舋滋事”,一是今年1月29日晨,許正清和其他上海訪民“乘坐公共汽車不賣票”,二是被強行遣返上海的途中,許正清“唆使他人鬧事和造成列車和車站的混亂”。

然而,許老先生在信中揭露,事實的真相是:當時公共汽車很快就出了“故障”,訪民們一下車就被警察攔截,不讓去參加追悼會;而在火車上,根本不是什麼“唆使他人鬧事”,而是警察和截訪人員毆打許正清。法庭採信的控方証人正是打人凶手,而與許正清同行的21人証詞等,卻一律不被採信,明顯是法庭配合警方的報復陷害。

信中披露了上海地方當局之所以報復許正清的緣由,除悼念趙紫陽外,主要是他的維權活動。長期以來,許正清以“公民代理人”身份,為上海弱勢群體打拆遷官司,得罪了上海的某些權勢人物,由此而遭到報復。被捕之前,他就多次受到恐嚇。但上海弱勢群體卻極為關注許正清的命運,兩次開庭時,有數百人在法院門口為許喊冤,上海警方則如臨大敵,竟出動三百多名警察和幾十輛警車,大肆攔截和抓捕。

許永道致函布什總統

尊敬的美利堅合眾國布什總統先生:您好!

我是一位普通的中國公民,名叫許永道,現年73歲。1998年12月,我家遭上海地方政府非法強遷,至今八年,沒有得到一分錢的補償。我兒許正清,為此多次去北京上訪,卻遭到政治陷害。

今年1月29日早晨,我兒與許多上海上訪者不期而遇,准備參加悼念趙紫陽的儀式。公共汽車出了“故障”,他們一下車就被警察攔截,不讓參加追悼會。當晚,他們22人被押上北京至上海的火車,由上海的幾十名警察和政府人員嚴加看管。其他上訪者用完餐后,經過我兒包廂時,看見兩個政府人員按住我兒,拳膝並用狠命地打。我兒私處被打傷,外褲被撕了一個大洞,眼鏡也被打掉了,脖子上都是一條條血痕,一邊打一邊還壓低嗓門威協我兒不許出車廂門。次日上午抵達上海,我和我的老妻及媳婦一起去接兒子許正清回來,隻見我兒被二位截訪者綁架著,眼鏡也沒了,脖子上是一條條血痕,我兒一看見我們就大聲對我們訴說他被截訪者暴力毆打的事實!難道一位中國公民去悼念前國家領導人有錯嗎?對自己所尊敬的人寄托一份哀思也不行嗎?!上海警方為何要用如此暴力對待我兒許正清?!更可笑的是:綁架我兒回上海的“執法者”中,居然有強遷我們住房的開發商,上海市普陀區西部開發集團的工作人員!

1月31日,我兒被刑事拘留,之后更被逮捕、起訴、審判,10月17日,被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以“尋舋滋事罪”判有期徒刑3年。其實,他被捕的真正原因,是悼念趙紫陽,從事民間維權。他長期以來,以“公民代理人”身份,為上海弱勢群體打拆遷官司,得罪了上海的某些權勢人物而遭到報復。此前他就多次受到恐嚇。公安機關對這些背景避而不談,反而捏造事實,指控我兒在北京乘公共汽車不買票,擾亂公共秩序;回上海途中遭警察毒打,卻被說成是“誣告”,“唆使他人鬧事和造成列車和車站的混亂”。這是一起明顯的報復陷害事件,籍以打擊敢於帶頭維權的人。

總統先生,我兒許正清是冤枉的!法庭上,控方証人是打我兒的凶手,我方律師雖當庭戳穿,法院卻全部採信;與我兒同行的21人証詞、其中二人的出庭作証、及我方律師的辯護詞,卻一律不被採信,真是豈有此理!兩次開庭,數百人在法院門口為我兒喊冤,卻不能進去旁聽,上海警方如臨大敵,竟出動三百多名警察和幾十輛警車,大肆攔截和抓捕,真是荒唐至極!

請原諒,總統先生,在您百忙之際打擾您,實在是我一個73歲的中國老人的無奈之舉。因為在中國,我們在法律上尋求不到公正,也再無別的管道無法向高層反映冤情。因此,我期望尊敬的總統先生,在您訪華期間,能將此信轉交給中國主席胡錦濤先生,借此讓他知道,在中國上海普陀區有一位無家可歸的老人,他的兒子因前往悼唁前總理趙紫陽,被上海警方誣陷入獄。我衷心希望我們的國家,也能盡快地實現真正的依法治國,能盡快促進國家的政治文明,讓任何侵犯公民權力的行為都受到處罰!我深信並期待著。

最后,我願借此機會祝願偉大自由的美國人民生活更加美好!衷心祝願總統閣下全家身體健康!謝謝!

一個普通的中國公民 許永道 敬上
二OO五年十一月八日

聯系地址:上海市常德路1228弄1號703室轉
郵政編碼:200060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