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共的獨裁愛國主義

2010年04月13日

劉曉波

2005

國家由它的民眾構成,民眾是一個國家的主體,也是國家主權的來源和國家利益的擁有者。在一個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權力來自民眾的授予,政府靠民眾血汗養活,政府或執政黨僅僅是國家的公僕而非國家的主人。政府必須真正地而不是口頭地把民眾當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當作民眾公僕。所以,政府的首要職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務,無論是權力和國家財政,都必須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國家利益必須具體化為民眾的利益,最終具體落實為個人的安全、財產、自由和民主等諸項法定權利。

總之,尊民愛民、特別是尊重和保障民眾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評、甚至反對政府決策的權利,才有資格代表由民眾利益彙集而成的國家利益,也才可以稱之為愛國政府,才有資格倡導愛國主義。

然而,一個獨裁政權的愛國恰恰相反,它高調提倡愛國主義卻從來不尊重不愛護國家的主體——人民。

首先,它的權力不是來自民授而是來自暴力並靠暴力維持,它把本應服務於社會公益的公權力變成政權及權貴的私權力,變成貫徹政權意志、牟取權貴利益的工具。

其次,它維持社會秩序的主要方式是暴力恐怖和意識形態謊言,它剝奪民眾的基本人權,它封鎖公共信息,壓制多元化的價值和不同意見的表達,它不允許自由的思想和信仰,不允許民眾議政、結社、罷工和遊行,不允許民眾用和平方式來表達自身的不滿和對政府的批評。

最後,它靠人民的血汗來養活卻從來敵視民意並以虐待人民為樂,它增進社會福利的主要方式是自上而下的恩賜,它用暴力搶掠了全部社會財富,然後從本應屬於民眾的財產分出一小部份恩賜給民眾,非但不覺得羞恥,反而自以為是“皇恩浩蕩”,逼著民眾感恩戴德。

中共掌權後,為了維持黨權對人民和國家的絕對統治,一直在大談愛國主義,也始終強調一種似是而非的統治邏輯——“亡黨亡國論”。六四後,這種論調變種為“穩定論”和“崩潰論”的相互補充。它的正面宣傳是“只有中共才能給中國帶來穩定和繁榮”,它的反面灌輸是“離開了中共政權中國就將大亂甚至崩潰”,這一正一反的雙簧演奏著“亡黨亡國論”的主旋律。

事實上,“亡黨”與“亡國”之間,並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因為,任何政黨都是特定利益集團的代表,而沒有資格宣稱為“國家、民族和人民”的代表。即便是執政黨,也不能等於國家,更不能等同於民族及其文化。中共政權,不等於中國,更不能代表中國文化;亡黨,只意味著某一執政黨政權的坍塌,而並不意味著中國的崩潰和中華民族的沉淪。中國歷史上的政權更替頻繁,但中國作為一個國家並沒有“亡國”。

“亡國”,只能是“主權更迭”,即由國與國之間的極端衝突造成,民族被征服,領土被佔領,主權被剝奪,一個國家被另一國家所顛覆並控制(或由佔領者直接統治,或佔領者通過操縱傀儡政權進行間接控制),而絕非“政權更迭”,一國之內的政權更迭與亡國無關。美國有二百多年的歷史,期間由兩大政黨輪流執政的政權更迭定期進行,而美國作為一個國家則一脈相承。

在此意義上,冷戰時期的前蘇聯陣營中的東歐諸國,儘管在表面上還是主權國家,但實際的狀態更近於“亡國”,因為這些東毆國家的政權直接受制於前蘇聯霸權的武力操控,以至於,前蘇聯為了達到完全操控這些國家政權的目的,在這些國家發生旨在擺脫蘇聯共產霸權的改革之時,不惜將坦克直接開進這些國家的首都,以赤裸裸的武力來恢復前蘇聯的共產霸權。

事實上,“亡黨”與“亡國”之間,並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因為,任何政黨都是特定利益集團的代表,而沒有資格宣稱為“國家、民族和人民”的代表。

中國是歷史悠久的古老國家,自從秦始皇通過武力兼併而建立統一秦朝政權之後,經歷了無數次政權更迭,但中國作為一個國家並沒有被滅亡。只有蒙族武力顛覆宋朝和滿清武力顛覆明朝,踏破中原大地的馬蹄和手起頭落的馬刀,將漢人置於劣等人地位的種族歧視制度,還可以勉強稱之為“亡國之恥”。反元復宋和反清復明的鬥爭,還可以稱之為“復國”的反侵略反佔領的鬥爭。1840年以來西方列強與中國的武力衝突,即便是中國的屢戰屢敗,不得不簽下大量喪權辱國的條約,也始終沒有淪為徹底的“亡國”,甚至包括日本人扶持的“滿洲國”和汪精衛政權,也並沒有取代中華民國政權。

同樣,在中國近代、現代歷史上,內部的頻繁權力更替之中,衰亡的僅僅是某個“家天下政權”或“黨天下政權”,而非國家本身。孫中山和袁世凱合力推翻滿清之功,最終以國民黨的“黨天下政權”取代了傳統的“家天下政權”。毛澤東及其中共打敗了蔣介石所代表的國民黨政權,不過是國民黨的黨天下被中共的黨天下所取代,也只是一國之內的改朝換代,並不涉及中國主權的轉移。換言之,中共政權只有五十年,而中國歷史已經延綿了五千年,中共所顛覆的僅僅是“國民黨政權”,而非中國這個“國家”。所以,中共在1949年奪取政權,只是又一個“新政權”的建立,而與“建國”無關;毛澤東也僅是“新政權之父”,而決不是“新中國之父”。即便現在的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政黨,但六千多萬黨員與十三億人口相比,也僅僅是少數,怎麼就能那麼大言不慚地宣稱“代表人民和國家”。中共之所以一直自奉為“國家、民族和人民”的天然代表,絕非真的“替天行道”,而是要維護獨裁強權及其既得利益。

凡是獨裁政權,都喜歡倡導愛國主義,而獨裁愛國主義不過是禍國殃民的藉口而已。中共獨裁政權提倡的官方愛國主義,是“以黨代國”體制的謬論,愛國的實質是要求人民愛獨裁政權、愛獨裁黨、愛獨裁者,是盜用愛國主義之名而行禍國殃民之實。

——該文於2005年10月4日首發於“大紀元”網站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