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曹家禾徵集六四簽名遭迫害用刑

1999年05月16日

北約誤炸中國大使館被中國警察當做無視人權肆意迫害的良機﹐對徵集悼念“六四”簽名的“東方”雜誌編輯曹家禾蒙眼綁架肉刑逼供﹐致使曹家禾遍體傷痕、皮開肉綻、慘不忍睹﹐著名異議人士江棋生頂著凶險斷然為此發表公開信﹐另一名知識分子于振斌和女友也於九日遭到非法關押﹐中國人權呼籲中共當局不要趁民眾對美國等北約國家不滿之機﹐進一步壓制惡化人權將中國曆史扭向倒退。

北京著名異議人士江棋生﹐在中國充斥著反美反西方的情緒下﹐對於中國警方肆意惡劣的人權迫害﹐仍然挺身而出不顧個人安危發表憤慨譴責的公開信(全文於後)。江棋生強烈譴責的﹐是北京市警察對“東方”雜誌編輯曹家禾的惡劣人權迫害行徑。據中國人權多方了解﹐原北京大學環境中心研究生、現任“東方”雜誌編輯的曹家禾﹐自今年 5 月初開始﹐在社會上廣泛徵集悼念“六四”十週年的簽名﹐並且已經徵集到包括前人民日報社長兼總編輯胡績偉、前人民日報副總編輯王若水、著名知識分子許良英和王丹母親王凌雲等大量簽名。但是發生北約誤炸中國使館不幸事件後的 5 月 10 日晚上﹐一批北京市的警察闖入曹家禾的家中﹐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和說明﹐強行用布罩矇上曹家禾的眼睛拖走。據各方面情況的了解和分析﹐曹家禾被類似綁架的押解到北京西郊某地﹐關押到一座北京式的建築四合院內。在 10 日、 11 日、 12 日三天裡﹐警察對曹家禾連續刑訊逼供﹐長達三天不允許曹家禾睡覺。警察逼迫曹家禾交代參加徵集“六四”簽名的經過﹐以及還有其他的什麼活動和計劃。在這幾天幾夜的審訊中﹐警察逼迫曹家禾跪在地上﹐用腳不斷的狠踢曹家禾﹐用皮帶和皮帶的粗大鐵扣抽他﹐直到 13 日才允許曹家禾睡了一覺。 14 日﹐警察結束了對曹家禾的刑訊拷打﹐又將曹家禾矇上眼罩押解回家後釋放。江棋生看到了曹家禾慘遭刑訊後的身體﹐江棋生悲憤的說“遍體傷痕、皮開肉綻、慘不忍睹”。江棋生在公開信中還憤慨的質問﹐徵集簽名這樣溫和合法的悼念都要鎮壓迫害﹐政府莫不是要將民眾逼上街頭去激烈抗爭﹖

曹家禾僅是一個憑著自己良心做事的知識分子﹐過去並沒有參加異議人士的活動。他親身經歷了 10 年前的“六四”慘案﹐對這一慘案至今得不到公正解決﹐甚至得不到悼念﹐內心深感不安﹐所以才徵集簽名以寄託自己的哀思。

中國人權同時還得知﹐北京的另一名知識分子于振斌﹐也於 5 月 9 日晚上﹐被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抓走﹐同時被抓的還有于振斌的女朋友。于振斌與他的女朋友一起居住在北京農業大學附近﹐是向當地農民租賃的小房。據了解情況的人透露﹐于振斌被抓是因為他撰寫書籍發表文章﹐宣揚民主人權體制和必須進行政治改革的主張﹐被警察視為危險的異議人士。于振斌是八九民運的熱情參加者﹐在“六四”之後的白色恐怖鎮壓中﹐被當局從重從快的判處有期徒刑 12 年﹐但後來得到改判提前出獄。于振斌的女友在被非法關押一天一夜後才釋放﹐但警察恐嚇她不得將她和于振斌被抓情況講出來﹐並命令她必須立刻離開北京返回江西老家﹐否則就會給她自己帶來麻煩﹐對於振斌尤其不利。于振斌的女友非常害怕﹐目前已經不知她躲到什麼地方去了。據于振斌在江西老家的哥哥說﹐北京公安警察可能也會釋放于振斌﹐他認為于振斌過幾天可能會回來。


>


>

江棋生關於曹家禾被非法關押毒打的公開信全文如下﹕

5 月 10 晚上﹐北京市公安局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將原北京大學環境中心研究生、現任“東方”雜誌編輯的曹家禾帶至西北郊某地﹐進行秘密關押和審訊﹐並對其進行嚴重毆打﹐至 14 日晚上將其釋放時﹐曹家禾遍體傷痕、皮開肉綻、慘不忍睹。

曹家禾先生自 5 月上旬開始﹐在北京從事紀念“六四” 10 週年徵集簽名活動。他的所作所為﹐完全是行使一個公民的基本權利﹐但卻被已經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中國官方視為大逆不道﹐公然用違法手段對其進行非法迫害。這是用主權踐踏人權的一個最新個案﹐理應引起中國社會和國際社會的關注﹐並由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有關機構記錄在案。

用簽名方式紀念“六四”﹐是一種最為溫和的底線行為。當局若連這種都要加以封殺﹐莫不是想把人們逼上街頭、高呼口號不成﹖

江棋生

99.5.17

中國人權主席劉青針對上述情況指出﹐最近發生了一系列類似的人權侵犯﹐其性質和手段都特別惡劣嚴重。中國政府進行人權侵犯迫害的對象﹐已經不僅僅是異議人士了﹐普通的敢於表達真實思想和感情的人也成了迫害對象﹐曹家禾等知識分子的遭遇就是證明。而對曹家禾等人的類似綁架的非法關押、殘酷毒打罰跪等﹐在人身權利的侵犯上有危險升級趨向。這種情況的出現恰恰是發生誤炸大使館的同時﹐顯然是中國當局趁機鎮壓消滅中國社會的人權民主意識﹐並抑制扼殺“六四”的悼念和其他活動。這種企圖是非常危險有害的﹐只會阻礙中國的發展積累對立矛盾﹐中國人權呼籲中共當局﹐要從中國真正的穩定和前途考慮﹐不要進一步壓制惡化人權將歷史扭向倒退。同時要求中國政府不得迫害江棋生﹐在民眾情緒一面倒的時候﹐敢於公開自己的觀點和感情喊出不同的聲音﹐這就是少數人表達的權利﹐是中國社會難能可貴尤為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