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異議人士絕食 以求改善獄中狀況

2002年12月31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2002年12月31日

中國政府釋放異議人士的同時並未改善獄中良心犯處境,安均遭禁閉已絕食二十多天,張善光朱虞夫毛慶祥處境危難。

中國政府近日釋放了老資格異議人士徐文立,以及遼陽工潮的工人代表龐慶祥王兆明等人,在國際輿論上獲得歡迎和好評,美國人權助理國務卿克瑞納甚至說人權對話取得空前進展。但是與此同時,中國人權從國內不斷獲得資訊,仍然關在監獄裡的許多異議人士,處境毫無改善甚至惡化以至陷入危境。

以成立中國第一個“反腐敗觀察”而被判刑四年、並為國內國際所關注的異議人士安均,十二月初由於在獄中舉牌抗議伙食惡劣,被位於開封市的河南第一監獄管理人員關入禁閉室。十二月七日安均宣佈獄中絕食,至今二十多天仍然處於禁閉絕食危境之中。安均的兩位姐姐安壽榮和安永榮,十二月十二日前往第一監獄要求探視安均,被監獄當局以安均違反監規遭受禁閉為由加以拒絕。當時接待她們的姓李、趙和張的三位科長還威脅說“你們身為安均的家屬,應該幫助他接收改造,不應該到處為他遞信伸冤,你們這樣做只能給他的改造負面影響”。安均的四個兄妹在今年十月二十五日,向中共十六大秘書處、新聞處寄送傳發了多封要求給安均平反的申訴信,監獄的警告顯然是針對他們這一舉動,而安均被關入禁閉室不準接見也讓人懷疑與此有關。安均的姐姐們此後又多次向監獄提出接見安均的要求,包括十二月二十七日還在向監獄申請,都被監獄當局以安均仍在禁閉對抗改造為由而拒絕。

此外,湖南著名的工運領袖張善光,病情危重已從湖南第一監獄調往湖南津市監獄醫院。張善光因為爭取工人權益和成立獨立工會,多次遭到逮捕並且判處長刑,還在監獄中感染嚴重的肺結核病。在這次判刑之前的看守所關押期間,以及判刑之後的監獄服刑期間,張善光因為得不到治療和醫藥,多次大量吐血病情十分危重。張善光和妻子侯雪竹多次依法申請保外就醫,均被司法機關和監獄當局沒有理由的予以拒絕。這次監獄不得不將張善光移送湖南省的監獄醫院,可以想見張善光的病情的危重程度。但是監獄當局依然不準張善光保外就醫,以便得到更好的護理治療以及精神免於壓力恐懼。

浙江省的異議人士朱虞夫,因為不承認自己主張民主有罪,已經被監獄當局嚴管好幾個月,並由監獄當局挑選的二名犯人嚴加看管,甚至不許朱虞夫外出放風和看閱報紙,朱虞夫因而體質衰弱疾病不斷。在朱虞夫妻子一再反映要求下,監獄當局才答應再次的“幫教會”後,可以視情況在明年一月份恢復朱虞夫看報。另一名浙江省的異議人士毛慶祥,因為不承認自己組黨爭取民主有罪,被監獄當局挂紅牌警告,不準放風外出,導致身體素質急速下降,監獄當局因恐怕發生意外,最近才將毛慶祥調往老弱病殘隊,處境得以有所改善。

今年四十七歲的安均,原為河南省信陽市的幹部,因為目睹中國官員的貪污腐敗橫行不法,憤而成立“中國腐敗行為觀察”組織,有散佈全國專門監督腐敗行為的成員三百多人,一年多時間裡揭露各種腐敗行為一百來起,並兩次向信陽市民
政局申請註冊。但是不僅沒有得到批准,卻在1999年遭到逮捕並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四年徒刑。
今年四十八歲的張善光是著名獨立工會領袖,原為湖南省中學教師,1989年因組織工人自治聯合會,被判刑七年和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出獄後繼續籌組工人互助團體,並聯絡湖南省數百工人簽名,準備成立獨立的自由工會。張善光隨後被中國政府以接收自由亞洲電臺採訪為由逮捕,並將他採訪中談到當地發生的兩件事,說成泄露國家機密而判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

朱虞夫毛慶祥都是中國民主黨浙江的主要成員,朱虞夫因為籌組民主黨被判刑七年,毛慶祥被判刑八年。

中國人權譴責中國政府釋放一些良心犯、因而爭取到國際社會的好評和歡迎的同時,卻堅持對其他的良心犯政治犯繼續迫害。中國人權強烈要求中國政府,不得因為良心犯政治犯不承認有罪,就對他們橫加迫害虐待。中國人權要求中國政府立即放棄對安均、朱虞夫等人的禁閉和嚴管,依法准許張善光保外就醫。中國人權呼籲國際社會對中國獄中良心犯受迫害情況密切注意,並將有關這些迫害資料送交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要求將對中國監獄進行無條件調查的酷刑報告員,首先調查這些良心犯政治犯遭受迫害的確切事實。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蕭強(執行主任)。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