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上海官逼民反

2010年07月19日

馮正虎  2010年7月18日

上海官逼民反
    馮正虎

   
2010年7月17日中午12:00,我跨出樓門去就餐,門口守候的民警老張攔住我:“馮老師,國保傳喚你,今天有傳喚証的。”我說:“有傳喚証,我當然要去,原來打算出門吃飯,現在就在家裡吃點后再去派出所,是否可以?”傳票上要求到達的時間是下午13:00。老張同意,我就回家了。吃好飯,把晒在窗外的衣服收進來,然后跟老張與兩個社保一起乘車走了。 (博訊 boxun.com <http://boxun.com/> )

12:35,我到達去五角場派出所,被關進訊問室,並簽署了傳喚証(滬公(楊)(場)行傳字[2010]第099號)。傳喚証上寫的案由:“因你涉嫌以其他方式故意擾亂公共秩序”。“以其他方式”,這是警察便於濫用傳喚權力的法律漏洞。國保警察常常把法律當兒戲,今天至少給法律一個面子,請我去派出所時出示了傳喚証,我也依法配合,陪他們玩游戲。
   
7月14日周三是我回國四個月后第一次去上海市政府信訪辦(人民大道200號),我想去那裡還願,看望我熟悉的訪民朋友,謝謝他們對我回國的關愛與支持。我的個人小事怎麼又成了驚天動地的官府大事,令上海官員心驚肉跳呢?當天上午一路上遭到便衣警察、社保的推、攔、拉、拖,但我還是堅持到達200 號。下午警察企圖非法強行綁架我去派出所詢問,遭到我強烈反抗未得逞。今天我終於享受依法傳喚的待遇。
   
13:00過后,上海市楊浦區公安分局國保部門的領導小李出場了。我被帶到310室的警察辦公室接受詢問。小李提問,老張記錄,我回答。筆錄如下:
   
問:我們是楊浦公安分局的民警,今天依法對你進行詢問。根據我國法律的規定,你應當如實反映情況,不能隱瞞事實的真相,否則要負相應的法律責任,知道了嗎?
   
答:我聽清楚了。
   
問:你今天為何到派出所來的?
   
答:我不清楚。
   
問:上海的訪民月底要集體到北京中南海去聚集,有人說是你煽動的是嗎?
   
答:我不知道此事。
   
問:你為什麼2010年7月14日到市信訪辦去?
   
答:我去是我自己的事。你們問的我不予回答。
   
問:你到了信訪辦又和訪民去吃飯時你煽動過他們到北京去嗎?
   
答:我沒有煽動過。
   
問: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
   
答:沒有了。
   
問:你以上所說的是事實嗎?
   
答:是事實。
   
詢問結束,張警官打印出筆錄,我按規定親筆寫上:以上兩頁筆錄已閱,記錄准確。並簽名。傳喚的內容很簡單,詢問筆錄很快做完,但我仍被置留在派出所,直到晚上19:40被釋放。
   
不管這個筆錄真真假假,都是一個司法文書,而我們之間的其他談話,隻能算笑話或聊天。我聽到李警官說:有人說我煽動訪民去北京中南海去聚集。我忍不住笑著說:“怎麼不編一個有人說我煽動訪民去殺人的故事呢?我也可以說有人說你們警察怎麼。”其實,有人說就等於瞎說。如果誰敢出來指証,我就有機會追究誣告者的法律責任。
   
上海訪民每月數百人去北京上訪早已舉世聞名、震驚京城,還需要我煽動嗎?是上海違法官員逼出來的。護憲維權是我的政治理念及實踐方式,我一直勸導所有的訪民走司法之路,並依靠當地人大代表來解決被侵權問題。但是,上海司法不作為、不公正,訪民還有司法之路可以走嗎?訪民投訴無門,不斷遭受歧視、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勞教等打壓,他們在上海還有安全感嗎?越來越的上海訪民逃離上海奔向北京,追求希望,他們信任黨中央與中國政府,他們信賴北京的知識分子及維權律師。
   
馮正虎有國難回露宿日本機場92天,上海市民胡燕已在聯合國門前做了100多天上海世博難民。當事人每天要承受巨大的艱難,尤其是心理壓力,個人與國家都在蒙受羞辱。這些難道是誰可以煽動的嗎?這是上海某些違法官員逼出來的。2008年9月25日原上海世博局信訪辦主任張華鑫居然傲慢地給世博動遷地的訪民寫了一張字條並簽上大名:“你們可以辦護照去聯合國去上訪。”現在,上海的這些昏官如願以償了。
   
千年古訓:官逼民反。劉曉波、譚作人、胡佳、高智晟等許許多多憂國憂民的知識分子根本沒有煽動百姓推翻政權,僅是批評政府而已。中國共產黨政權面臨顛覆的威脅不是來自體制外的異議知識分子,而是黨內的反動官員,這些違法犯罪、侵犯人權、背叛宗旨的官員,連中國共產黨主持制定的憲法法律都不遵守,讓法官不作為,讓警察沒有尊嚴,逼迫上訪民眾走投無路,天下還能太平嗎?
   
    2010年7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