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政府對互聯網發展規劃的三種表述

2010年07月16日

中國政府對互聯網的發展戰略有什麼樣的表述?目前至少有三種版本:對外宣傳的版本,政府內部的版本和面向中國民眾的官方版本。從這三種表述中,可以看出中國政府真正的發展戰略規劃、國際宣傳策略,以及政府當局想告訴自己人民的是什麼。

對外宣傳版本

對外宣傳版本是2010年6月10日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以白皮書形式頒布的《中國互聯網狀況》白皮書,除了有中文原版外,還有官方英譯文本。這份政策文件提出了三個關鍵點:(一)中國政府將繼續加緊對互聯網的控制,互聯網作為國家重要基礎設施,屬於“主權管轄範圍”;(二)中國“保證公民在互聯網上的言論自由和公眾瞭解、參與、聽取和依法監督的權利” ;(三)中國為國際商務運作提供安全的環境。這份白皮書並沒有什麼新意,不過是中國當局已在國際場合多次宣講過的老調重彈而已。

政府內部版本

中國政府內部制定的互聯網發展戰略,則由中國宣傳部高官、主管互聯網事務的王晨在2010年4月29日所作的報告中展現出來。王晨這份報告是以專題講座的形式,在中國的立法機構全國人大常委會上作的。報告闡述了政府在國內“科學,健康和有序地發展互聯網”的戰略規劃和展望, 並帶有一份官方的戰略計劃——其中包括風險評估、行動目標、指揮體制、立法改革的議程 ——以期達到加快經濟發展的同時,加強對互聯網控制的目的。該報告還強調了互聯網作為重要的宣傳工具,在樹立正確的輿論引導,“統一思想”,和抗衡“西方媒體的霸權”等方面上所起的作用。

在中國官方看來,互聯網的一大麻煩就在於它的開放性:

“只要我國互聯網與國際互聯網聯通,各種境外有害信息就有渠道和手段在境 內網上出現;只要我國互聯網對公眾開放,網民的各種言論就有渠道和手段在網上反映。”

換句話說,從中國政府的表述中可以看出,當局把互聯網最核心的價值和扮演的首要角色,即作為前所未有的信息傳播和跨越國界的知識傳播的工具,和可以把公眾團結在一起、具有促進多樣化和開放的機制,視為需從戰略上加以解決和管制的威脅。

中國官方媒體最初在4月29日報導了王晨的這次專題報告。5月4日,全國人大的官方網站——中國人大網發佈了該報告的全文,隨後就從該網站上撤下。

對中國民眾的版本

5月5日,王晨報告內容被重新張貼在中國政府官方網站上。 可是,這個版本刪除了5月4日版本中很大一部分文字。這些被刪除的內容清楚地透露了中國官方意識形態的指導思想和監控互聯網的具體方案,而且官方只公佈了報告的中文版,這表明了中國政府還不準備向民眾透露他們是如何計劃利用和控制互聯網的。

這些被刪除的段落主要包括:

  • 介紹了通過思想宣傳工作,進行網上輿論引導,統一民眾思想,以及通過新聞和商業渠道和外語網站,在海外推廣中國文化和軟實力;
  • 闡明了要以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作為發展和管理互聯網的重要指導思想,“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互聯網發展和管理道路”。
  • 明確了初步的網絡信息安全保障體系和“積極防禦,綜合預防”的方針;
  • 提出了加強互聯網法制建設的需要,以及
  • 概述了在總體分工下的責任和管理體制,建立法律規範、行政監管、行業自律、技術保障相結合的管理格局,並要求建立防止和處理海外有害信息滲透的跨部門的機制。

儘管中國政府發佈了增加政府透明度和明確政府問責制等政策目標,以實現公民對政府的監督,但上面所指出的這些刪節卻表明政府當局對一個享有更充分信息來源的公民社會的擔憂,和對熱點問題,如落實網絡論壇壇主實名制和網絡BBS身份實名驗證的公開辯論和抵制所帶來後果的焦慮不安。

倖存的政府內部版本

雖然5月4日發佈的王晨報告隨後就從官方網站撤下,但截止到2010年6月15日,仍有幾家大陸網站上轉載的王晨報告躲過了網管審查。王晨報告的全文原稿還可以在包括安徽省安慶市政府網站市民論壇的一些網頁上找到。

王晨報告稿的命運或許暗示了中國當局內部鬥爭的結果:信息一經上網,想要再收回來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正如當窗戶被打開後,要把進來的新鮮空氣以及不可避免飛進來的蒼蠅再趕出屋外一樣是不可能的。

中國人權向讀者提供5月4日中國人大的官方網站發佈的王晨報告版本的英文譯文;5月5日官方版本中被刪除和新增的內容也一併標示出來。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