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打造“軟實力”是一場勞民傷財的“亞冷戰”

2010年02月05日

趙岩

中國人權:據香港《鳳凰週刊》年初報導,中國政府準備投入450億元陸續打造能夠把握國際話語權的新聞出版傳媒集團。您在國際主流媒體做研究中國問題的研究人員,對此有何看法?

趙岩:這是中共十七大政治報告中提到打造中國國家軟實力的一個具體實施方案。說到國家軟實力,首先需要明確它的 概念。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Joseph Nye)定義“軟實力”(soft power),是指國家的制度、外交政策以及文化觀念的吸引力,可以吸引或是能夠決定別人喜好的能力。打造超強的新聞出版傳媒集團,當然缺少不了財力的支 持。但是,“軟實力”打造的決定因素中財力並非是唯一的。中國當局投入450億人民幣打造新聞出版傳媒集團,這完全是勞民傷財之舉,是痴人說夢。毛澤東 1955年就曾宣稱:新華社“應該大發展,盡快做到在世界各地都能派有自己的記者,發出自己的消息。把地球管起來,讓全世界都能聽到我們的聲音”。1 可是幾十年過去了,新華社在世界各地都有派駐機構,人員數量也在世界數一數二。但是,他們什麼時候把握住國際話語權了?過去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很難辦得到。為什麼?因為中國的官辦媒體是違反新聞規律的,在國內可以一手遮天,但很難在國際媒體佔有一席之地。

中國人權:您認為什麼樣的觀念能夠使新聞媒體擴大影響力,把握國際話語權?

趙岩:以客觀真實報導為基礎,以普世價值為原則,以捍衛正義和真理為目標,還新聞以自由;用這樣的觀念來主導新 聞傳媒機構的運作,才能有希望擴大影響力和把握國際話語權。現在華文媒體能夠用這樣的觀念主導運作的為數很少。今年上半年,中宣部剛剛宣佈450億的打造 計劃,沒出一週中央電視台就在新聞聯播中報導說新華社在美國新創的《國際先驅導報》在紐約如何如何受歡迎,而且還找了一位美國老太太當“托兒”,那老太太 在電視畫面中說:“這報紙辦得真好,我很喜歡。”可是,我到紐約以後走遍大街小巷也沒有找到這份報紙。後來問新聞界的同仁,人家告訴我,那份報紙只出版一 天,就轉成了網絡媒體。這就是在造假。這不得不讓我想起,辛亥革命後,袁世凱復辟帝制,其公子袁克定為了讓袁世凱高興,專門辦了一份給他一個人看的報紙, 上面都是偽造的恢復帝制的呼聲,袁世凱就在這樣的哄騙中當了83天的皇帝,就一命嗚呼了。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這種欺騙的手法,大有袁克定欺騙袁世凱的味 道。這樣的新聞機構怎麼能把握國際話語權呢?只能是繼續做主子的愚昧民眾的工具。

但是,“軟實力”打造的決定因素中財力並非是唯一的。中國當局投入450億人民幣打造新聞出版傳媒集團,這完全是勞民傷財之舉,是痴人說夢。

毛澤東在世時,是靠花人民的血汗錢買來第三世界領袖的稱號。鄧小平和江澤民時代調子很低,表示不挑大旗,悶聲發大財。現在,中國大陸剛剛擺脫貧困, 解決溫飽問題,官方媒體就把第四代領導吹成全球領袖,指望這樣的媒體打造“軟實力”,其結果只能是“假、大、空”,自己騙自己。

中國人權:打造“軟實力”不能僅僅依靠新聞傳媒,還要依靠一個國家的政治制度。請問,您對中國現行政治制度怎麼看?

趙岩:儘管中國官方宣稱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但其政治制度已非馬克思100多年前設計的社會主義制度,它是帶有濃厚的封建專制加權貴資本色彩的政治制度。這幾天我看網上的消息,金正日都放棄了共產主義思想,2 可見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市場越來越萎縮,輸出革命,已幾乎沒有可能。

中國人權:中國當年曾輸出過社會主義和毛澤東思想,也一度影響過亞洲和非洲的一些國家。

誰都知道馬列主義那套東西,只是對內矇騙自己的人民,對外不靈,於是在許多國家建立孔子學院,假中國傳統文化之名忽悠世界。

趙岩:中國當年輸出毛氏革命,並非是其魅力使然,是毛澤東在打腫臉充胖子,讓中國人民忍饑挨餓,用中國人的血汗 錢硬撐的結果。當年為了和歐洲的“社會主義明燈”阿爾巴尼亞搞好關係,不惜花費上百億人民幣。與越南的關係也是靠“硬實力”支撐的結果。一旦在南沙和西沙 群島有了領土糾紛,越南立馬就用中國製造的武器與你對抗,你的“軟實力”何在?非洲國家就更是如此。當年用幾百億元修建坦贊鐵路,毛澤東才有了“第三世界 領袖”的稱號。

中國人權:中國政府如何解決其採用市場經濟發展模式與標榜的社會主義基本制度之間的顯著矛盾?

趙岩:通過意識形態的煽動鼓吹。胡錦濤在十六屆四中全會全面掌控權力後,把中國社科院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 想研究所,改成為馬克思主義研究院,由原廳局架構,提升成副部級單位。鄧、江時代都沒有“左“到這份上。馬克思主義源於德國,馬克思主義若是好東西,德國 人為什麼不把馬克思主義留下來?列寧主義是俄國的產物,70年玩窮了前蘇聯,到了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和葉利欽(Boris Yeltsin)時代,懸崖勒馬擯棄了暴力和專制。經過十幾年的改革,俄羅斯正在重新崛起。其實,誰都知道馬列主義那套東西,只是對內矇騙自己的人民,對 外不靈,於是在許多國家建立孔子學院,假中國傳統文化之名忽悠世界。

這似乎代表著中國“軟實力”的崛起。其實,這是一種文化難於創新的無奈之舉。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是儒學即孔孟之道,但中國為什麼不建孟子學院?因為 孟子講: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孔子的思想主張個人服從整體,個人服從國家,這與崇尚自由民主博愛平等的普世價值恰恰是衝突的。你既然主張復興中華文 化就應該充滿自信,沒有自信就難以有文化的復興和創新。沒有自信就很難與國際交流對話,沒有自信就只能對內用中國歷代統治者禁錮思想的那套,“防民之 口”,對外防止和平演變,自造假想敵,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這阻礙著國家“軟實力“的發展。

中國人權:中國政府缺乏自信和它的冷戰思維有什麼具體表現嗎?

趙岩:當局斥巨資發展金盾工程,在互聯網上建造防火牆,以及不久前發生的綠壩事件都是例證。一道防火牆擋住13 億中國民眾與國際交往的通道,讓人們難於瞭解中國和世界發生事情的真相。如果你的“軟實力”可以抗衡其它國家的文化,可以被世界和國際社會認可,那你為什 麼這麼缺乏自信呢?這道防火牆其實就是愚民的工具,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糟粕:是“防民之口”的表現。而且這不僅是防民之口了,也是防民之耳,更是防民之眼。 當年里根(Ronald Reagan)呼籲戈爾巴喬夫拆除柏林牆,從此冷戰結束了,東歐極權體制國家開始走向民主國家的行列。而中國的互聯網防火牆阻擋了13億人民走向政治文 明,我認為這是“亞冷戰”的開始。這種“亞冷戰”對國家真正的“軟實力” 的破壞和對人類的和平共處的危害,並不亞於冷戰時期的柏林牆和新世紀的恐怖主義。

一道防火牆擋住13億中國民眾與國際交往的通道,讓人們難於瞭解中國和世界發生事情的真相。

中國人權:您對中國打造“軟實力”抱有批評的態度,那你所欣賞的國家“軟實力”是什麼樣的呢?

趙岩:美國的“軟實力”是值得所有國家學習和借鑑的。這個國家從來沒有設置這樣的牆或那樣的牆,但是它的制度、外交、文化、觀念都是具有非強制的魅力,是在開放、包容、多元的基礎之上而展現出來的。

中國人權:2009年10月10日,胡錦濤在北京世界媒體峰會上再次承諾要對外保障採訪權益,對內擴大輿論監督權利,改善國際形象,對此你有何看法?

趙岩:中國有句古語說得好——聽其言觀其行,不要聽他怎麼說,關鍵看他怎麼做!

註釋

1. 新華網主頁- 理論頻道:《在劉少奇關愛下成長的新華社》之三:《新華社怎樣才能成為世界性通訊社?》(引來源:黨的文獻);新華網2009年5月17日,http://news.xinhuanet.com/theory/2009-05/17/content_11372389.htm^

2. 2009年9月末,北韓宣佈刪除憲法中有關“共產主義”內容,據路透社2009年9月28日文《朝鮮修憲放棄共產主義論調推崇金正日“先軍思想”》, http://cn.reuters.com/article/wtNews/idCNCHINA-76152009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