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被毆上海上訪人士致函奧巴馬總統

2009年11月16日

上海上訪人士毛恆鳳委托中國人權公布其致奧巴馬總統的一封信。11月15日、星期天晚11點,幾乎是奧巴馬總統飛抵上海訪問的同時,毛恆鳳和她丈夫吳雪偉被十幾名楊浦區大橋派出所的警察和其他安全人員強行拖出家門,拉上一輛車帶走。他們被關押在當地的大橋居委會並遭毒打。當天早些時候,大橋派出所警察曾警告他們不許出門,告訴他們“今天奧巴馬來上海,不許你們出門!”毛恆鳳夫婦一直被關押到第二天晚上8點才獲釋。

在致奧巴馬總統的信中,毛恆鳳呼吁奧巴馬總統在與胡錦濤主席見面時,允許上海在世博會展區旁設立人權展示區域。2010世博會將於明年5月1日至10月31日在上海舉行。毛恆鳳還詳細描述了她被關押和勞教期間所受的酷刑和虐待。

1988年,毛恆鳳懷了第二胎,因其拒絕墮胎違反了中國的“一胎化”政策而被關進精神病院。此后,毛恆鳳成為一名維權活躍人士並一直上訪。20多年來,她多次被拘留,曾被勞教1年半及被判有期徒刑2年半。她於2008年11月從監獄獲釋。

附:《毛恆鳳致美國總統歐巴瑪的一封信》

尊敬的美國總統歐巴瑪先生:您好!

您到中國來訪問參觀,中國人民都表示熱烈歡迎。您會帶來一股清新的空氣,會對我國人權進步的改善起到推動作用。因為您是一位基督徒,是上帝的兒女!並且是上帝特別祝福的兒女!您不僅是民主、自由、人權,一個有愛心,關注全人類民生與發展,在世界上有好口碑的大國——美國人民民選的總統!還光榮的成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說明您一定會為全世界人類民主、自由、人權的發展,為公義、和平、正義作出貢獻。

您在2008年競選美國總統期間,我正被蒙冤關在上海女子監獄裡遭受酷刑,通過不懈的抗爭,最后爭取到可以讓我聽新聞。當從新聞中聽到您是一位基督徒,感到非常欣慰,心想這是上帝揀選的!聽到您勝選當天,您早晨去教堂敬拜上帝!參加青年聚會。我想您一定會是上帝所喜悅,祝福的美國總統!這是我在監獄生活中不能忘懷的一件事。這也正值奧運會在中國舉行,我與上海好幾名維權人士被關進監獄,受盡酷刑、摧殘,九死一生。其中在我2004年至2005年一年半勞教期間,為我公民代理訴訟的陳小明,不僅自己維權還幫助其他人維權,被政府以莫須有的罪名,關進監獄,折磨慘死;之前維權人士段惠民被惡警等人毆打致死;還有2005年12月26、27日參加我們上海維權人士在中辦、國辦,人大信訪接待處,信訪無果;第二天到中組部請願、表達訴求,無果;兩天600多人,走上街頭的人行道上邊走,邊抗議示威,呼口號:“反對腐敗!要民主、自由、人權!”等口號。全部被抓回上海后,我被關進黑監獄,遭到男公安警察侮辱、毆打;參加游行示威的蔡文君被判勞教;杜榮林被政府關進賓館的黑監獄裡打死。這三人悲慘致死時,我已被關進黑監獄直至判刑坐牢,聽被打死人的家屬說,非常的淒慘,我感同身受。因為我抗日烈屬的母親2000年7月27日被政府用藥虐殺致死,討不到說法,遺體至今都保存在寶興殯儀館。我們維權人士每次遇到國內有什麼會議、節點等活動,大多數維權人士都會被關進政府、公安私設的“黑監獄”,毆打、折磨,失去人身自由;有的被關進精神病院,上訪被關進精神病院的除本人以外還有劉新娟、顏芬蘭、虞春香等多人;在奧運前被關進精神病院的孫紅箏、洪玲玲至今未放,被判刑坐牢的杜陽明、田寶成還有被勞教的張翠萍受盡了酷刑。上海鄭恩寵律師為公民房屋拆遷代理訴訟,被莫須有的罪名判刑坐牢,釋放后至今被軟禁在家;去北京上訪維權王水珍抓回上海被判刑坐牢;為代理訴訟的公民代理人許正清被無中生有、捏造的罪名判刑坐牢;去北京上訪維權被抓回來的談蘭英、馬亞蓮、杜陽明、田寶成、張翠萍、蔡文君、朱冬輝、陳恩娟、龔浩民、劉華琳、孫健、王穎、石萍、李惠芳、徐兆蘭、楊新民等人。我每次去北京上訪被公安警察強制帶回上海,都遭到公安警察侮辱、毆打;曹義寶眼睛差點被警察打瞎,骨頭被打斷的時有發生。現在世博會前夕,被欲加之罪判刑坐牢的有段春芳;被判勞教的有呂龍珍、邵滿根等人。世博會前被抓進北京勞教所的遼寧省維權人士朱桂芹正遭受著酷刑,全國各地被抓、失去人身自由的,遭受酷刑的不計其數;有的被毒害腦神經的毒藥害死,如我母親抗日烈屬沈桂珍和陳小明、承森、周明珠等。我在2004年勞教一年半期間,飯中拌有損害腦神經的毒藥,使我頭痛欲裂、血壓升高,被“四馬分尸”,日夜被捆綁在鐵架床上,絲毫不能動彈,不讓大小便,有十六天之久,逼迫認錯,我不屈服,遭到勞教所的毆打、辱罵;第二次被“四馬分尸”捆綁在鐵架床上八天,再次逼迫我認罪,我始終不屈服並且大聲抗議,勞教所用口罩與毛巾塞住我的口鼻,使我昏死過去。感謝美國國會為我開了兩次聽証會和聯合國為我呼吁及國際上愛好和平的人們不斷關注、呼吁、幫助,勞教所才有所收斂,我撿回一條命,使我活著出來。再次向國際上愛好和平、關注人權並且幫助我的人們與美國人民表示由衷的,深深的感謝!

由於我繼續積極維權,不斷揭露政府迫害維權人士,並且與國際上愛好和平及關注人權的人們見面、通電話,又正值奧運會召開前夕,2006年我被公安機關制造的偽証判刑坐牢二年半,奧運會結束后刑滿釋放。在關押期間監獄對我的摧殘、酷刑,迫害了二年半沒有停止過一天。是上帝的極大恩典救了我!在摧殘得生不如死的痛苦境況下,給我求生的勇氣!國際上愛好和平的人們不斷呼吁、幫助;大赦國際的幫助,信件似雪片寄到女子監獄與家中,送來關愛。奧運會自行車運動健將的冠軍得主為我呼吁。雖然本人收不到這些信件,但是卻救了我的命。監獄裡下的毒藥沒有讓我死在監獄裡,活著出來。雖然現在頭腦還不能多思考,經常頭痛欲裂,身體還未康復好,但國際上愛好和平的人們的關愛,溫暖了我的心,使我難以忘懷。

因我無罪,被政府誣陷、冤枉判刑兩年半,關在楊浦看守所期間被關了一年3平米陰暗潮濕的禁閉室,用污濁的大小便不停折磨我,不時從頂上瀉下來,在吃飯、睡覺時,瀉滿我全身,或從地上翻出來,讓我整個人在大小便的污水中生活、吃飯、睡覺,事后隻能用雙手清潔;飯中拌有老鼠屎,並不讓我買看守所可以買的食品吃,每頓隻能吃拌有老鼠屎的米飯;看守所警察用誘人的香味食品將老鼠引進關我的禁閉室,幾十個老鼠竄進來咬我,鑽進我睡覺的被裡;看守所用盡各式各樣的方法折磨我,企圖使我精神崩潰,看守所警察還裝鬼嚇我,關我的禁閉間昏暗、潮濕,恐怖、陰森,沒有人與我說話也沒有人的聲音近一年,卻有女警半夜裝鬼嚇我的恐怖聲。昏暗中不經意真得被裝鬼的兩個女警察嚇得我靈魂出竅,好長時間回不過神來,但我內心深知,祈求上帝救我!我不停地祈禱上帝救我!使我回轉過來,慢慢安下心來,才不怕裝鬼的女警嚇我的下流手段。看守所用刺鼻的涂滿藥物的門罩封閉禁閉室的鐵門,不讓我透氣,不一會兒我就昏死過去,被拖出去吸氣后不停嘔吐,才緩過氣來。在關到監獄途中,被男看守警察人身侮辱,不讓我穿上內衣,衣服全被翻起,反拗雙手,頭著地,用黑頭套罩著我的頭,難以呼吸;反吊反拗雙手在車窗上,一路還不停侮辱、毆打、辱罵我。我絲毫不屈服。

到了女子監獄,又遭到毆打折磨,強制剪發,我反抗,被關進3平方米不到的禁閉間,不讓喝水與用水,睡在水泥地上,飯中拌有損害腦神經的藥物,我絕食抗議三天后,渾身無力還被警察派的五六個囚犯拳打腳踢,掐住我的頭頸,將頭往牆上撞。監獄醫生用塑料管子插進我的鼻孔,戳我內臟,向不同的方向,抽進抽出,折磨我,威脅、逼迫我屈服,我忍著疼痛,不屈服,被戳的內臟鮮血淋漓;對我強制灌毒藥,使人渾身燃燒般難受,頭痛欲裂,又不讓喝水,在水泥地上打滾,難以承受。是國際上愛好和平的人們對我的呼吁、幫助才使我從禁閉間關了四個月走出來。因我沒有犯罪,被誣陷、冤枉坐牢,因此我不肯穿囚服,赤身挨凍了幾個月,消息傳出,國際上呼吁,才讓我在囚室內穿上自己的衣服。不穿囚服就不讓我與家屬見面,一年多未與家屬見過面,兩年半不讓與家屬通信;期間七個月家屬不知道我任何信息,受盡酷刑摧殘,家屬、外人無人知曉,難以呼吁;直至出監獄前五個月,每月隻能通30分鐘電話。不讓我集體排隊盛飯菜,灌開水;單獨開水、飯菜送進監室,拌有損害腦神經的藥物,我抗議不吃,要吃自己或家屬在監獄超市買的包裝食品,不准;也不准我用小的熱水器燒的開水。在監室內用塑料管子多次灌毒藥,並在插管之時用盡方法不停折磨我,使我難受,從鼻孔中穿進,再從喉嚨裡穿出,讓我硬生生地再設法吞進去,否則不停地讓塑料管子穿出喉嚨,更難吞下去,就這樣百般地折磨我,一次鬆了我的手,我抓住管子的兩頭猛拽,當時也不想活了,用力過猛,一頭塑料管子滑落,口噴鮮血。監獄醫生一邊折磨我一邊還叫囂:“屈服不屈服?隻要一屈服我們就停止”。我堅決不屈服,灌下的毒藥使我渾身火燒般難受,頭痛欲裂后,人麻木,像傻子般不能動,憑上帝給我的毅力,我大量喝水排毒,等恢復知覺后又火燒火烤般得難受。我大聲抗議:“打倒共產黨!共產黨是恐怖主義!是法西斯流氓!”新的一輪折磨又開始。監獄又強制把我送到監獄醫院,雙手、雙腳、胸前五根繩索全身捆綁著,強制輸毒藥后不讓我喝水,我絕食抗議才讓我喝幾杯規定的水,所以毒性至今都未退去,不能思考,頭經常頭痛欲裂;內臟肺部、腎臟器官損壞,至今不能恢復。監獄每次輸毒藥、抽血,我都抗議,雖然被捆綁著,但肌肉不停抖動,監獄醫院的醫生就用粗大針挑我的腳筋,手筋,挑得血管都壞了,血管萎縮,抽搐,四肢紫腫,監獄醫院用粗大的定型管都輸不進去,等一段時間養好一點再強送監獄醫院強制抽血、輸毒藥,我抗議再遭挑筋摧殘,反反復復折磨了一年,使得我雙手,雙腳至今都無力,經常抽搐,神經疼痛。被捆綁在監獄病床上,監獄讓十幾個女囚犯輪流毆打我,拳擊我的頭部,打我的臉頰,全身被打得紫腫,她們覺得打得還不夠盡興,索性剝光我的衣服,扭我,掐我下身隱秘處,攝像頭對著我,我反抗,就用衣服塞住我的口、鼻,不讓我透氣,門口站著好幾名女警察、男警察,被侮辱毆打得十分淒慘,有個男警察看著都搖頭。記得近40癈的大熱天,門、窗都關緊,電風扇也不開,用厚厚的棉被,用鐵架支撐著,遮住我的全身,使我捆綁著的雙手、雙腳,頭部都碰不到,不能呼吸。我隻要一清醒就用盡力氣,大聲抗議:“打倒共產黨!”。最后無法呼吸,昏死過去。上帝大能的恩典給我求生欲望,被捆綁的雙手還有手指可動,拼命用手指挖洞,扯厚被,用手指挖的洞,使自己透過氣來。監獄的警察與囚犯都問我:“你哪來的力氣?”她們不信,又把被子捆扎好,我再掙扎,反復好幾次,這樣的悶熱使全身皮膚都潰爛了。我問監獄醫院警察:“若這次我被悶死了,你們怎麼和我家屬交代?”回答說:“是腦溢血死亡。”

因我不肯穿囚服,在從監獄醫院到女子監獄時,在大庭廣眾之下剝光我的衣服赤露身體,圍觀者有男警察和加工衣服、玩具的男送貨員及男駕駛員,使我受盡了侮辱,摧殘。到了出監獄的最后五個月才讓家屬每月通30分鐘電話和讓家屬買監獄超市的包裝食品,這時我體重從140斤折磨到70斤,不讓我與家屬見面。也不讓我集體排隊盛飯菜、灌開水。我抗議,堅決拒絕吃拌有損害腦神經的飯菜和開水,讓家屬買熱水壺我自己燒開水喝,監獄也不准,並且對我進行侮辱,不堪忍受,最后出監獄的四天,我還是繼續絕食抗議,沒有進一點食物。受盡了酷刑折磨。長期以來我所遭受到的損害和迫害一言難盡,罄竹難書!

監獄與法院剝奪了我遭受酷刑的訴訟權利,在監獄裡寫的遭受酷刑的訴訟狀至今沒有下文,冤屈得不到昭雪。但我是幸運的!在上帝的大愛與國際上愛好和平的人們呼吁幫助下我活著出來了!還有好多被毒藥,酷刑害死的失去了生命,沒有了聲音,例如:我抗日母親沈桂珍,陳小明、承森、周明珠,被打死的是段惠明、杜榮林等。

由於我的維權,我的抗日烈屬母親從2000年7月27日被虐殺致死,討不到說法,遺體至今保存在寶興殯儀館;三個女兒從2000年雙胞胎女兒六年級,小女兒四年級就受到損害,生命得不到保障,停學在家,前途毀損,使三個女兒身心受到極大傷害,難以言表。

您來了,上海維權人士金月花、裘美麗、張兆林等上海維權人士及全國各地的維權人士都失去人身自由,被關進黑監獄,我被關在家裡不准出門,要出門就被毆打。總統先生下次您到中國來,是否事先與我國領導人談妥讓人們不再失去自由,有歡迎、表達訴求的自由,像我國領導人到各國訪問受到歡迎與表達訴求的自由。

懇請您與我國領導人胡錦濤主席見面時,讓我們上海在世博會展區旁設立人權展示區域,有了這個平台,使世界上經濟上先進的展覽,使我們的人權狀況也可以展示在媒體的燈光下,展示在全世界面前,讓全世界人們討論、判斷。期望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們關注我們的悲慘境遇,全世界的媒體關注我們並為我們呼吁,在世博會期間不要限制我們的人身自由、被判刑坐牢、勞教、關精神病院、關黑監獄。要加大對我們進行聲援,幫助,使我們受害人脫離苦海,對世界的和平起到真正的促進作用!

歐巴瑪總統先生你得到諾貝爾和平獎,是上帝對你的祝福!是全世界人民對你的厚望!您年輕有為,有拓展創新精神,上帝賜給你聰明智慧能力,您不但為美國人民帶來福祉,還為全世界和平貢獻力量!請您為聯合國進行改革出力,使聯合國消滅法西斯!消滅恐怖主義!成為世界和平、祥和的大家庭。我從全家三代人所遭受的迫害以及從小所見所聞的苦難經歷中深刻領悟出:強烈的一定要得到法律上的公正!因為在一個獨裁,腐敗的國家難以做到,聯合國就要起作用,實現聯合國的宗旨:“世界上人人平等!”設立國際人權法庭,對長期受損害的個案進行審理,判斷。讓許多國家都知道某個國家的人權狀況怎樣?有威懾作用,就會改進。這個國家的領導人為了在國際上有話語權就會改進人權狀況向世界証明。如果這個世界讓每個人在和平的環境中生活,不怕受欺壓,受到迫害就起來抗爭!並且知道全世界人們都在幫助他,聲援他,就有勇氣抗爭到底!人有了盼望,增加了信心,就消滅恐怖主義在萌芽之中,世界就會和平!“願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期望世界上愛好和平的人們為公義,和平,正義而努力!使全世界的人們真正逐步形成民眾當家做主的一天,不為老百姓謀利益、欺壓老百姓的會得到全世界人民共同譴責,就會孤立無市場,世界真正的和平、公義、正直戰勝邪惡!我急切期望聯合國能成立國際法庭審理個案的願望!期望得到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們關注與幫助與各國愛好和平的領導人的支持與幫助,期待美國歐巴瑪總統先生的支持與幫助!我祈求上帝的祝福!讓我美好的願望得到實現!阿們!

 

毛恆鳳       敬呈 

2009年11月15日

 


 

欲了解更多有關毛恆鳳的消息,請參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