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安全部承認抓捕了萬延海﹐理由是萬延海泄露國家機密

2002年09月05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中國安全部承認抓捕了萬延海﹐理由是萬延海泄露國家機密﹐中國人權強烈譴責中國政府迫害救援艾滋病患工作者﹐要求立即釋放萬延海。

9月5日1點鐘左右﹐中國安全部官員找到梁燕燕﹐承認萬延海並非失蹤﹐而是遭到安全部的拘押﹐正在接受國家安全部審查。梁燕燕是愛知行動的負責人之一﹐她負責愛知行動的學生項目。安全部官員對梁燕燕表示﹐拘押審查萬延海的理由﹐是萬延海關於河南艾滋病的報導﹐“泄露了國家機密”。

居住在美國洛杉磯的萬延海的妻子蘇兆聲﹐知道這一消息後﹐要求中國有關部門直接與她聯繫﹐並要求與萬延海直接通話。蘇兆聲說﹕“我向政府部門多次詢問﹐現在終於從朋友口中知道了萬延海下落。我十分擔心他的健康和安全﹐希望有關部門出於人道考慮﹐立刻與我聯繫﹐使萬延海能夠直接和我通話﹐並且讓他的家人能夠馬上探望他。”蘇兆聲還說﹕“我了解我的丈夫。萬延海不會做任何損害國家和人民利益的事。我希望所有關心愛滋事業和萬延海的朋友﹐能夠聲援萬延海﹐使他早日回到我的身邊”。

中國人權強烈譴責中國政府迫害萬延海﹐這是對救援艾滋病患工作者極不人道的迫害。中國人權主席劉青就此指出﹕艾滋病患的危急悲慘情況﹐毫無國家機密可言﹐中國政府總是以這類荒唐理由隨意入人於罪﹐例如六四學生領袖李海到六四被判刑者家中了解情況﹐也被中國政府以收集國家機密的罪名判刑九年。中國人權呼籲國際社會應該堅定表示﹐救援幫助艾滋病患者是急需的顯而易見的人道工作﹐今天的世界不應該允許任何國家以任何藉口對此橫加迫害。中國人權並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萬延海﹐希望國際社會行動起來促使釋放萬延海得以實現。

希望對萬延海有直接了解﹐對橫加於萬延海的“泄露了國家機密”有個客觀參照﹐可看附錄於後的萬延海被抓捕前有關艾滋病的最後一篇文章。如希望對愛知行動和萬延海有更多了解﹐可以上中國人權網站或者愛知行動網站查找。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的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蕭強(執行主任)。


>

>


>


>

附﹕萬延海在八月22日通過互聯網發表的文章

評河南省衛生廳《關於全省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彙報》

萬延海

皆析河南上蔡縣艾滋病調查案例

上蔡縣位於河南省東南部﹐駐馬店地區偏東部﹐東西長60公里﹐南北寬35公里﹐總面積1529平方公里﹐耕地面積156﹒8萬 畝。現轄25個鄉鎮﹐510個行政村(居委會)﹐1568個自然村﹐30.66萬戶﹐130.15萬人﹐其中﹐農業人口122.38萬人﹐是一個平原農業大縣。1993年﹐經國務院批准﹐上蔡縣被列為全國對外開放縣市之一。

《關於全省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彙報》(河南省衛生廳﹐機密﹐2002年8月)對上蔡縣有償獻血員艾滋病感染情況進行了特別介紹。《彙報》中表示﹕2001年6月﹐上蔡縣政府上報有償獻血員3.5萬人﹐重點村莊12個﹐估計全縣艾滋病病毒感染者7000人。2002年8月﹐上蔡縣政府上報有償獻血員為4.8萬﹐重點村莊22個﹐估計艾滋病感染者1.44萬人。上報數位與原來相比﹐有償獻血員增加了1.3萬人﹐重點村莊增加了10個﹐艾滋病感染者增加了7400人。我省流行病學專家認為﹕上蔡縣的有關數位變化較大﹐沒有可靠的科學依據﹐需要進一步做流行病學調查。目前估計上蔡縣實際感染艾滋病的人數可能在7000-10000人左右。

《彙報》表示﹐河南省從1995年3月發現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來﹐至2002年6月底﹐累計發現並報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1928例﹐其中發病335例﹐死亡238例。專家估計河南省艾滋病病毒實際感染人數在3萬左右。

但是﹐北京愛知行動項目在上蔡縣逐鄉逐村調查﹐發現當地艾滋病病毒感染、艾滋病及其死亡情況要比河南省衛生廳報告的情況嚴重的多。調查數據包括鄉名、村名、人口數、組數、最近一年死亡人數、最近五年死亡人數、估計感染人數、政府救濟情況、外界關注情況和外出求醫情況。

調查發現﹐上蔡縣有8個艾滋病重災鄉﹕邵店鄉、五龍鄉、楊屯鄉、齊海鄉、蘆崗鄉、無糧寺鄉、黃埠和東岸鄉。感染重災區都是因為賣血﹐而沒有賣血的鄉村出現的感染多是因為﹕1、婚嫁﹐2、賣淫﹐3、輸血﹐4、其他。

調查發現﹐感染人數超過100人或死亡人數超過10人的村莊有80個﹐分佈在重災鄉和其他鄉鎮。根據各個村莊的估計感染人數和因為艾滋病死亡人數的換算(按照感染者10%死亡換算)﹐我們發現﹐上蔡縣有34198名感染者﹐並有3000多名感染者已經死亡。因為艾滋病受到影響的兒童應該有3萬多人(一個感染大人﹐一個孩子)﹐父母一方或雙方死亡的兒童有3000多人。艾滋病病毒母嬰傳播情況不清楚。

鑒於人們普遍避諱艾滋病問題﹐許多人不會化驗﹐估計實際感染人數要比統計出來的估計感染人數要高。

在上述80個艾滋病重災村中﹐39個村的感染者得到政府發放的代金卷(一般是50元/人/月﹐發病者增加補助)﹐用於在指定醫院的治療。除了文樓、後楊和十里鋪村受到外界媒體關注外﹐大多數上蔡縣艾滋病重災村不被外界知道﹐絕大多數村莊感染者不外出尋求醫學幫助。

目前對死亡數位還沒有進行分析。在分析死亡數據的時候﹐要考慮平常的死亡情況以及其他意外死亡情況﹐比如小煤礦爆炸事件導致的死亡。

河南省衛生廳在對於賣血導致艾滋病流行失控上﹐在各個方面推卸了責任﹕

衛生部責任﹕1993年以前我國獻血、採血和血液製品生產基本處於無法可依的混亂局面﹐宏觀管理失控﹐為艾滋病在有償獻血員中傳播製造了前提條件。

評論﹕衛生部有責任﹐河南省衛生廳責任更大﹐因為河南省衛生廳組織和動員了全省範圍的賣血產業。

生物製品公司責任﹕由於受當時生物製品過熱的影響﹐一些部門以發展“經濟實體”和“三產”為由競相舉辦血液製品生產廠﹐我省就有四所﹐分別是濟南軍區後勤部血液製品研究所(駐馬店)、空軍後勤部血液製品研究所(鄭州)。衛生部蘭州生物製品所華蘭生物製品公司(新鄉)和河南省生物製品研究所(鄭州)。這些過多的血液製品廠家為獲取更大的經濟效益﹐盲目擴大生產規模﹐搶佔血漿市場﹐互爭血源﹐設立單採血漿站、點﹐甚至一些生物製品企業﹐不管血漿採供流通渠道和血漿來源﹐更有甚者全然不顧血漿質量﹐敞開大量收購原料血漿﹐加工生產血液製品。因我省人口多﹐經濟落後﹐僅在我省設點採漿、收漿的血液製品單位就有30多家。上蔡縣就是某部隊血液製品所和上海生物製品研究所的供漿地之一。

評論﹕外來的生物製品公司有責任﹐但是河南省全省衛生部門和機構組織的270多個官方血站責任更大。

認識模糊﹕對經採供血途徑傳播艾滋病病毒的認識滯後。直到1993年﹐國家在制定的《採供血機構和血液管理辦法》中﹐還沒有要求在有償獻血員中開展艾滋病病毒抗體篩查﹐只確定在高危(賣淫嫖娼、長卡司機、娛樂場所女服務人員等)的獻血人群開展檢測﹐而一般農民有償獻血員不屬於高危人群。

評論﹕

艾滋病病毒檢測只是預防病毒血液傳播的一個方面。《單採血漿站基本標準》要求﹕採血標本必須使用有生產批准文號的一次性注射器﹐並在有效期內使用﹔單採血漿術須嚴格按照90年版《中國生物製品規程》中的“原料血漿採集(單採血漿術)規程”進行﹔採血人員採血還輸時須嚴格按照無菌操作及各項技術操作規程進行﹔採血須使用有生產單位名稱和生產批准文號的全封閉一次性塑膠採血器材﹔採血袋及導管無漏液、無混濁、無霉點、無異物﹔一次性採血器材﹐用後須及時消毒後銷毀﹔採血、分漿時必須每個供血漿者一人一剪或一刀(最好是一次性剪刀)﹔還輸用生理鹽水要求一人一瓶一次性使用﹐嚴禁共用﹔採血及還輸血球前須嚴格實行三人核對制度﹐核對像片、《供血證》、血型、採漿間隔、記錄血號﹐無誤時方予以採血或還輸﹔採血前﹐供血漿者應洗淨雙臂﹐涂碘酒消毒﹐涂碘面積4-6cm待碘酒干後進行75%酒精脫碘﹔採出的全血應嚴格檢查採血袋有無破損﹐及時離心和分出血漿。

《衛生部關於實施〈單採血漿站基本標準〉的通知》附件2《供血漿者健康檢查標準》要求供血漿者化驗標準之一﹕愛滋病病毒抗體(抗-HIV)﹕標法陰性(每半年及新供血漿者檢測並復驗)。衛生部沒有說﹐單採血漿站只需要對高危人群進行艾滋病病毒檢測。

《採供血機構和血液管理辦法》第二十八條規定﹕採供血機構在採血前﹐必須按有關規定對獻血者和供血者進行驗證和健康檢查﹐嚴禁採集驗證或健康檢查不合格者的血液。

《艾滋病監測管理的若干規定》(1987年12月26日國務院批准 1988年1月14日衛生部、外交部、公安部、國家教育委員會﹐國家旅遊局、中國民用航空局、國家外國專家局發佈)第十一條規定﹕血液和血液製品必須進行艾滋病病毒抗體監測。禁止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獻人體組織、器官、血液和精液。

《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實施辦法》(1991年12月6日衛生部頒佈實施)第二十六條規定﹕血站(庫)、生物製品生產單位﹐必須嚴格執行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的有關規定﹐保證血液、血液製品的質量﹐防止因輸入血液、血液製品引起病毒性肝炎、艾滋病、瘧疾等疾病的發生。

《河南省性病防治暫行辦法》(1992年2月14日﹐河南省人民政府頒佈和實施)第九條規定﹕醫療衛生單位應防止醫源性傳染﹐對供血員、血液及血液製品必須嚴格檢查﹐醫療器械應保證消毒質量﹐針灸、注射及各種手術等﹐都應嚴格按無菌操作規程執行。

河南省衛生廳引用的《血站基本標準》﹐並不適用於導致大規模艾滋病病毒傳播的單採血漿站。

《衛生部關於發佈〈血站基本標準〉的通知》附件2《供血者健康檢查標準》要求供血者化驗標準之一是﹕愛滋病病毒(HIV抗體)﹕陰性(高危人群)。

非法採供血﹕由於當時無法可依、無章可循﹐受經濟利益驅使﹐出現了大量非法採血活動。

農民賣血﹕豫東南地區貧困農民自發、頻繁、多次流動賣血行為加速了艾滋病的傳播。

河南省衛生廳及其廳長劉全喜的無恥在於﹐不停地否認艾滋病病毒感染蔓延的現實﹐不斷地迫害艾滋病研究人員、教育人員和記者﹐無恥地推卸責任﹕中央有責任﹐外來的血液製品公司有責任﹐認識觀念有責任﹐非法血頭有責任﹐農民有責任﹐就是劉全喜和衛生廳沒有責任﹐就是河南省政府沒有責任﹐而且還立下了許多功勞﹕

省政府在全國率先出臺了《河南省貫徹〈中國遏制與防治艾滋病行動計劃(2001-2005年)〉的實施意見》﹐加大了專項經費的投入﹐全省從2001年起﹐每年預算艾滋病防治經費400萬元﹐艾滋病病人救治經費100萬元。

近幾年來﹐我廳把艾滋病防治工作作為一項緊迫而重要的任務來抓。召開廳長辦公會20多次﹐重點地區艾滋病防治工作會議10多次﹐按照省政府要求﹐廳黨組提出了“了解疫情﹐掌握趨勢﹐洇U病人﹐落實措施﹐遏制蔓延”的工作思路﹐從廳長、主管廳長到有關處室﹐多次深入到每一個重點村莊調查了解防治工作情況﹐準確掌握疫情流行趨勢和動態﹐切實幫助基層解決工作中存在的實際問題。

1995年3月﹐衛生部全國衛生廳局長緊急會議之後﹐我廳立即傳達貫徹衛生部緊急會議精神﹐1995年3月31日發出明傳電報﹐關閉全省所有單採漿站和血站的單採漿業務﹔1996年3月﹐根據省委、省政府安排﹐省衛生廳、公安廳聯合在全省集中開展嚴厲打擊非法採供血(漿)犯罪活動的專項治理﹐懲處了一批非法採供血窩點和犯罪分子﹐非法採供血犯罪活動得到了有效遏制。

我省確立了無償獻血制度﹐結束了長時期臨床用血靠有償供血的歷史。1998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獻血法》頒佈實施以來﹐我省克服重重困難﹐採取切實措施﹐在我省這個人口眾多、經濟不發達的大省﹐建立了無償獻血制度﹐每年108噸臨床用血100%來自無償獻血(全國無償獻血比例為45.46%)﹐徹底取消人體賣血的歷史﹐有效阻斷經臨床供血傳播疾病的途徑。

當然﹐河南省衛生廳的報告也反映出一些積極的資訊﹕地方政府正在準備仿製他國的艾滋病藥物﹐增加政府財政投入﹐用於病人治療、孤兒照顧和教育等。只是﹐按照6000病人來制定上百萬的感染者及其家庭的預算怎麼能夠解決問題﹖

萬延海

北京愛知行動項目協調人
2002年8月22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