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徐水良為農民請命向人大提十點要求

1998年02月25日

江蘇著名異議人士徐水良為農民請願﹐向全國人大及中國政府提十點要求(見附件)﹐以改善農民所承受的非法的沉重負擔、任意的欺壓侵犯、制度性不公正待遇﹐以及要求真正行使選舉權和組織獨立工會等﹐中國人權呼籲中國社會和國際社會對中國農民人權狀況之惡劣高度關注﹐並促使變化改善。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得江蘇著名異議人士徐水良給全國人大和中國政府的一封公開信。在這封二月二十五日發表的長達四頁的公開信中﹐徐水良說近年來﹐中國的農村地區常常發生幾千人幾萬人的騷亂﹐但很少為外界知道。騷亂的原因是政府腐敗﹐農民受到任意粗暴的掠奪、剝削、欺壓。農民常常將政府及其官員罵為“土匪、強盜”﹐評價壞人時說“這個人比共產黨還壞”。徐水良說中國農民是中國人口的絕大多數﹐農村是否產生動亂很大程度上決定國家和民族的命運。而幾十年來﹐農民是中國社會最貧苦最悲慘的群體﹐農民始終被置於二等以下公民的地位﹐生產糧食卻有數千萬人被餓死﹐政府人為製造階級鬥爭等矛盾﹐使大量富農和地主死於非命﹐剩餘的地主富農和子女也生活於可怕的地獄之中。徐水良說鄧小平掌權後農村出現另外的嚴重問題﹐改革開放之後新富起來的人﹐道德素質遠遠低於原先的地主﹐他們欺壓百姓橫行霸道無所不為﹐連退休的老幹部都說“我們打倒了一個黃世仁(中共宣揚的惡霸地主)﹐卻造成了成千上萬個黃世仁”。即使大量的農民涌入城市尋找工作﹐也是處於二等以下工人地位﹐干最繁重最差的工作﹐還常常被任意解僱﹐處境悲苦備受歧視。

徐水良為農民請命所提的十點要求主要內容是﹕嚴厲懲處農村的貪官污吏﹐嚴禁苛捐雜稅、掠奪、盤剝、敲詐勒索、非法設置關卡﹐不准動用警察和武裝力量完成這些目的﹔嚴懲非法捆綁、打罵、任意處罰、以至拆毀農民住房的農村幹部、政府官員和司法人員﹔必須儘快廢除不合理的、使農民墮為下等公民的農村城市戶籍制度﹔農民到城市工作﹐應享有普通職工的同等權利﹐包括建立和參加獨立工會﹔確認村民自由競選為選舉的基本原則﹐禁止各種形式的操縱選舉﹔儘快實行鄉鎮級和縣級直接選舉﹔村級和鄉鎮級財務公開﹐防止貪污腐敗﹔允許農民建立或參加獨立農會和獨立農業工會﹔政府應採取強有力的服務性措施﹐為農村文教發展創造條件﹐建立農產品價格穩定機製和風險機製﹐解決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在農村地區建立非贏利的法律救助機構等。

徐水良是江蘇著名的異議人士﹐幼年曾是中國土改時的兒童團員﹐對農村一向關注和了解。徐水良一九七五年發表在江蘇很有影響的大字報﹐因此導致被捕關押。一九七九年又參加了民主牆活動﹐八一年被捕並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刑滿出獄後一直得不到工作﹐遭受警察各種騷擾迫害﹐但始終堅持和平理性的爭取人權民主﹐參與了許多重要的建議信公開信的簽署﹐為此又多次遭到關押。

中國人權支持徐水良為中國農民爭取基本人權的公開信主張。確如徐水良在公開信中所言﹐中國農村所發生的有一定規模的騷亂﹐以及農民的艱困悲慘的境況﹐外界的關心和了解都非常少。農民今天所受的欺凌剝奪等侵害﹐不僅有中國一般的人權侵犯問題﹐還有中國共產黨掌權後制度性造成的嚴重問題﹐即通過戶籍制度將農民限制在農村﹐而又通過管制主要農產品購銷﹐使農民遭受剝削歧視等不公平待遇。改革開放後並沒有解決這些問題﹐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趨勢﹐農民進城打工甚至要交數千上萬元的錢。中國政府說人權最重要的是生存權發展權﹐但是為什麼不重視改變中國農民的生存權發展權﹖為了中國的穩定和發展﹐這是中國政府必須加以重視和解決的重大問題。國際社會不論從人權價值出發﹐還是從世界的發展和安全出發﹐也必須予以重視並幫助中國農民改善處境。


>


>

附件﹕節選徐水良為農民請願所提的《十點要求》﹕

1.使用嚴厲手段﹐懲處農村地區的貪官污吏﹐嚴禁他們在國家法律規定之外收取各種苛捐雜稅和不合理費用﹐嚴禁各級政府部門及官員以種種名目對農民進行掠奪、盤剝和敲詐勒索。禁止動用警察和武裝力量為他們下農村受取苛捐雜稅和不合理費用﹐包括非法設置各種關卡。

2.嚴懲非法捆綁、拘禁、吊打、打罵、欺壓和任意處罰農民、任意搬走農民農具傢具以至拆毀住房的農村幹部、政府官員及公安警察、司法執法人員。嚴禁採用粗暴野蠻手段對農民執行法律和政策。在突發事件發生時﹐也應停止採用過去任意使用暴力手段加以鎮壓的習慣做法﹐而應採用對話、協商等較為合理、理性的方式加以解決。

3.違反遷徙、居住自由等原則的農村戶口和城市戶口﹐農業社會和城市工業社會這種二元社會的人為劃分﹐是阻礙中國社會現代化的巨大障礙﹐是與現代社會完全不相容的﹐不清除解放後中國特有的這種二元社會人為的特有劃分﹐中國社會的現代化便是不可能的。必須儘快廢除使中國農民墮為下等公民的這些法律、法規和政策﹐儘快取消對農民的一切歧視。中國所有公民﹐包括工人和農民﹐法律上一律平等﹐享有同樣的居住、生活、教育、文化、政治、經濟、就業、勞動等等平等權利。廢除不合理的戶籍制度。

4.城市中的農民工、合同工、臨時工﹐應享有普通職工的同等權利。在工作、待遇、福利、教育及其他方面一律平等﹐包括建立和參加獨立工會及企業管理方面的平等權利。

5.完善農村村級選舉﹐禁止由上級部門或同級黨支部違反選舉法任命村幹部﹐或包辦選舉的做法﹐禁止任意剝奪農民的選舉權、被選舉權﹐以及由上級和黨支部強行制定候選人﹐用營私舞弊採取上門收票等違反秘密投票原則的方法和其他違法方式控制選舉的做法。確認村民自由競選為選舉的基本原則。

6.儘快實行鄉鎮級和縣級自由的直接的選舉﹐以自由、公正的競選方式組織鄉鎮和縣級政府。

7.村級和鄉鎮級實行財務公開﹐以有效防止貪污及經濟腐敗行為。

8.允許農民自由建立或參加自己的獨立農會和獨立農業工會﹐以有效地代表農民並保護農民自己的利益。這也是農民應有的權利。

9.政府應採取強有力的服務性措施﹐為農村教育、文化、經濟發展創造條件﹐尤其是提高農民的教育、文化、科技水平﹐大大增加教育方面的投入。建立有力的農產品銷售及價格穩定機製和風險機製﹐穩定或降低農業生產資料的價格﹐努力縮小農業產品的剪刀差﹐採取切實的環保措施﹐解決目前農村非常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

10.在縣級以至鄉鎮級建立非贏利的法律救助機構﹐義務或低價為農民服務。對這些救助機構的考核和經濟支持﹐以他們對貧苦農民法律救助成效的大小為依據。如平反冤假錯案、維護農民的法律權益、為貧苦農民打贏官司、提高農民的法律水平等成效的大小﹐等等。

徐水良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五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