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當局應杜絕酷刑

2008年09月10日

雖然國際法和國內法的規定均禁止酷刑,但在中國,許多証據顯示,警察、國安人員和監獄官員仍使用酷刑進行逼供,並作為政治壓迫的工具。2007年8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朱孝清承認說:“近幾年發現的若干重大錯案,幾乎都與刑訊逼供有密切關系。”

中國人權“共同盡責2008”奧運活動本月份的代表性個案是維權人士郭飛雄一案。郭飛雄因出版一本書被判5年徒刑,目前在廣東省的梅州監獄服刑。法院對郭飛雄定罪的証據,就是在他被刑訊逼供下所作出的供述。

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指出:“在中國,許多犯罪嫌疑人,以及那些為了維護他人權利、大膽抗議不公不義的律師、環保人士、訪民,都成為酷刑的受害者。中國政府未能根據國際法和國內法的有關規定,杜絕刑訊逼供的現象,這不但侵犯了公民的權利,也有損中國政府聲稱的對實行法治的承諾。”

郭飛雄在審判前被關押了15個月。在關押期間,他曾被連續審訊13個晝夜、手腳被銬在木板床上長達42天及被反吊雙手長時間懸在空中。警方甚至用高壓電棒電擊他的生殖器,他因不堪此種非人道的酷刑而曾經企圖自殺。

郭飛雄在2006年9月被拘禁之前,曾為許多維權案例提供法律援助,包括2005年幫助廣東省太石村村民罷免涉嫌貪污的村干部。2007年11月,他被以“非法經營罪”受審並定罪,理由是他於2001年出版了一本揭露沈陽市政治丑聞的書。他在梅州監獄關押期間同樣遭受許多虐待,包括毆打和關禁閉,他曾為抗議這些虐待而數次絕食。在其中一次絕食期間,他被強制灌注一種液體,這使他嘔吐了一個多星期並尿血。郭飛雄目前健康狀況極差。此外,當局也不放過其家庭成員:妻子失去了工作、兒子入學被拖延了一年、女兒無法就近入學。除了郭飛雄之外,還有其他許多維權人士和活躍人士都曾在關押期間遭受酷刑,如楊春林、胡石根、李和平等。

過去兩年裡,中國政府的許多部門,包括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均發布了禁止刑訊逼供的規定。作出這些規定雖是向前邁進了一步,但中國當局必須深化法制改革,採取有效措施,認真落實各項法律規定,使之行之有效。

欲了解更多有關郭飛雄案的情況、酷刑在中國的現況,以及你可以採取什麼行動,請參閱中國人權的共同盡責2008人權奧運活動。

過去9個月來,中國人權為下列個案重點進行了呼吁,並探討了與這些個案相關的人權議題: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