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致天津鐵路運輸法院院長的一封信

2010年04月12日

尊敬的天津鐵路運輸法院馬旭院長:

您好!

我懷著十分敬重您而又無比憤怒的心情寫給您這一封信。

自從2008年12月9日,北京女律師——也就是我愛人王宇因為2008年5月4日發生在天津西站的一起糾紛被鐵路派出所違法辦案帶走並經鐵路檢察院公訴以來。案件在經歷了多次的退偵和延期審理、歷經9個月又22天艱難波折的四次庭審後,我們認為真相已大白於天下,王宇應無罪釋放了。尤其是貴院於今年3月18日,在超期羈押106天後,終於同意為王宇取保候審,我們更認為法院會公正的處理案件了。但僅僅過了短短的一個星期,3月26日,在沒有任何事實基礎和法律依據的情況下,貴院卻強行判處王宇有期徒刑三年!

此判決是完完全全的枉法裁判!是執法犯法的行為!是對法律的蔑視和對公民基本權利的公然踐踏!我們要誓死捍衛我們的人身自由權利!

此案在幾次開庭過程中,控辯雙方在證據質證和辯論中,不需要法律專業人士,只要有著正常認知的人都能知道是非對錯,任何人都會一目瞭然。在第三次開庭時,就連所謂的“被害人”一方一被僱用的到現場參加庭審的包車司機都說:“太可憐了,太冤了,一個女人能打倒三個人?這不是把人一輩子都毀了嗎?!”

第四次庭審,就連張格非的代理人都對張格非的兩次鑑定發表了自己的意見:“兩次鑑定都是不合法的,大家都很清楚的事了,還辯嘛辯(天津口語),這不有病嗎?”但在貴院的判決中,卻牽強的認定此是張的代理人對張格非、多勇衛兩人的第二次鑑定均不合法而提出的觀點。真是荒唐!首先張的代理人並不是多勇衛的代理人,多有自己的代理人,張的代理人沒必要為她代言;其次,辯護人和公訴人在庭上只針對張格非的兩個鑑定進行著你來我往的辯論,而多勇衛是輕微傷,不涉及刑事方面,辯護人根本就沒就多勇衛的鑑定發表過意見,何來爭論的是張格非、多勇衛兩人的二次鑑定不合法一說?且多勇衛的第二次鑑定又在哪?

先不說一個西站派出所獨自承擔起了此起刑事案件的所有職責,也不說王宇曾經投訴過這家派出所,單就判決書中改採用的證據來說,是那麼的牽強和片面,完全摒棄了法院居中、公平、公正的原則,法律的天平在貴院完全的傾斜了!比如就改採信的證據,判決書中為何不提張格非5月6日、張家威5月10日的初始證言?又為何隱瞞了法大法庭科學技術鑑定研究所出具的法大(2010)醫鑑字第101號法醫鑑定意見書的鑑定結論——“無法明確被鑑定人張格非右耳感音神經性聾外傷的形成機制”?其實就事件的真相而言,你們心裡比誰都更清楚。

貴院無視事實,牽強附會、斷章取義炮製出的有罪判決書,是草菅人命、視法律為兒戲的行為!記得以前曾和某人交流,其就說過,“看守所什麼條件?受罪的是王宇。”又說“案子最終不還得在我們鐵路法院審嗎?”看來確實是這樣!貴法院是權力單位,想辦誰還不容易嗎?我們和你們,胳膊怎能擰過大腿?是啊!派出所能夠隱瞞2008年5月4日最初始、最真實的調查筆錄、現場勘驗筆錄、現場監控錄像、事發當日天津西站值班記錄等等…,貴院也能以莫須有的罪狀強行定罪於人!

記得貴院將案件一次一次的延期,形成了事實上的超期羈押又拒不變更強制措施,完全沒有任何的法律依據,貴院有關人員對王宇家屬質詢的回答是:這是上面的意思,你們可以告我們。這副架勢,讓人膽顫。做到這個地步,看來貴院是徹底的什麼都不顧了,一門心思要判王宇有罪了。否則,羈押了15個多月,貴院解脫不了干係呀!

同樣記得我年近70的老父親,一名在司法系統工作了30多年的老警察,曾跪著懇請院長您,希望您能秉公辦案、依法辦案,可是您們的行為呢?讓我們老百姓齒寒!讓我們對這個國家、對我們的法院的公信力失去了信任!

王宇在法庭上曾悲切的呼喊:西站沒了,但良心還在!音猶在耳,難道您就沒有聽見?您們的良心在哪?

請您維護法制權威,糾正違法判決,立即實施院長監督職權,及時糾正錯案!

我們是弱勢群體,但我們的背後是國家法律的保護和全世界有正義和良知的人民的支持和聲援!

我們希望院長您能夠做一個人民信任的好法官,如果不能立刻糾正這一違法判決,我們將呼籲和團結一切社會力量,讓真相大白於天下。請您不要陷入社會輿論的中心,望您不要讓醜聞和悲劇繼續發生!

此致

寫信人:北京無辜女子--王宇的丈夫包龍軍
2010年4月12日,寫於北京
包龍軍手機:13701260332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