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歐盟—中國人權對話應改弦易轍

2010年10月29日

高文謙

中國人權高級政策顧問針對歐盟—中國人權對話12年來毫無進展而提出建議。

歐盟—中國人權對話的歷史背景是1989年的六四鎮壓,歐盟為此對中國實施武器禁運,要求中國改善人權狀況。當時中國急於突破外交困境,同時考慮到歐盟與中國的戰略關係,不得不答應。但中國政府並沒有誠意,這一對話只是裝點門面,應付國際輿論,用中國老百姓的話來說是聾子的耳朵——擺設。

中國政府表面上同意進行人權對話,但預先“劃地為牢”——在議程規則上大做文章,設置條條框框,比如堅持必須事先談判對話議程,要求對話程序嚴加保密,對話須以雙邊形式進行,以防各國之間進行協調,還規定非政府組織不能參加對話等。實際上,這是中國給歐盟挖了個坑,讓其往裡跳。對話能談什麼議題,什麼人能參加,完全被中國牽著鼻子走。如果有不同意見,中國就以退出對話相要挾。在這種情況下,歐盟—中國人權對話多年來沒有取得任何進展也就毫不奇怪了。

應該說,對歐盟來說,與中國進行人權對話已經成了“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這一對話不僅沒有推動中國人權狀況的改善,反而成為中國政府為自己辯護的擋箭牌。中國當局一方面對外塑造崛起的大國形象,另一方面利用人權對話來忽悠國內老百姓。比如這次在馬德里舉行的歐盟—中國人權對話,官方媒體在網上宣稱什麼“歐盟代表積極評價中國在人權領域取得的新進展”1。這齣戲實在不應該再繼續演下去了,到了改弦易轍的時候了。

歐盟—中國人權對話應該有新的思路。歐盟應與中國公民社會、民間的NGO組織直接對話,建立戰略合作關係。同時,官方對話應該更透明、公開;歐盟與中國學術界交往,應注重與中國民間獨立知識分子建立聯繫,而非官方學者。

還有一點,不少西方人以為中國學術界和西方一樣,是完全獨立於政府的。這是因為太不瞭解中國的緣故。在中國,共產黨編織的那張大網無所不在。以我個人的經驗,不要說正式的組團出訪,就是每個因私出國的中國人,在出國前,組織上都要找其談話,宣佈紀律。例如我當年來美探親前,機關黨委書記就找我談話,要我遵守紀律,要經常向組織匯報思想。另外,我在哈佛時,同屋是廣東省計委的一位訪問學者,他說出國前國安曾找他談話,要他在外邊幫助祖國做事。當時他只能答應,否則拿不到護照。

Pull: 應該說,對歐盟來說,與中國進行人權對話已經成了“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對中國官方代表團的要求就更嚴格了。官方代表團由外交部牽頭,除了有關各部委派出的官員外,還有學術界的專家學者。出訪前,都要進行專門培訓,宣佈紀律,明確任務,回來後要開會總結,誰講錯話,下回就沒有機會。西方人往往以為中國學者象西方學者一樣是獨立的,其實不是。在中國,即便是大學教授、研究所的學者都是體制內吃政府這碗飯的,體制內不可能存在獨立學者,在公共或官方場合,他們只是政府的傳聲筒。近年來,中國政府的手法越發精緻化,在很多問題上,官方不再出面,而由專家學者出面說官方想要說的話。所以,歐盟應該加強與中國民間獨立學者的聯繫,而不是僅與官方御用學者互動。

註釋

1. 歐盟代表積極評價中國在人權領域取得的新進展,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July 1, 2010, http://www.gov.cn/jrzg/2010-07/01/content_1642425.ht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