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鮑彤舉報國內勢力龐大非法邪教組織

2000年05月30日

前中共中央委員、政治局常委會及趙紫陽的秘書鮑彤﹐向中國公安部舉報並同時通報國務院總理和國家主席﹐檢舉中國境內存在組織嚴密人數眾多經費充裕的非法邪惡組織﹐這個組織以踐踏憲法和侵犯人權為宗旨﹐鮑彤和妻子蔣宗曹就長期遭受這非法組織侵害﹐不僅明目張膽騷擾拘禁他們的人身﹐甚至在北京的鬧市區強制人身並把蔣宗曹打翻在地﹐所以曾是中共部級官員的鮑彤要求﹐對此非法邪惡組織要一概取締以伸張正義保障民權﹐中國人權要求中共政府不得放縱非法行徑切實保障公民人身。

中國人權輾轉收到並被委託發表原趙紫陽秘書鮑彤的舉報信(舉報信全文於後)。這位前中共中央委員中國最高權力層的秘書的舉報信﹐是寫給中國公安部並同時通報中國總理和國家主席的。在這封 5 月 31 日發出的舉報信中﹐鮑彤指出中國存在以踐踏憲法侵犯人身為宗旨的非法邪惡組織﹐鮑彤本人和他的妻子及親屬等就是受害者。他們被非法組織無休止的盯梢跟蹤﹐遭到隨意強制和限制人身行動與自由﹐5 月 6 日下午更是在北京鬧市區強行將鮑彤塞入汽車﹐將其妻子蔣宗曹打翻在地。鮑彤在信中列舉了大量事實﹐指出這一非法組織非常嚴密﹐而且人數眾多經費充裕。這一非法組織成員始終拒絕講清自己的身份﹐更不出示任何證明和文件﹐而是以“上級命令”為向公民非法施虐理由﹐對要求他們尊重遵守法律嗤之以鼻。所以鮑彤指出﹐在中國政府依法治國主旋律之下﹐在中國政府表示中國人民正在享受史無前例的自由和權利的今天﹐這是一個上級高於法律的非法組織﹐一個以踐踏憲法和人權為宗旨的邪惡組織。鮑彤在舉報信中要求﹐對於“以踐踏憲法和人權為職業的組織﹐不論首都有多少﹐全國有多少﹐更不管它們的勢力有多大﹐上級有多硬﹐應該一概取締﹐借以伸張法紀﹐保障民權。”

鮑彤是前中共中央委員﹐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秘書﹐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中央政治體制改革所的主任。1989 年因反對鄧小平下達的殘暴鎮壓學生和市民民主要求的運動﹐在“六四”開槍屠殺民眾之前而被秘密逮捕﹐並在後來被判處 7 年有期徒刑﹐刑滿後仍然被嚴密監控。最近對鮑彤的威脅和迫害更是不斷升級﹐將鮑彤的住家搞成一個監獄﹐在他的住房外面設置鐵門﹐建造崗亭﹐錄音錄象﹐很少允許親友探訪﹐鮑彤外出常被攔阻﹐甚至不許出租車載運他。所有對他的行為﹐沒有任何法律文件和依據﹐甚至不能知道是任何機構和人員。

根據中國自己的法律規定﹐對鮑彤的行為完全是非法行為﹐因為這種行為是以組織形式進行的﹐所以對他的侵犯和迫害是非法組織行為。中國人權譴責對鮑彤的非法侵害﹐支持鮑彤的舉報控告﹐要求中國政府承擔起保障公民權利和人身安全的政府職責﹐不得放縱非法邪惡行徑。中國人權主席劉青指出﹐對鮑彤這種非法邪惡組織形式的迫害﹐並不是稀少的唯一的個案﹐而是大量的普遍的存在著﹐中國的政治犯良心犯大多都遭遇這種痛苦且悲憤無奈﹐只不過鮑彤的情況更為嚴重和典型。支持鮑彤的舉報控告﹐迫使中國政府在這種行為中的立場、態度和作用公開出來﹐可能是尋找抵制、消弱這種非法邪惡行為的一個途徑。


>


>

附件﹕鮑彤的舉報信全文

《我報警》

鮑彤

國家公安部﹐並報
國務院總理﹐
國家主席﹕

我是鮑彤﹐向你們報警。

一.5 月 6 日下午 3 時﹐我和家人乘計程車到東城﹐在鬧市區下車時﹐一幫壯漢﹐約十名左右﹐分乘兩輛小臥車和一輛摩托﹐從後面一路趕來﹐把我強行塞入他們車中﹔同時﹐把我年近古稀的妻子蔣宗曹推倒在大街的人行道上。他們的行為﹐構成了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公民的人身權利的侵犯﹐也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7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 131 條的踐踏。這是我第三次報警。

二.如果你們需要了解更多的情況﹐我很願意進一步提供以下線索﹕

1.他們是一個組織。其中﹐執行“對鮑彤盯梢”這一任務的人員﹐不會少於二十人。少數穿警服﹐絕大多數是便衣。少數是女的﹐絕大多數是身強力壯的男子。今年一月以來﹐只要我走出家門﹐他們一定盯梢。三班輪流﹐晝夜不歇﹐每班六人。

2.這個組織有經費﹐數額相當可觀。直接用於對我盯梢的汽車﹐至少有六輛﹐其中寶馬(BMW)和奔馳(Benz)至少 4 輛。他們還配備了摩托和對講機。

3.他們有“上級”﹐也許還有“上級的上級”。5 月 6 日﹐我們剛下計程車﹐他們就圍上來﹐說“上級命令﹐你們不准下車。”後來﹐又說﹐“上級命令﹐你們必須回家。”我問上級是誰﹐他們回答說﹐“政府部門”﹐接著又補充(或更正)說﹐“黨的部門”。在整個過程中﹐他們一直通過對講機在請示﹕“動不動手﹖動不動手﹖…動手﹖…好﹐動手﹗”

4.他們的“上級”比法律大。這從他敢於發出“動手”的命令可以證明﹐也可以從他敢於發出“不准下車”和“必須回家”的命令可以證明。這些執行者也認為自己的“上級”比法律大﹐所以膽敢把執行這種非法命令叫做“執行公務”﹔而當我們要求他們出示法律文書時﹐他們居然對法律嗤之以鼻﹐有恃無恐地說﹐“別跟我們來這一套﹗”

5.所以﹐據我看﹐他們很像是一個以“上級高於法律”為特徵的非法組織﹐一個以踐踏憲法和人權為宗旨的邪惡組織。他們和“依法治國”的我國政府和“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活動”的中國共產黨肯定不是一碼事﹐很可能是一群打著“政府部門”和“黨的部門”幌子的敗類。

6.我不知道這個組織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們的活動基地﹐但是我可以肯定﹐我家斜對面那個門洞(即 72 號樓最西頭的那個門洞)﹐是他們經常集結的地點之一﹐因為每當我出門﹐那個門洞裡總是立即跑出一串人來﹐緊緊尾隨在我身後﹐或者把我剛僱到的計程車攔住。從這個門洞裡一定能夠找到其中某些人的蹤跡。

8.據我觀察﹐這二十多個人﹐和坐在我門口鐵欄杆邊兩個警亭裡的另一群保安人員似乎認識。另外﹐他們和在我樓下(102 和 103 兩套房間以及新建的另外幾間附屬建築)日日夜夜辦公和值班的那些工作人員似乎也認識。如果真想了解這些盯梢人員及其“上級”的來歷﹐也可以找這些保安和工作人員打聽打聽。

三.事情出在 2000 年 5 月 6 日下午三時許﹐一個鐘頭後﹐我向八寶山派出所當面正式報警。5 月 8 日﹐我再次向北京市公安局電話報警。今天已是 5 月 31 日﹐仍然石沉大海。看來﹐首都公安機關在處理過程中可能遇到了不可克服的困難。出於無奈﹐我祇得向國家最高公安機關﹐最高行政機關和最高領導人直接報警。

四.我認為﹐偵破這個非法組織具有現實的政治意義。根據中國政府發佈的本年度的人權白皮書﹐在依法治國的主旋律的鼓舞下﹐中國人民正在享受著史無前例的自由和權利。但是﹐“一粒老鼠屎﹐毀掉一鍋粥。”這個非法組織就是其中一粒老鼠屎﹐正在給我們國家的光輝形像抹黑。只要這種老鼠屎得以逍遙存在﹐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 37 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就沒有保障。而且﹐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 33 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可見老百姓的人身權利和領導人的人身權利﹐並沒有高低輕重之分。因此﹐如果因為今天被非法侵犯人身權利的對象只是兩個無足輕重的普通老百姓而聽之任之﹐那麼﹐明天被塞入汽車或推倒在人行道上的對象就有可能是舉足輕重的某一位領導人﹐──那將是一幅多麼驚世駭俗的情景啊﹗所以我認為﹐這些以踐踏憲法和踐踏人權為職業的組織﹐不管首都有多少﹐全國有多少﹐更不管它們的勢力有多大﹐“上級”有多硬﹐應該一概取締﹐借以伸張法紀﹐保障民權。

五.從這個意義上說﹐我這封報警信﹐是在為憲法報警﹐為中國公民的人身權利報警。很可能﹐由於這次報警﹐我又觸犯了這個非法組織﹐很可能又要惹來新的麻煩﹐比如電話線被割斷啦﹐戴上反革命帽子啦﹐一直到飛來橫禍啦﹐家破人亡啦等等。如果出現諸如此類的意料中事﹐只能進一步證實我的判斷正確﹕這個組織確實能量不小﹐必須認真對待﹐否則﹐中國的老百姓﹐或遲或早﹐都有可能身受其害。
  
我相信這封報警信不會石沉大海。我在等待你們的答覆。
謝謝你們在日理萬機中拿出時間來讀完這封報警信。

鮑 彤

2000 年 5 月 31 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