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曾金燕在頒發薩哈洛夫獎儀式上的致辭

2008年12月17日


[English / 英文]

12月17日,中國維權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代表其被關押的丈夫接受歐洲議會頒發的2008年度薩哈洛夫思想自由獎。總部設在法國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於當天中午舉行頒獎儀式,會上放映了曾金燕代表胡佳接受這一獎項所作的致謝辭視頻。胡佳於2008年4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3年半,目前他在北京的監獄裡服刑。曾金燕目前也被當局軟禁。

曾金燕在視頻中說,她認為,這個獎是頒發給中國所有的維權者以及他們遭受磨難的家人的。她說,她遵從胡佳以前多次對她表述的希望成立維權者家屬支持網絡的意願,決定將胡佳獲得的5萬歐元獎金(合66,800美元)捐出作為啟動資金,成立支持維權者家屬的基金會。曾金燕還說,她到監獄探望胡佳時,胡佳曾表示:希望自己是中國最后一個因言獲罪的人,不希望任何人再因為說出自己的觀點而失去自由。

曾金燕的致謝辭視頻、致謝辭的中文文本英文譯文可在曾金燕的博客上收看和查閱。中國人權的網站也轉載了曾金燕的中文致謝辭英文譯文。歐洲議會計劃於2008年12月19日在其網站上推出包括曾金燕致謝詞視頻在內的整個頒獎儀式的視頻


尊敬的歐洲議會議員,各位關注和努力推進人權的朋友們,女士們,先生們:

你們好!

非常感謝歐洲議會把2008年的“薩哈洛夫思想自由獎”(Sakharov Prize for Freedom of Thought)頒發給我的丈夫胡佳。由於目前胡佳仍然被關押在監獄,我們的通信受到審查,我們見面時隔著玻璃的通話也被監聽,胡佳和我沒有機會直接討論他獲獎一事。2008年11月21日我去北京市監獄訪問他時,我們分別事先受到警察的警告:不能談論薩哈洛夫獎一事,否則隔著玻璃通過電話的交談會被立即切斷。

不過,國保警察在我與胡佳見面前,把胡佳獲得薩哈洛夫獎一事告訴他,力圖說服他放棄薩哈洛夫獎,並為胡佳與他的父母安排了一次單獨見面,要求胡佳的父母就此做胡佳的勸服工作,此外還要求家屬發表公開信,承認胡佳是罪犯不配得獎。我分別從國保警察和胡佳的父母處了解到,胡佳得知他獲得 2008年度的“薩哈洛夫思想自由獎”時,說了下列的話:“國保警察是不是給了你們很多的壓力?……我的人權工作做得還不夠多,也許他們(歐洲議會)考慮了我在環保領域和艾滋病領域的努力……這個獎項對中國非常重要,相信不久的將來,會証明我是正確的……”他也在見面時隱晦地對我說:“相信我,(無論怎樣的重壓),我(的信念)都不會改變。”

胡佳入獄將近一周年,我的護照被沒收不能參加歐洲議會此次頒獎典禮和20周年聚會,實在遺憾。替胡佳寫這份致謝辭,既讓我感到不幸,又讓我感到榮幸。中國如今正經歷著有史以來最開放的時代,但是我們許多同胞,和我的丈夫胡佳一樣,依舊因為他們的思想和言論被打壓乃至囚禁監牢,這是我們當下的悲哀與痛苦。幸運的是,世界各地的朋友一直沒有忘記我們,我收到了來自不同國家不同地區成百上千的明信片、問候卡、電郵。歐洲議會也以把2008年度薩哈洛夫思想自由獎頒給胡佳的方式,表達了對中國人權的關注與支持,表達了對中國維權人士的努力和奮斗的肯定。

我認為,這個獎項是頒發給中國所有的維權者以及他們遭受磨難的家人的。不管政治環境多麼惡劣,在中國,始終有一批良心之士,孜孜不倦地追求司法公正、社會正義。在漫長和艱難的維權道路上,這些維權者和他們的家人,付出了極大的代價——被壓制、被孤立、被解雇、子女被迫失學或失業,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被毆打、被構陷入獄、甚至被驅逐出境……他們當中,有記者、有作家、有律師、有自由職業者、有教師、有普通企業職工、有許許多多的農民和小商販。中國龐大的上訪者群體,便是一個典型的代表。為此,我遵從胡佳以前對我表述的意願,他曾經多次希望成立維權者家屬支持網絡,在目前無法做更多工作的情況下,我決定將胡佳的5萬歐元獎金捐出作為啟動資金,成立支持維權者家屬的基金會,致力於緩解維權者家屬們所承受的苦難。相互支持,共度難關。

胡佳被判刑入獄時,曾經有媒體的朋友問我:胡佳究竟做了什麼,導致他被判刑入獄?我思索了片刻,回答道:如果說他真的做了什麼重要的工作,那就是他堅持說了真話。是的,中國有許多優秀的前輩,在環保、艾滋病、維權領域和六四傷殘者、難屬救助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的時間精力,做了非凡的工作,使得一大批弱勢群體受益。胡佳不是聖徒,他隻是懷著一顆孩童般純真又關切的心,把他所見所聞如實地說出來,並且忘我地無畏地投入到需要他的每一份工作中。 2001年,當艾滋病在中國還是一個禁忌話題的時候,當艾滋病疫情是“國家機密”的時候,冒著被警察追捕的風險,他送寒衣到艾滋病農村地區,探望絕望中的病痛者,推動救助和治療工作。並對外界如實地說出艾滋病感染者、患者及其家人經歷的苦難,說出大量的農民因1980、1990年代賣血感染艾滋病的事實,說出當年公共衛生政策失誤的背景。隨著社會工作的深入和工作對象的拓展,他接觸到更多的嚴酷現實,胡佳不能坐視社會不公,一次又一次地公開呼吁,推動公眾關注。乃至2004年起,他越來越長時間地被綁架失蹤或軟禁在家。失去自由的胡佳,所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也許就是及時地大聲地說出了他所知道的每一個真相。

在一個謊言帝國裡,及時地、大聲地說真話,需要極大的勇氣,擔當難以意料的壓力甚至付出沉重的代價。真話越是稀缺,說真話越是重要。不說出真相,我們失去了純淨的血液,艾滋病、肝炎、SARS等傳染病繼續在不透明的狀況下奪取國人的生命;我們失去了干淨的土地和水源,國營的、私營的、跨國公司的企業工廠繼續污染人類和動植物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我們失去了孩子,三聚氰胺牛奶雞蛋等有毒食品繼續傷害人們的身體,使下一代更加孱弱;我們失去了父母,他們要麼年老體衰繼續被關押在勞改營,要麼被改了名字被關押到精神病醫院;我們失去了家園,豆腐渣工程遍地起高樓,小天災大人禍,大天災慘絕人寰;我們失去了信仰,奴役同類以生存、以獲利,無數“黑工人”依舊失蹤;我們失去了幸福,司法不公、社會不義,龍的傳人卻生活在沒有安全感、惶恐不安、悲憤痛苦無助之中。這難道就是我們追求的“和諧”“安定”的生活?

我們需要並且可以過上美好的生活。胡佳維權,是發乎他的天性。生而為人,天賦權利與自由神聖不可侵犯。維權,是維護人類尊嚴,拋棄一切對人的奴役、酷刑、有辱人格的殘忍待遇、恐懼和匱乏。維權,從維護自己的知情權開始,自由地思想,免於恐懼地表達自我。盡管屢屢遭受壓制打擊,胡佳也不畏懼;雖然身處監獄,歷經磨難,胡佳對中國的未來仍然充滿了樂觀和信心。我們在監獄見面時,胡佳曾經說:我希望自己是中國最后一個因言獲罪的人,我不希望任何人再因為說出自己的觀點而失去自由。

但現實仍然不容樂見,胡佳入獄后,不到半年的時間裡,曾宏玲、陳道軍、黃琦等人同樣是因為發表言論被關押、判刑。我們迫切地渴望中國能早日回歸到正常社會,成為民主、法治、自由的家園,以積極、和平、負責任的姿態出現在國際視野中。這個目標並不遙遠,但需要所有的人,無論身居國內還是海外,都誠實地說出真相,面對一個真實的中國去思考、解決問題;需要大家都積極地捍衛自己的權利,進而推動整個維權運動和法治進程,才能夠人人享有表達自由、信仰自由,便能免於匱乏、免於恐懼地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家園。

我代表我的丈夫胡佳,再一次向歐洲議會表示感謝。向薩哈洛夫思想自由獎歷屆獲獎者,向推動人權、改進人權的勇者致敬!

胡佳之妻:曾金燕
2008年11月22日

來源:欲查看發表在曾金燕博客上的原始文本,請點擊:http://www.zengjinyan.org/archives/213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