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強烈建議全國婦聯及黑龍江婦聯予以關注、調查“孕婦在法院被法警毆打致流產”事件

2011年02月09日

全國婦聯並陳至立主席:

黑龍江婦聯並張愛民主席:

據新華網2011年2月2日報導,黑龍江佳旭律師事務所日前發表聲明披露,該所懷孕女律師劉桂英在出庭履行辯護職責的過程中,與哈爾濱市道里區法院發生糾紛,被該法院法警毆打致流產。看到這一報導,我不僅為辯護人法定權益的形同虛設和司法機關一些人員的野蠻暴力而震驚,更為孕婦姐妹的人身安全無法得到保障而痛心。特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兒童權益保護法》建議你們關注此事、調查此事的實情。

在中國的歷史中,婦女姐妹的權益長期被輕視,甚至是蔑視,《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兒童權益保護法》這特別法的出現體現出了女性權益被踐踏的社會現實和保護女性權益的迫切性和必要性。婦聯的出現也是對應著女性的權益被漠視這一歷史和現實現象。當今,不可否認一些女性在工商和政治等舞台取得顯著的成績,但平民階層婦女姐妹權益被踐踏的現象從來沒有間斷過,比如鄧玉嬌、高鶯鶯、黃靜、代義、云南“處女賣淫”事件、鳳凰女跳樓事件等,這些案例已經充分表明,中國女性仍舊沒有受到尊重和平等待遇,被毆打、被虐待、被拐賣、被騷擾、被強姦、被強迫賣淫等現象屢屢發生,此等婦女姐妹被侵害事件,不是發生在遙遠的“萬惡的舊社會”,恰恰是發生在今天、在你我的身邊。

尊重女性,是對合格公民的基本道德要求;保護孕婦,是人類即便作為動物都具備的基本天性。不尊重女性的社會,還有文明可言嗎?連孕婦都毆打的人還有人性可言嗎?

何況,《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兒童權益保護法》第二十六條明確規定,“婦女在經期、孕期、產期、哺乳期受特殊保護”,即便與孕婦有糾紛,也不應違法對其實施人身侵害;尤其是法院的法警,作為國家公職人員,更不能執法犯法,對孕婦進行毆打。如果公職人員毆打孕婦,不僅僅是突破了人性的底線,也突破了法律的底線!對劉桂英律師的傷害,不僅是劉桂英身上的疼痛,司法機構、律師協會、婦聯組織難道可以沒有疼痛的感覺嗎?社會的每一個姐妹、每一位公民難道可以沒有疼痛的感覺嗎?

傷害發生後,若讓一個已經受到傷害的女性,孤獨無助地為自己維權,無疑是對其的再次傷害。尤其是,我們已經看到,與法院相比明顯處於弱勢的律師事務所一方正在受到地方“相關部門領導”的壓力,近日黑龍江佳旭律師事務所發表了再次聲明,稱“佳旭律師事務所尊重相關部門領導的建議,暫撤掉先期的聲明”,可以想像該律師事務所正在承受著多麼大的壓力!該律師事務所在壓力之下改口是完全有可能的,該事件在壓力之下不了了之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若果真如此,最後被拋棄的,就是受侵害的孕婦姐妹!

《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兒童權益保護法》第七條規定:“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和地方各級婦女聯合會依照法律和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章程,代表和維護各族各界婦女的利益,做好維護婦女權益的工作”。依據本法規定,特建議全國婦聯並陳至立主席、黑龍江婦聯並張愛民主席,關注這位孕婦劉桂英律師,發出女性組織的聲音,調查事件的實情,維護被侵害的孕婦姐妹的權益。對權益的聲張不需要行政等級,無需要先後順序,這呼聲的發出完全是出於人性的本能,亦是女性組織義不容辭的社會責任和法定義務。

女性權益被漠視,不但是男權強大的結果,也是我們女性和女性組織過於沉默、過於漠視自己權益的結果。對女性權益的維護不應該停留在對統計數字的痴迷上,有多少女性當上人大代表和官員,有多少女性享受到了福利待遇,這些女性權益的實現不能掩蓋另外一些女性權益被侵害的社會現實。孕婦承擔了為人類繁衍生息、為民族孕育下一代的重任,每一位婦女姐妹,都可能曾經是孕婦、或者將來要成為孕婦,如果我們可以容忍孕婦基本人身權益被公職人員侵害,那麼,再多、再光彩的統計數字都將會變得沒有意義,再動人的法律和政策都只會變成虛偽的口號。

建議人:
劉巍 13911794756
申子辰 13648442359

2011年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