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何德普刑滿獲釋遭警察毆打 陳述獄中酷刑迫害

2011年01月24日

資深政治異議人士、中國民主黨員何德普在服刑八年後,今天從北京監獄獲釋。現場目擊者說,他在走出監獄大門後,因拒絕警察強制將其塞進警車而遭4名警察毆打,導致其脖子和手受傷。

目擊者表示,何德普隨後被送往北京西城區展覽館路派出所;警方向他宣讀了獲釋後被剝奪政治權利兩年的規定,其中包括不准許他批評政府。據消息來源透露,何德普說他不怕,將繼續發出聲音。

2002年11月,何德普參與其他191名異議人士致中共十六大公開信的聯署後被警方拘留。這封公開信呼籲中共實行政治體制改革,包括重新評價1989年愛國民主運動、允許海外流亡者回歸祖國、釋放一切政治犯、批准中國政府已簽署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實行公開直接的民主競選制度等六項建議。他於2003年11月6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8年徒刑,在北京第二監獄服刑。

消息來源說,何德普表示在他被監禁期間,他的妻子和母親受了很多苦,活得很艱辛,生活充滿屈辱和痛苦;他對自己沒有盡到做丈夫、父親和兒子的責任而感到非常遺憾。消息來源表示,何德普強調結束一黨專政、建設自由中國的重要性,並表示“不自由毋寧死”。

消息來源還說,何德普詳述了在拘留和監禁期間所遭受的酷刑。他第一次被拘留時,有85天時間躺在木板床上,兩隻手腕兩條大腿被銬在木板床上,成“大”字形。他在北京市遣送處時,一個姓劉的警察叫他低頭認罪,他不答應,該警察就叫來4名犯人毆打他,有的踢腰,有的踢腿,5個人一起動手將他按倒在地,讓他臉貼地長達20分鐘。

何德普表示,在獄中,他的健康狀況惡化,包括高血壓和耳朵疾病。2007年,何德普的妻子賈建英透露北京市第二監獄為迎接2008北京奧運,獄方搞改建工程,剝奪了犯人正常的戶外活動達10多天,在氣溫高達33—35度的情況下,將十幾名犯人擠在不足20平方米的室內。2008年2月,監獄當局拒絕了賈建英為何德普提出的保外就醫申請。

在獄中,何德普繼續向外界發出自己的聲音。 2008年,何德普發表了致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的公開信。公開信說,與中國當局做出的改善中國社會環境的承諾背道而馳,籌備奧運會非但沒有改善相反使得監獄的條件更加惡化。何德普說,監獄的伙食和醫療條件極為糟糕。他寫道:“每當你來到北京面對歡樂的場面,你是否知道,就在離你只有不到十幾公里的地方,北京的政治犯們正在為社會的進步、人類的文明提升而忍受著巨大的痛苦;北京的數萬名囚犯每人手捧著半碗水煮菜,將他們的目光投射於你,對此你有何感受?”(欲見全文請瀏覽《何德普為囚犯權致國際奧委會主席公開信》。)

何德普是中國資深的政治活躍人士之一。他參與了1979年的民主牆運動,1989年的民主運動,以及1993和1995年要求釋放八九民運學生領袖王丹的聯署簽名活動。他還創辦了民刊《北京青年》雜誌,並於1998年參與組建了後來遭當局禁止的中國民主黨。

“何德普因行使中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權而被監禁達8年之久,剛剛出獄又遭數名警察公然毆打”,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指出,“警方如此明目張膽地執法犯法,侵犯一個已獲自由的人的合法權利,這正是中國人權狀況持續惡化的真實寫照。”


欲知更多有關何德普的消息,請參閱: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