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高智晟妻子致美國國會議員公開信

2009年04月23日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於2009年4月23日寫信給美國國會議員,要求美國國會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公開說明自今年2月失蹤丈夫的下落。耿和授權中國人權發表這封公開信。

高智晟律師以代理拆遷戶、法輪功學員和家庭教會活躍人士的案件,直言批評中國政府而聞名。自2005年他連續寫信給中國領導人,呼吁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和異議人士后,便成為中國政府打壓的對象。在2006年12月,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他3年有期徒刑,緩刑5年。在緩刑期間,高智晟遭到當局多次拘禁,他的家人也遭到警方的長期騷擾。2007年9月,高智晟因給美國國會寫公開信,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遭到當局的綁架,長達59天。在此期間,他遭到警方的酷刑折磨。中國人權於2009年2月初受權發表高智晟本人對遭受酷刑的詳述。

2009年1月9日,高智晟律師的妻子耿和攜子女逃離中國,一個星期后到達泰國。2月4日,目擊者見到高智晟被10多名國安人員從他老家陝西省佳縣神泉鄉小石板橋村強行帶走,此后便失去音訊。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於2009年3月11日抵達美國。目前,已有許多政府、人權團體和律師組織緊急表達對高智晟律師安全的嚴重關切。

高智晟妻子致美國國會議員公開信

尊敬的美國國會議員:

我叫耿和,是中國大陸正在遭受迫害的政治犯高智晟律師的妻子。今年3月11日,我攜帶一兒一女來到美國政治避難。我寫信給您們,首先對美國政府表示感謝。在我們一家身處危境之際,美國政府的人道主義援手使得我和子女得以逃脫殘酷的迫害。現在我們安全了,但我的丈夫高智晟的處境卻更危險了。因此,我懇請您們能夠進一步幫助我們一家,制止中國政府迫害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師。

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位正直的律師。由於他的專業能力,我們一家曾經有很好的經濟收入和生活。從2003年開始,我先生開始參與維權案例,為此頻繁與大陸各級腐敗黑社會化的政府發生沖突。2004年,他調查和披露中國大陸最大的政治迫害案中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情況,並三次致信中國領導人,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他這樣做,雖然並不違背中國的法律,但是各級政府還是不斷威脅他,並吊銷了他的律師執照。他親身經歷的問題使得他認識到,如果不改變中國的政治體制,就無法依照法律維護公民的安全、利益和尊嚴。於是,他在中國憲法和法律允許的框架中,發起一次次公民和平示威請願,揭露和抗議政府的腐敗和暴政問題。

我先生的正義行動,招致中國政府不斷升級的迫害。2006年8月15日,他們綁架了我先生,並於9月21日正式逮捕他。其間,當局為摧毀我先生的意志,百般折磨他,還綁架、騷擾和折磨我和我們的孩子。2006年12月21日,在剝奪了我先生聘請辯護律師權利的情況下,當局判決我先生有罪並處以刑罰。

我先生隨后向國際社會揭露了這些問題。當局非常惱火。多次對他實施綁架和迫害。2007年9月21日晚上,我先生被套上黑頭套,綁架到不知名的地方,多人對他進行長達59天的各種酷刑摧殘。其中,有電棍擊打身體、竹簽捅生殖器和煙熏五官等酷刑。當時,我先生疼痛難當,汗水、血水和各種體液,流了一地。當局聲稱折磨我先生的理由之一,是他寫信給美國國會。

2009年1月9日,由於不堪中國政府的流氓野蠻騷擾和迫害,我帶著孩子踏上逃離中國的艱險路途。2月4日,我先生在陝西老家再度失蹤,至今音信全無。這肯定是中國政府報復我們的逃亡,將他再次綁架。鑒於過去的恐怖經驗,我非常擔心我先生的安全。

尊敬的美國國會議員,作為妻子,我現在心亂如麻,懷疑我是否應該離開中國。盡管我有思想准備與我先生共患難,但是我們的孩子,一個16歲,另一個隻有5歲,已經在當局的綁架、恫嚇和毆打下,無法上學。女兒甚至離家出走,親友們擔心恐懼會導致她精神不正常。如不離開那個可怕的國家,他們的一生就毀掉了。但是,我先生卻因我們逃離中國而備遭折磨,對此我真的心如刀割。孩子天天也追問我,爸爸在哪裡?我孤身無援,萬般無奈,隻能向您們呼吁,對中國政府施加壓力,讓他們停止迫害我先生,並告訴全世界我先生在什麼地方以及情況怎樣。

我的朋友告訴我,美國這個偉大的國家把人權作為國家外交政策的基石,決不會坐視我先生受苦而不管。因此,他們鼓勵和建議我寫信給您們,尋求幫助。我想起我先生還有自由的時候,每當中國有重大人權迫害案發生時,他總是把眼光投向美國。他總是說,美國是世界自由和人權秩序的基石;美國不會容忍強權暴政 肆無忌憚地凌辱弱者和民眾。

我到美國剛剛一個多月,但我已經感受到,在這個偉大的憲政民主國家中,公民享受安全、自由和尊嚴。我更加理解我先生奮斗的意義。他曾經以極大勇氣告訴世人,他要讓中國人像美國人民一樣,享受免除恐懼的自由和尊嚴。為此,他正遭受著迫害。

過去,當我每每為他挑戰暴政的舉動感到擔心時,我先生還經常安慰我說,邪不壓正,得道多助;如果有一天他因為理念和正義而受到迫害,全世界愛好正義的人們會聲援和支持他的。我知道,他在監獄裡忍受各種迫害時,內心懷著怎樣的光明和希望!在面對巨大的暴政機器時,這樣的希望可能顯得很弱小但卻非常堅定,因為對美國的信心和期待是這份希望和期待的核心!

現在,我願盡我所能,不讓他失望!我想通過您們,讓他得到偉大的美國的幫助。那是他在黑牢中忍受各種酷刑時內心中珍存的一份信念和希望!

尊敬的美國國會議員,請幫助我,聲援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師,讓邪惡的勢力知道,迫害不是沒有阻力的;讓成千上萬的暴政下痛苦地生活的中國人知道,美國在關注著他們的人權狀況,不會放棄。我先生會因此更加不屈,中國人會因此而受到鼓舞,中國和世界會因此而最終得到改變!

萬分感謝您們的關注!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 耿和

2009年4月23日

 


欲了解更多有關高智晟的消息,請參閱:

高智晟2007年曾被當局綁架和遭受酷刑的描述: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