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谷歌公司公共政策主任艾倫•戴維森在美國國會暨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上的證詞(節選)

2010年07月16日

2010年3月24日1

由中國人權翻譯

有關中國的最新情況

讓我們從谷歌在中國的最新情況開始。

2006年1月,我們啟動了在中國的搜索引擎“谷歌中國”網站(Google.cn)。我們是基於這樣的信念,即讓中國人民獲得更多的信息和一個更開放的互聯網所帶來的好處比我們因同意審查一些搜索結果帶來的不愉快更重要。雖然我們面對挑戰,尤其是在過去一年到一年半時間裡,但我們也取得了一些成功。

在中國,谷歌已成為第二受歡迎的搜索引擎,僅次於百度,而我們是第一個讓 用戶 瞭解根據中國法律其搜索結果已被過濾的搜索引擎。我們的地圖、手機和翻譯服務的使 用率快速增長。從商業觀點看,雖然我們在中國的收入相對於我們更大的業務來說還很 小,但2009年最後一個季度卻是我們在中國的收入最成功的一季。

但是,在過去的一年,我們看到中國越來越多地在嘗試限制網絡言論自由。眾多網 站包括YouTube、衛報、Facebook、推特、博客和維基百科等許多網站被屏蔽,其中一些 網被無限期屏蔽。此外,去年6月,中國政府宣佈所有在中國銷售的個人電腦必須預裝可 能被用於審查網絡內容的軟件。後來,因遭公眾反彈和來自電腦公司的壓力,才撤銷了 這一計劃。

最近,在去年12月中旬,我們偵測到一次來自中國、針對我們公司基礎架構發起的 非常高技術、有針對性的攻擊。這個起先看似孤立的安全事件(儘管很嚴重)經調查發 現其實事情並不簡單。

首先,至少20家其它的來自於廣泛商業領域——包括互聯網、金融、技術、媒體和 化工等行業——的大公司成為相似的攻擊目標。

其次,這次攻擊雖然未成功,但我們相信其主要目標是為了秘密進入Gmail帳戶。

第三,在調查中我們發現數十個在美國、中國和歐洲的中國人權活動人士的Gmail賬 戶經常遭第三方侵入。我要說明的是,入侵事件的發生並非由於谷歌的安全漏洞,最可 能的途徑是通過在用戶電腦上放置網絡釣魚詐騙軟件或惡意軟件而為。

對我們公司基礎設施的攻擊和攻擊所揭示的監視行為,以及過去一年試圖進一步限 制網絡言論自由的行為,使我們作出決定:我們不再願意對我們在中國的搜索結果進行 內容審查。這一決定同我們啟動“谷歌中國”時的保證是一致的,那就是我們將仔細監 測在中國的運營條件,包括新的法律和其他對我們的服務做出的限制。

我要強調,雖然我們知道這些攻擊來自中國,但是我們並不準備說誰實施了這些攻 擊。我們知道這些攻擊違反了中國自己的法律,我們希望中國當局跟美國政府合作對此 事進行調查。

本星期早些時候我們停止了在“谷歌中國”網站上對谷歌搜索、谷歌新聞和谷歌圖 片等搜索服務的審查。訪問“谷歌中國”網站的用戶現在被轉到“谷歌香港”網站 (Google.com.hk),我們在那裡提供未經審查的簡體中文搜索,是專為中國大陸用戶設 計的,並通過我們在香港的服務器傳送。

解決如何兌現我們的承諾、停止對“谷歌中國”的搜索進行審查的問題一直是很艱 難的。我們希望世界上有儘可能多的人能夠獲得我們的服務,包括中國大陸的用戶。但 是,中國政府在跟我們討論的時候自始至終都十分明確地表示,自我審查是一項沒有商 量餘地的法律要求。我們相信,通過“谷歌香港”網站提供未經審查的簡體中文搜索的 新做法,是解決我們所面臨的挑戰的一個切合實際的方法──這種做法完全合法,並將 明顯增加中國用戶的信息獲取量。我們清楚瞭解中國政府可能會隨時封鎖我們的服務— —其實,我們已經看到在“谷歌香港”網站和谷歌網站上對一些搜索查詢所進行的間斷 性審查。

在谷歌的更廣泛的業務方面,我們計劃繼續在中國的研發工作,也會保持在中國的 銷售,不過銷售團隊的規模顯然將部分地取決於中國大陸用戶訪問“谷歌香港”網站的 能力。

在討論谷歌面臨的更廣泛的全球挑戰之前,我們想明確指出,所有這些決定均由我 們在美國的管理人員推動和實施,在中國的員工不能也不該對此負任何責任。自一月份 我們發表聲明以來,在中國的員工儘管面臨種種不確定因素和困難,但他們仍一如既往 地致力於為我們的中國用戶和客戶提供服務。我們為他們感到無比驕傲。

註釋

1. 證詞全文請參見:國會暨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 《谷歌與中國的互聯網管制:人權與貿易的關係?》, 2010 年3月24日, http://www.cecc.gov/pages/hearings/2010/20100324/davidsonTestimony.pdf. ^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