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炳章被遣返美國多人無辜被牽連

1998年02月08日

曾是民聯主席的王炳章進入大陸秘密活動﹐已被中國政府遣返抵達洛山磯﹐不知情被探訪的異議人士多人仍陸續遭關押傳訊﹐這些異議人士或親友對此極為憤慨﹐中國人權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這些不知情遭牽連的人﹐支持異議人士及親友們對不顧國內人士安危的做法所表示的憤慨和譴責。

曾是在美國成立的民聯組織主席的王炳章﹐因化名進入大陸秘密活動﹐於二月六日在安徽蚌埠市被捕﹐現在已經被中國政府遣返美國﹐於九日乘飛機抵達洛山磯。據消息來源說﹐中國公安警察沒有給王炳章買機票﹐他身上也沒有任何錢﹐在洛山磯給傅申奇、張林等人打電話的錢也沒有。

但是王炳章被遣返後﹐中國公安部門並沒有停止對大陸異議人士的關押逮捕等迫害。二月九日晚七點鐘﹐江蘇著名異議人士徐水良再一次被公安警察帶走﹐到公安部門後才填寫了傳喚證﹐要求徐水良交代與王炳章交談的內容。由於徐水良不同意王炳章搞地下秘密的做法﹐當面對王炳章說現在不能搞地下組織秘密活動﹐不要總想著半個世紀前的革命活動方式﹐與王炳章話不投機﹐因此沒有涉入秘密活動的話題﹐所以公安盤問一個多小時候釋放了徐水良。徐水良很不滿王炳章到大陸的做法﹐說“既然要搞秘密的地下的活動﹐為什麼來找異議人士﹖異議人士所做的都是公開的合法的活動﹐這不是找來許多麻煩嗎。”徐水良是中國老資格的異議人士﹐一九七五年因發表不同政見的大字報﹐被關押過三年多﹔出獄又因為參加民主牆活動﹐在八一年被捕並判刑十年﹐九一年刑滿出獄後仍然長期遭受迫害﹐沒有工作並反覆遭受公安警察的關押﹐以及沒有休止的騷擾威脅等。

二月九日晚八點十五分﹐浙江杭州著名異議人士王東海被警察帶走﹐到目前沒有任何消息。據了解情況的人談﹐王東海的被抓﹐也是由於王炳章到杭州找過他。王東海是浙江主要的異議人士之一﹐原是杭州市文瀾商場經理﹐因在“六四”北京屠殺民眾後﹐製作了“向我開槍”“死為鬼雄”的橫幅﹐被判刑二年。刑滿後與陳龍德、傅國涌等浙江的主要異議人士長期發表民主人權的政見和要求﹐因此多次遭到關押逮捕﹐九六年被捕判勞動教養一年。講述情況的張先生要求中國人權告訴海外參與王炳章到大陸進行秘密活動的組織或個人﹕“他們知道給國內帶來了多大的危害和麻煩嗎﹖為什麼不想想中國的現實情況和別人是否願意。”

二月九日中午十一點多鐘﹐上海異議人士楊勤恆遭到公安警察抄家﹐搜走了包括通信錄等一批東西。中午十二點鐘搜查結束後﹐警察亦將楊勤恆同時帶走﹐沒有出示證件或相關的法律手續﹐也沒有向親屬交代任何理由。據了解楊勤恆也是因為王炳章到上海找他商談其活動情況而遭到關押的。楊勤恆是上海異議人士﹐曾參加民主牆的活動而遭到判刑勞改﹐一九九四年因為抗議上海公安局迫害工運人士王妙根而絕食﹐反而因此被捕並被勞動教養三年。

二月七日早上﹐上海異議人士張汝雋被公安警察帶走﹐至今已經兩天多﹐沒有任何消息。張汝雋也是上海老資格的異議人士﹐參加過七九年的民主牆活動﹐並因此而被關押勞改過。近年來也遭受過警察的騷擾迫害。張汝雋被捕是因為王炳章到上海找過他商談其活動。

二月六日安徽蚌埠異議人士黃庭金與王炳章一起被捕後﹐其妻張芳蓉也曾經被關押一天﹐但是隨後被釋放回家。八日上午九時﹐張芳蓉前往當地公安部門詢問﹐至今沒有返回。根據張芳蓉走前的交代﹐她如果到了約定的時間沒有回來﹐那就是被公安警察逮捕關押了。黃庭金是安徽活躍的異議人士﹐曾擔任“勞動者權利保障同盟”籌備工作安徽分盟的負責人。

另外﹐據來自江蘇的消息說﹐一個叫張玉詳的人士﹐也因為與王炳章的接觸﹐在二月六日早上被抓﹐至今下落不明。據了解張玉詳又名孟天野﹐原為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宣傳幹事﹐是揚同彥等人組織的中華民主聯盟的軍事部部長﹐並因而在九十年代初被捕判刑二年。

中國人權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這些不知情而遭受牽連的異議人士。王炳章是化名進入大陸的﹐據了解事前沒有通知及詢問要探訪的人是否願意接待﹐探訪中也沒有將他的真實身份和情況告知﹐因此被探訪的人完全是不明真相被動被捲入的﹐他們不應該因此受到任何騷擾和懲罰。在中國政府已經不加懲罰的遣返王炳章後﹐更加必須立即釋放因為王炳章回國而被關押的人。不釋放他們是嚴重的人權迫害﹐也是不敢惹有美國等國際聲援身份的人士﹐專門收拾土生土長沒有國際背景中國人的怯懦而不光彩的行為。在一九九二年沈彤返回中國的“夏季行動”中﹐中國政府就是將得到國際大力聲援的沈彤遣返美國﹐而將不為國際所了解受牽連的中國人嚴刑迫害。中國人權強烈要求中國政府不要再韜前轍﹐因為缺乏外國保護的身份就對他們採用雙重人權標準肆意迫害。同時﹐一些國內異議人士及親友們對海外個別人或組織所表示的憤慨和譴責﹐是完全正當和應該的﹐中國人權對這種不顧國內人士安危的做法同樣表示憤慨和譴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