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丁子霖呼吁《零八憲章》簽署人前往法院聲援劉曉波

2009年12月18日

“天安門母親”群體的代表丁子霖日前在接受中國人權採訪時,呼吁《零八憲章》簽署人採取和平的集體行動,在法院開庭審理劉曉波案之日前往法院聲援劉曉波。劉曉波因其撰寫的六篇文章和作為《零八憲章》發起人,即將面臨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審判。《零八憲章》是2008年12月發表的要求進行憲政改革和維護人權的公開宣言,目前已有超過一萬人簽署。

丁子霖:“讓他們知道民意不可欺”
中國人權採訪丁子霖
2009年12月16日

中國人權:丁教授,我們在網上看到您的呼吁:“當曉波審判之日,希望有盡可能多的聯署者,赴法庭外陪審”。這是您的呼吁嗎?您是怎麼想到這個呼吁的?

丁子霖:這是我的呼吁。前幾天,朋友發來《我們願與劉曉波共同承擔責任》的稿件,征集我和蔣老師簽名。當時,已經簽名的有於浩成、張思之、茅於軾、鮑彤等老先生。作為《零八憲章》簽署人,我們願意和劉曉波一起承擔責任。因此,我們在這份文件上簽了名。

簽了名后,我還是覺得很不安,很郁悶,左想右想都不是滋味。《零八憲章》不是劉曉波一個人起草和發起的,大家都參與了,怎麼就抓他一個人,審判他一個?可能是他們不敢多抓。但讓劉曉波一個人坐牢,我於心不甘,於心不忍。我們說“共同承擔”,但是怎麼承擔呢?你知道,我不是一個喜歡說空話的人。我們不能隻是簡單地表個態,承擔要有行動。可是我們能做什麼呢?我們很無奈。我想想,隻有在開庭的時候,去法庭外陪審了。他們不會允許我們在法庭旁聽,因此隻能在法庭的外面陪審。這是我們能做的。起碼,我們要讓劉曉波知道他不孤單,他的妻子劉霞不孤單,他的朋友們、《零八憲章》簽署者們在法庭外和他一起面對審判。這是我發自內心的想法。

中國人權:您的這個呼吁讓我們既感動又振奮,它的確讓我們看到劉曉波不孤單,他的身后是中國的良知。

丁子霖:我的這個呼吁也是出於憤怒。他們不是審判劉曉波嗎?我們要讓他們看看民意,讓他們知道民意不可欺。簽署《零八憲章》讓我想到“八九”民主運動,想到那個時候知識分子憂國憂民的精神。我不是說全部,但是大部分簽署者是憂國憂民的,他們代表中國的良知。《零八憲章》本身就是中國良知的體現。

中國人權:起訴書說劉曉波“罪行重大”,您怎麼看?

丁子霖:起訴書說他“罪行重大”,我感到震驚,更感到憤怒。但這是一個無道的政府,能怎麼辦呢?20年前“六四”,他們靠殺;這20年,他們靠警察:還有他們的宣傳喉舌,全是謊言,是靠騙。殺、抓、騙,這就是他們的統治。說劉曉波“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我說他們是自己顛覆自己。太子黨帶頭搞腐敗,到處是貪官污吏,這個國家已經爛透了,到底是誰在搞顛覆?

中國人權:我注意到,劉曉波被捕后,您一直在為他的釋放呼吁。

丁子霖:是的。奧巴馬來中國之前,我給奧巴馬寫了一封公開信,並委托中國人權轉交給他,請求他在訪華期間,施加影響,促中國政府釋放劉曉波。但是奧巴馬來中國后,進行閉門會談,淡化人權問題。據美國駐華使館官員說,奧巴馬沒有向胡錦濤提及劉曉波的事情。我本人也沒有收到任何來自奧巴馬的回復。

從去年12月,劉曉波被關一年了,中國政府一直在揣摩美國的態度。奧巴馬訪華后,中國吃准美國對判處劉曉波不會怎麼樣,於是不到一個月就決心審判劉曉波,而且要重判。劉曉波寫批判中共的文章很多年了,《零八憲章》發表也已經一年了,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定他的罪?美國在人權問題上低姿態,讓中國政府更加蠻橫。迫於國際輿論,針對劉曉波被起訴,近日希拉裡終於發表講話呼吁釋放劉曉波,我歡迎。

中國人權:我們為您的呼吁感動,但也挺為您擔心。

丁子霖:不用為我擔心,我很平靜。到時,我穿得厚一點兒,帶一個小板凳,在他們審判劉曉波的時候,就坐在法庭的外面。劉霞勸我不要去,說我年紀大了,身體不好。但我要去,我沒有心臟病,也不會有激烈舉動,就是坐在那裡。

中國人權:會有很多人響應您的呼吁,去法庭外陪審嗎?

丁子霖:當然,人去得越多越好。我做了呼吁,但不知道能去多少人。有多少是多少吧。就是隻我一個人,我也去。隻是,我擔心他們搞突然襲擊,突然進行審判,沒有人知道。反正審判隻是走個過場,不會很長時間,判決結果都是事先定好的。對劉曉波的判決,得中共高層決定。還有,到時候他們有可能派人將我們都看起來,堵在家裡,如果那樣,我們也去不了。但隻要有一線希望,我們就一定去。

中國人權:您多保重!

 


欲更多了解有關劉曉波及其作品和《零八憲章》的情況,請參閱: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