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徐偉、楊子立等四青年被判刑

2003年05月28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徐偉、楊子立等四青年知識分子被判處八至十年徒刑,中國人權強烈譴責中國政府趁SARS等輿論焦點之機強烈迫害人權。

中國人權從國內徐偉、楊子立等四位知識分子的親友處得知,五月二十八日上午十點鐘,北京市中級法院開庭宣判了四位被非法關押兩年多的青年知識分子。其中,靳海科、徐偉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楊子立、張宏海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年,罪名全部是“顛覆國家政權罪”。北京中級法院刑事審判廳審判長柏軍主持開庭,楊子立、徐偉、靳海科、張宏海等四人親屬出庭旁聽。四人被帶入法庭之後,審判長柏軍還沒有講話之前,徐偉即向法庭抗議北京市安全局對他的毒打虐待。徐偉指出看守所的看守在安全局的指使下,對他長期虐待和毒打,甚至用電警棍捅他的陰部,造成他下身長時間失去直覺。徐偉要求法庭依法對此進行調查,否則他將以死抗議。向法庭指控遭到極端殘酷的虐待毒打,徐偉等四人已經進行過多次,但是法庭顯然沒有對這種指控立案調查,而他們所受的虐待毒打不僅依舊,甚至比以往更為嚴重和肆無忌憚。為了表達這一抗議的強烈和堅定,徐偉說完話衝過去用頭撞向審判臺,並當場暈死在地,被六個警察抬出了法庭。經過幾分鐘的混亂和休庭後,審判長柏軍匆匆宣讀了判決書,連四位知識分子是否上訴也沒問就閉庭了。

楊子立等四人均是三十歲左右的中國青年知識分子,楊子立被捕前是電腦工程師,徐偉則是北京《消費日報》的記者、編輯,靳海科是中國的地質工程師,張宏海則是勤奮的自由撰稿人。他們在網路上發表關心國事的文章,如《做新公民,重塑中國》、《怎麼辦》等;他們並且成立了“積極探索社會改造之道”為宗旨的「新青年學會」組織。由於國家安全局的密探加入他們的學會,他們四人於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三日被捕,並在同年九月二十八日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受審。楊子立等四人被捕,使中國知識分子十分擔憂他們的命運和中國言論空間的收縮程度,尤其擔心網路言論的尺度。由於楊子立等四人的被捕是中國當時已知的最大規模的網路言論鎮壓,所以楊子立等人一案也是國際社會和媒體所關注的重點人權案件。

在過去的多次庭審中,四位青年知識分子的辯護律師,如常常敢於為異議人士辯護的莫少平律師、張思之律師,不僅為他們進行了無罪辯護,同時也向法庭嚴正指出,對楊子立等四人長期超期拘押,嚴重違背了中國刑事訴訟法的法律規定,不符合司法的程式公正,應該儘快依照刑事訴訟法處理。楊子立、靳海科、徐偉、張宏海等四人,也在庭審中指出在他們二年多的拘押中,安全局及其看守所等司法部門為了逼迫他們認罪自誣,對他們採用十分殘酷的身體虐待和毒打。然而這一切依法進行的辯護和罪行指控,北京中級法院始終置若罔聞。

中國人權強烈譴責中國政府對楊子立、徐偉等人的判刑迫害,這是中國政府趁SARS等成為輿論焦點之機,在非法關押他們超過兩年之後的突然襲擊,其意圖明顯是強行迫害並逃避關注和譴責。楊子立等四位青年知識分子一案,是很有影響、非常典型的人權迫害案,企圖無聲無息地消除他們難以實現,中國人權將高度重視並追蹤此案,為此案得到公正對待進行努力。同時中國人權強烈譴責對徐偉等人的毒打虐待,要求中國政府和北京法院不可對如此明顯的犯罪視若無睹,更不可對徐偉等人進一步實施肉體和精神摧殘。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