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四川十萬工人遊行百人被捕 李必豐促關注工人生存權

1997年07月15日

四川綿陽市十萬多工人為生存遊行遭警察鎮壓﹐上百人受傷八十多人被捕﹐四川省重要異議人士李必豐發表呼籲書﹐向國際呼籲援救幫助工人﹐中國人權堅決支持李必豐的呼籲﹐譴責中國政府鎮壓工人的生存權。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四川省綿陽市的工人在遊行中遭到武裝警察鎮壓﹐四川省重要異議人士李必豐為此發出公開信(全文見附件)﹐向國際勞工組織呼籲援救。綿陽市暴發的遊行﹐從六月下旬即開始持續至今。參加遊行的人數多達十萬人以上﹐主要是綿陽市絲綢廠、絹紡廠、新編廠等大型國營工廠的工人。工人所以遊行﹐是因為他們的工廠突然宣佈破產了﹐工人丟失工作卻很少得到救濟﹐就是極少的救濟也遭到貪官層層盤剝﹐在工人難以活下去的情況下﹐暴發了大規模的反貪官求生存的遊行示威活動。面對工人難以生存的現狀和強烈要求﹐中國政府熟視無睹置之不理﹐對工人所提要求的回答則是﹐一方面調來大量武裝警察高壓威脅﹐一方面在《綿陽日報》發表社論說工人遊行是國內外敵對勢力相互勾結扇動工人鬧事﹐為鎮壓遊行工人製造借口﹐又在綿陽城區實行宵禁。七月十日前後﹐武裝警察毆傷遊行工人上百名﹐拘捕遊行工人八十多名。受傷工人抬送醫院後﹐公安當局不允許醫療救護人員進行醫療救援﹐說這些工人與八九年北京的暴徒是一樣的﹐都是反革命不得進行醫療救助。目前綿陽市在武裝警察的控制下﹐全市遍布警察﹐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但是軍人已經撤出城市。眾多的被捕工人仍在關押之中﹐在工人中瀰漫著驚慌和恐懼。四川省重要的異議人士李必豐為此發表公開信﹐向國際工聯組織呼籲援救﹐要求國際工聯組織向中國政府交涉和施加影響﹐使中國政府遵守中國人有生存權的承諾﹐解救無法生存的工人﹔立即無條件釋放遊行被捕的人士﹔醫療救援被毆傷的工人並進行安撫﹔嚴懲造成工人無法生活的貪官。

李必豐是四川省重要的異議人士﹐現年三十三歲﹐原是綿陽市稅務局幹部。一九八六年﹐李必豐和一些自由知識分子一起辦了民刊詩社夢園﹐李必豐是詩社的社長﹐當年該詩社被警察定為非法組織而取締﹐李必豐被警察長期反復拘傳審問。一九八九年中國民主運動中﹐李必豐先參與了綿陽市的民主遊行活動﹐後前往四川省會成都參加民主運動﹐組織成立了成都市青年自治會﹐擔任自治會的主席﹐與四川省高自聯一起領導了四川省成都市的遊行和其他民主活動﹐舉行演講和為民主活動的募捐活動等。一九九六年七月五號被捕﹐隨後被以反革命宣傳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一九九四年刑滿。出獄後﹐多次遭到無理關押﹐沒有正式工作。四川異議人士王明今年初發表《公民言論自由宣言》被捕後﹐李必豐也因被警察懷疑參與而遭到關押﹐並企圖將李必豐勞動教養﹐僅由於李必豐逃跑才幸免於難。    

中國人權堅決支持李必豐發出的呼籲﹐譴責中國政府對綿陽市工人進行鎮壓。中國政府總是說生存權是最重要的人權﹐並以人權首先是生存權為理由﹐在國際社會帶頭反對人權是統一的不可分割的國際價值觀念﹐反對中國人民可以享有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但是手無寸鐵的綿陽市工人向政府懇求生存權﹐要求嚴厲懲治在他們難以生存的時候還侵吞剝奪他們的貪觀污吏﹐卻遭到了橫蠻強暴的鎮壓﹐充份說明中國政府強調生存權最重要也是偽善的﹐任何人權只要不伏首帖耳的順從政權﹐人權就被一文不值的踢到一邊﹐包括中國政府口口聲聲稱為最重要的生存權。在這裡要譴責的並不是工廠破產工人失業﹐中國經濟在發展和轉變中﹐有工廠破產工人失業是難以避免的。中國人權譴責的第一是﹐中國政府沒有制定有效的社會保障機製和法律﹐保障失業工人能夠生活和清除貪官污吏﹐不將工廠破產的危害全部轉嫁到工人頭上﹐使工人連最基本的生活條件也沒有。中國人權要譴責的第二是﹐中國政府壓制和剝奪了綿陽失業工人遊行等權力﹐從而剝奪了工人通過這些手段保護自己爭取合法利益﹐在失業後避免悲慘無助命運的方式。綿陽市的工人為了生存而遊行示威﹐無疑是在行使他們的人權﹐同時也是中國憲法和法律所規定的自由﹐他們的處境和努力﹐都應該得到國際社會的同情和支持﹐尤其應該得到國際勞工組織的同情和幫助。所以中國人權支持李必豐向國際勞工組織呼籲﹐給遭到鎮壓的綿陽市遊行工人幫助和支持﹐向中國政府施加影響壓力﹐幫助中國的工人兄弟獲得生存權﹐促使中國政府釋放被捕的遊行工人﹐治療被警察打傷的遊行工人。同時中國人權也呼籲國際社會對綿陽工人給予關注和幫助。中國人權的聯絡電話是( 718 ) 459 - 4832﹐如有中國工人在工廠破產失業或下崗後﹐合法的權益遭到迫害侵奪﹐希望與中國人權聯繫的﹐可以打這個電話找中國人權


>


>

附件﹕《李必豐致國際勞工組織呼籲書》             

     

國際勞工組織﹕                           

自 97 年 6 月下旬以來﹐四川綿陽市的絲綢廠、絹紡廠、新編廠等十萬多工人﹐在工廠破產﹐工人無工作少救濟﹐貪官層層盤剝﹐工人難以活下去的情況下﹐暴發了大規模的反貪官求生存的遊行示威活動。當局對工人的生活現狀置之不理﹐對工人提出的問題置之不問﹐於一開始便對手無寸鐵的工人進行了武力鎮壓﹐當局從週邊地區調來了大量武裝警察﹐並一度在綿陽城區實行宵禁。七月十日前後﹐示威的工人終於與武裝警察發生了衝突﹐上百名工人被毆傷﹐數十名工人被非法拘捕。面對這種現狀﹐我以一個綿陽普通公民的身份﹐向世界勞工組織發出呼籲﹐請你們立刻照會中國政府的有關人員﹕

嚴格履行中國政府在國際上的自吹為十二億人民解決了吃飯穿衣問題的生存權﹐迅速解救無法生存的工人﹐使工人能夠真正活下去。

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與這次遊行有關的、並被非法拘捕的人士。

對被毆傷的工人迅速進行救撫。                   

對那些造成工人無法生活的貪官進行嚴懲。              

中國四川綿陽公民李必豐
1997 年 7 月 16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