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用生命捍衛自由權利與做人尊嚴

2010年07月14日

馮正虎 2010年7月14日
上海國保警察企圖強行將馮正虎帶到派出所,被他以死相抗;之前警方千方百計阻止馮正虎前往市信訪辦,未得逞。

今天7月14日上午10點,馮正虎遭到國保警察指令“不准馮正虎到市政府信訪辦”,其中有一個民警、二個社保人員對馮正虎暴力襲擊,致使馮正虎右大腿的扭傷。馮正虎告知:到了下午時,國保人員要逼我跟他們到派出所一趟,我堅決拒絕,沒有傳票我不會給他們機會耍威風。
 
 
用生命捍衛自由權利與做人尊嚴
 
 
馮正虎
 
上午9:00我出門乘地鐵去外灘的南京路,一路上一位便衣警察與二位社保人員緊緊跟隨,我進入福州路的上海市公安局信訪辦,他們被擋在門外,這個地方警察也不可以隨便進入。信訪辦的警察熱情接待我,當面寫下信訪意見,並將我就國保警察非法扣留我27件私人物品的國家賠償申請書附上轉市公安局法制處處理。
我走出公安局信訪辦,守候在門口的便衣警察小葉告訴我:“接到指令,不准你去市政府信訪辦(上海人民廣場上的人民大道200號),要求帶你回去。”我果斷回答:“不行,我去200號市政府信訪辦管你們什麼事。你們跟蹤我已經違法了,還要阻止我去信訪辦,我根本不會配合。我走定了。”

我走到河南中路口,他們企圖來抱住我,我快步向前走,一位高個帶眼睛的社保抱住我,我轉身一讓,他跌倒在地,眼睛也掉了。一個瘦的社保追上,死死抱住我,我不斷地推開他向前走。從河南中路口到西藏中路口的這段福州路,經過四、五條橫馬路,一路推、攔、拉、拖,我的右腿被扭傷了,但我繼續忍痛向前走。

我一人在抗爭,到達200號市政府信訪辦就是我維護公民權利的目標。馬路上攝像頭都記錄著我為爭取人身自由權利的苦苦奮斗,也記錄著他們的違法犯罪。在西藏中路福州路口,等信號燈的行人紛紛譴責這位違法的社保。過了馬路,就是訪民的區域,一些上海訪民親眼目睹這一幕。

上海市民王扣瑪(手機:13601929155)、張仁星(13020125081)等人圍觀過來,大家覺得很新奇,居然還有人敢到這裡違法,正好把他送進市信訪辦作為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權利的活例子,很多訪民在信訪辦門口譴責他。我勸大家放過他,社保也是一些被人利用違法的可憐窮苦人。

進入上海市府信訪辦,看到許多我熟悉的訪民。我回國后一直未到這裡,已有四個多月。我不知道為什麼上海當局這麼怕我出現在這裡?這裡的人群有什麼巨大的力量?其實,我沒有國保警察想得那麼復雜。我今天隻是到這裡來還願,謝謝我熟悉的訪民,他們對我回國的關愛與支持。

或許,國寶警察因擔心我會下午去參加上海維權人士陳啟勇勞教案行政訴訟開庭而過分緊張。其實,我沒有這個計劃,因為前幾天我已將我對該案的看法寄送給法院及主審法官,已經表達了我的意見,而且開庭時會有許多訪民朋友會去旁聽,我就不必湊熱鬧。

中午,我在來福士廣場美食街與朋友們聚餐后,就與這位熟悉的民警小葉、兩位社保乘出租車回家了。車子到達我家附近時,小葉告訴我:要帶我去派出所,國保警察老沈找我談話。我不同意,請他轉告:要麼用傳票帶我去,要麼請老沈來我家談談。我今天很累,沒有興趣去派出所。

我下車后,就走回家。這時,國保警察命令他們把我強行綁架到派出所,顯然違法犯罪的責任與后果讓民警與社保去承擔。他們用一輛出租車逼近我,一位高個帶眼睛的社保抱住我向車子裡塞,我大聲譴責他們的違法,猛然兩次用頭撞向車門。他們怔住了,我敢死諫。

他們不敢再強行了,我一人走回家。回家休息一會兒,民警小葉與兩位穿制服的警察上門,要求我去派出所,我請他們出示傳喚証,他們說沒有,請我配合一下。看在他們穿警服的面子上,我同意去派出所。但我衣服剛換好,兩位警察又告訴我,來電話說不需要去了。或許,我的消息又被媒體暴露了。

國保警察又在賭氣了,指揮兩位社保人員坐到我的家門口,堵住樓道。正巧我妻子旅游回家,一見這個違法的無賴情景就發火了,拿起掃帚就把這些人趕走,又下樓把這些社保狠狠地教訓一頓,教育他們不要做違法的事,要對得起自己的家庭。社保也知道理虧,是在違法,一聲不吭地挨罵。

我是一個溫和的人,政治主張不激進,但在憲法與人權的原則問題上我是強硬的,不惜生命代價。今天的事件也讓門口的看守們親眼目睹:我不僅僅是一個會寫文章的知識份子,而且還是一個會拼命的知識份子。天下無道,以身殉道。我會用生命捍衛自由權利與做人的尊嚴。

 

2010年7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