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福建異議人士林信抒致函江澤民促平反六四

1997年11月06日

江澤民訪美後國內民眾首度反映﹐福建異議人士林信抒發表致江澤民的公開信﹐要求江澤民說話算話早日促使平反“六四”﹐中國人權要求中國政府不得因此進一步迫害林信抒。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福建異議人士林信抒﹐在中國主席江澤民回到北京後﹐於十一月六日發表了公開信﹐要求江澤民說話說話﹐儘快研究決定平反“六四”。林信抒說﹐江澤民是在回答關於“六四”的問題時﹐說出了“政府的工作難免存在缺點錯誤。”這當然應該理解為對問題的回答﹐而不能象外交部長錢其琛後來所說﹕“這是泛指政府工作中的缺點錯誤﹐不是特指六四事件”﹐林信抒認為江澤民“還不會糊塗到答非所問的地步。”林信抒在公開信中說﹕鄧小平﹐陳雲﹐姚依林等人去世後﹐為六四平反的責任﹐落到了江澤民這代領導人身上。而對於六四﹐早平反主動﹐遲平反被動﹐不平反反動﹐雖然現在平反以經太遲了﹐但亡羊補牢﹐總比不平反好。

林信抒現年五十四歲﹐原福建醫科大學中醫系畢業﹐是中國民間對日索賠運動的最早發起人之一﹐是對日索賠運動的主要人士。林信抒八十年代即組織民間社團﹐討論及促進中國的改革開放。因此遭到中國公安警察的騷擾迫害﹐八六年底學潮被壓制後該社團被迫解散。八七年林信抒等人又恢復了社團和活動﹐併發起中國民間的對日索賠的運動。林信抒與一些朋友搞了一個同盟﹐向中國民政部申請註冊成立組織。八九年的民主運動中﹐林信抒參加了和平示威遊行﹐在萬人大會上發表倡導民主人權的演講﹐同時勸學生們要有理有力有節﹐要適可而止。但北京“六四”屠殺和平民眾後﹐林信抒依然被視為動亂的鼓動者組織者﹐六月十五號遭到關押逮捕﹐九零年一月被釋放。林信抒每年都要寫公開信﹐或是前往北京上海等城市﹐與全國活躍的對日索賠成員一起﹐要求日本進行戰爭賠償和道歉的活動。因為這些活動﹐林信抒自釋放以來一直遭到警察的威脅騷擾﹐每年的敏感時期都被關押。他的工作也給無端開革﹐他不服這些對待﹐七年多每天堅持到醫院上班﹐但是不被分配工作﹐也沒有一分錢收入﹐生活費用靠七十多歲的老父親﹐以及個別病人給的一些診斷醫療費。林信抒釋放後﹐患有高血壓膽結石心臟病等多種疾病。

中國人權同意並支持林信抒公開信中表達的要求。“六四”屠殺請願的和平民眾﹐是極其凶殘的人權侵犯﹐同時也是中國政治避不開的心結﹐必須予以正視和解決﹐否則中國的改革開放難以進行和完善﹐中國的政治改革難以起步﹐中國的人權沒有保障﹐類似“六四”的凶案可能再次發生。平反“六四”﹐顯然是中國民眾和一切有識之士的共識﹐也非常有利改善國際關係融入世界﹐是應該儘早解決的重大問題。中國人權在此並要求中國政府﹐不得因為林信抒發表公開信﹐提出政治要求主張﹐對他進一步加深迫害﹐並要放棄一直加諸於他的迫害。社會存在問題﹐就必然有聲音表達﹐這不是壓制迫害所能夠消除的。要消滅社會聲音﹐是剝奪最基本人權﹐也必然製造更大的危險和災難。


>


>

附件﹕《林信抒至江澤民的公開信》

江澤民同志﹕

您辛苦了。首先祝賀您訪問美國取得一定的成功。作為七十幾歲的老人﹐八天時間走了六個地方是很緊張的。經過這兩天休息體力應該有所恢復了。在美國期間您每到一個地方﹐既有人歡迎也有人抗議示威。您多次說過百聞不如一見。鄧小平七九年訪美回來﹐加強了改革開放的信心與決心。希望您這次回國能從美國的民主自由和以法制國方面得到啟示﹐加快中國的政治民主化。關於六四鎮壓﹐在華盛頓您拿出手稿回答記者提問說﹕那場風波嚴重影響社會穩定﹐中國政府不得不採取必要的措施。我認為不符合事實。因為後期學生們已相當的理智有秩序。如果按照趙紫陽的辦法疏導﹐是能夠和平解決的﹐無論如何是不能開槍鎮壓的。而克林頓總統接著說﹕社會的穩定來源一個國家的多樣性﹐不同的看法意見﹐提出來達成共識﹐就產生了效忠國家的效果。非常精闢。在哈佛大學演講﹐在回答同一個問題時﹐您是有了一些進步﹐說﹕政府的工作難免存在缺點錯誤。許多國內外朋友認為這就是承認了錯誤﹐估計六四很快就要平反了。外交部長錢其琛後來又說﹕這是泛指政府工作中的缺點錯誤﹐不是特指六四事件。我認為回答問題不是在做政府工作報告﹐您還不會糊塗到答非所問的地步。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來。尤其是作為一個泱泱大國的主席﹐在公開場合說的話﹐應該要算數。您的話已經通過電波傳向了全世界。對於六四﹐早平反主動﹐遲平反被動﹐不平反反動。您不是六四鎮壓的主要責任者。鄧小平﹐陳雲﹐姚依林等人去世後﹐為六四平反的責任﹐落到了第三代領導人身上。希望您們儘快研究決定。雖然現在平反以經太遲了﹐但亡羊補牢﹐總比不平反好。應該相信中國人民是通情達理的﹐是深明大義的﹐是希望社會穩定的。我們相信以平反六四為良好的開端﹐一定能夠促進中國的民主法制建設﹐使中國平穩的走向繁榮昌盛。

致以美好的祝愿。

中國福州公民﹕林信抒上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六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