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無視國際社會的關注和呼籲,中國獄方繼續折磨工運領袖姚福信

2004年12月01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接近姚福信親屬的知情人士告訴中國人權,被判處7年徒刑的遼陽工運領袖姚福信,自2002年被關押以來,長期遭受獄方嚴格管制和虐待,同時獄方以取消家人探親為威脅,不準親屬披露姚福信關押中受迫害情況。姚福信現已不堪承受虐待。姚福信因領導工人維護權益被判刑的案子,一直是國際人權組織和勞工組織關注的重點人權個案,也是民主國家政府和聯合國關注的個案。例如2004年6月美國勞工部長趙小蘭在北京訪問時,還專門向中國領導人提出了姚福信的案子,表示了對工運領袖被逮捕、判刑和關押的關注。知情人士表示,中國政府繼續關押和折磨姚福信的事實表明,中國政府無視國際社會包括美國政府的關注,無意改變中國不良的人權記錄。

知情人士向中國人權介紹,姚福信在2002年3月被逮捕不久,就曾因為心臟病發作送醫急救,另外他還有血壓高等病。姚福信在2003年10月8日被押到遼寧淩源第二監獄服刑。獄方以其案件的特殊性,實際上是害怕姚福信在工人中的影響,對姚福信嚴加管理。姚福信被關押在幾平方米的房間裡,不準和他人講話,不準放風和在室外晾曬衣物。獄方派兩名犯人24小時監視他,連上廁所也被跟著,上廁所的時間也嚴格限制在幾分鐘的時間裡。獄方還剝奪了姚福信的一些基本待遇,而按照中國監獄的管理規定他是應當得到的,比如獄方不準他看書、看報,不準通過監獄設置的“親情電話”和家人通話。特別嚴重的是,監獄因修建,今年不供暖氣,可是獄方既不給姚福信棉褲,也不允許他的親屬送棉褲,而地處中國東北的淩源監獄冬季極其嚴寒。

獄方曾威脅姚福信,如果向外披露了他的關押情況,獄方將取消他的親屬每月一次的探視。為了保留與親屬見面的機會,姚福信一直忍受著精神和身體上的折磨,也試圖通過這種忍受獲得獄方的同情和改善。但是情況不但沒有改善而且更加嚴重。在不堪忍受的情況下,姚福信的親屬寫信給中國有關當局(原信見附件),要求改善姚福信的關押狀況,但始終未獲答覆。

姚福信原是遼陽市軋鋼廠工人,他和另外一名工人領袖肖云良於2002年3月以工人代表身分,帶領三萬多名下崗工人向當地政府請願,要求清理官員腐敗問題並幫助下崗職工,他們於同年3月被逮捕。2003年5月9日,遼寧省遼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一審判處姚福信有期徒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判處肖云良有期徒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當時宣判時,中國當局害怕工人們示威,以防止“非典”的原因,沒有公開宣判,連他的律師也沒法出庭。

中國人權強烈譴責淩源獄方虐待良心犯的行徑,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對姚福信精神和身體上的虐待。中國政府早在1986年就簽署了《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中國政府有責任遵照公約禁止肉刑和其他虐待被關押者的情況發生,並對已經發生虐囚的行為依法追究。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

<>
/> />>

附件:姚福信妻子致監獄當局的信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

為貫徹落實全國監獄系統工作的會議精神,推動監獄系統工作的深入發展,堅持以鄧小平理論和黨的基本路線為指導,按照黨的十五大精神和江澤民總書記“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使監獄工作深入健康發展,特提幾個問題戶得以重視解決。

一、 自從姚福信2003年10月8日被羈押到淩源第二監獄,其本人對判決不服,純屬冤案,提交幾份申訴材料,控告、檢舉、要求重審,至今沒有音信。
二、 我家姚福信的棉褲被人偷走,去年冬天就沒穿著棉褲。求獄警官到有關部門去協調,不給解決,其理由是沒到三年。今年監獄搞建築,至今不能取暖,可姚福信還沒有棉褲,又不允許從家拿。這次探監與科長和獄警協商,他們答應想辦法,但暫時還沒有解決。
三、 因強加罪名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不允許和任何人隨便說話、嘮喀、打交道,更不允許說監獄如何如何,完全失去自由身,只有接受嚴管的權利,望有關部門得以重視。
四、 每天在幾平方米的屋子裡,從來不放風,其他罪犯都能晾曬衣服、被、褥,可姚福信卻沒有這個權力。
五、 每走一步都要有人跟著,連上廁所時間長短都要受人限制。
六、 在監獄服刑者,看書、看報、學習、信教、訂報紙、訂刊物應自由,希望給一個學習的空間。
七、 屬嚴管對象,除每月允許會見一次,每月可利用監獄設置的“親情電話”同親屬通話一次,但姚福信不能享受這種待遇。

姚福信妻子 郭素靜
2004年11月25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