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強烈抗議浙江警察學院侵犯我公民權利和政治迫害

2012年04月10日

1993年,我因言論問題被浙江公安專科學校(浙江警察學院前身)辭退公職。 1998年,國家實行住房制度改革,改福利分房為購買房改房。房改房是國家針對職工工資中未包含住房消費資金的歷史事實,以低房價的形式對職工長期低工資勞動作出的補償。原單位無視我在該校工作十年的事實,以房改時我不在單位工作為由,非法取消了我購買房改房的權利。十多年來,我一直在跟該校交涉,要求歸還我購買房改房的權利,但校一直無理拒絕。到現在為止,其他早已離開該校的人都購買了房改房,唯獨我一個人除外,因我是由於政治原因離開的。給政治異見者製造成生存困難是中國政府的一貫做法,所以浙江警察學院不許我購買房改房不僅僅是對我基本公民權利的侵犯,也是對我的一種政治迫害。對此我表示最強烈的抗議!為了改變險惡的生存環境,我不得不起來為自己維權,希望得到朋友們的幫助和支持,也希望人權組織給予重視。

下面是我向浙江省公安廳提出的申訴。

上訪申訴書

 

申訴人   呂耿松,男,1956年出生,漢族,住杭州市九蓮新村31幢110單元108室,郵編310012,電話88057334。

被申訴人  浙江警察學院,住所杭州市濱江區濱文路555號,法定代表人傅國良(院長),電話87787152。

申訴事項  被申訴人違法阻止申訴人參加房改,要求上級主管機關公正處理,歸還申訴人的公民基本權利。

事實與理由

我於1983年杭州大學歷史系畢業後,分配到浙江省公安干部學校。省公安干部學校1985年改為浙江公安專科學校,後又升格為浙江警察學院。 1993年,我因言論自由問題被公安專科學校黨委辭退(作出辭退決定的實際上是學校黨委)。從1983年到1993年,我在浙江公安專科學校工作了十年,教過1985、1986、1987、1988、1989、1990六個年級的學生,帶過一期交警班(1983年至1984年我在杭州市上城區公安局湖濱派出所實習,1991年至1992年我在海寧市公安局河東派出所鍛煉),為該校培養基層警官作出過一定的貢獻,也為該校的發展出過一定的力。 1992年,該校分給我九蓮新村31幢110單元108室住房一套(小套,不到30平方米)。從該校出來後,我一直住在九蓮新村31幢110單元108室,因家庭經濟困難,未曾買過商品房。

1998年房改的時候,浙江公安專科學校以我已不在校工作為由,沒有讓我參加房改。不久我了解到,許多離開學校多年的人都參加了房改,就是我一個人除外(大概是我因政治原因離開的緣故)。於是我去找學校要求買房,但學校說房改已經停止。後來我從社區了解到,房改沒有停止,沒有參加過房改的人仍可以參加,這是國家的福利政策,每個公民都可以享受,也是公民應有的基本權利。此後我每年都找學校要求買房,但校長推給後勤處,後勤處推給校長。 2011年8月,我到該校去付房租,由於以前交房租的發票丟了,房租就從房改的那天算起,一次性交了一萬多元,相當於房改時買房的錢,也就是說,我為本來屬於自己的房子交了一萬多元房租。我去杭州市房改辦和浙江省省直機關房改辦詢問當年的房改政策,對方回答都是沒有參加過房改的人現在仍可參加,這個政策一直沒有停過。這個說法跟街道和社區的說法是一樣的。杭州市房改辦的人還罵了浙江警察學院,說這種單位“太可惡”,故意刁難人,並說這是侵犯人權的。 9月份我去浙江警察學院找後勤處要求買房,後勤處將我的申請交給院長,院長要後勤處去調查我另外地方有沒有房子以及我的經濟狀況。以後我每個月都去學校。 12月12日,後勤處的王處長和丁處長對我說,他們調查過了,我沒有房子,家裡也確實很困難。說他們已打報告給院長了,只要院長同意就可以把房子賣給我。於是我去找院長傅國良,但傅國良到國外考察去了,我就給傅寫了一封信。 2012年1月10日我打電話給傅國良,問他有沒有收到我的信。他說收到了,他批了意見,叫我去找後勤處。第二天我去找後勤處,後勤處的說法已跟以前不一樣了。處長說,院長辦公會議經過“慎重考慮”,決定不同意我買房,理由是學校今後還要進人,住房緊張。我表示抗議,理由有三點:一、這房子本來就應該賣給我的,不賣給我是對我的權利的侵犯;二、房改後單位都不解決住房問題,福利分房政策早就取消了;三、即使進人要安排房子,像我這麼小的房子能解決什麼問題?我把堅決要求維護自己權利,購買本應屬於我的房改房的意見再次向後勤處申明,並要求他們轉告“院長辦公會議”。此後,我又去找傅國良院長,但他又不在,學院辦公室主任接待了我。我又把我的維權主張告訴了校辦主任,並讓他轉告傅院長。兩個月過去了,至今天仍未得到校方的回音。

申訴人認為,浙江警察學院阻止我參加房改,侵犯了我基本的公民權利。根據國家有關政策的解釋,將產權歸國家所有的公有住房按屬地房改政策出售給合法承租者後,稱為房改房。房改房的銷售對像是承住獨用成套公有住房的居民和符合分配住房條件的職工。根據國務院1994年7月18日頒布的《關於深化城鎮住房制度改革的決定》的規定,每個家庭可以享受一次購買公有住房的福利待遇。根據這些規定,我完全享有購買公有住房的待遇:第一,我是承住獨用成套公有住房的合法承租人;第二,我在該校已工作了十年,是該校職工,該校辭退我僅僅是由於言論自由問題而非其他工作上的原因。應該說,僅僅因為言論不符合執政黨的口味而將國家職工辭退公職是一種非法律行為,是一種侵犯人權的行為。我國在實行市場經濟體制改革後,住房建設投資改為國家、單位、個人三者共同負擔,針對職工工資中未包含住房消費資金的歷史事實,為保障職工居住條件、解決職工負擔住房消費資金的實際困難,國家以房改房的形式對職工進行補償。我作為一名職工,理應得到與別人同樣的補償。我在該校已工作十年,分配的住房符合房改條件。單位出售公房的價格是由房改政策規定,這種低價是國家取消房屋實物分配後對長期低工資勞動職工的補償,並不是公房出售單位給職工的特別優惠。因此,浙江警察學院以我已不在該校工作為由取消國家以房改的形式對我的長期低工資勞動的補償,是違反國家有關房改的政策的。

杭州市政府《關於進一步擴大杭州市區公有住房出售範圍的通知》(杭房改[2002]4號)強調指​​出“要維護公房承租人享有參加房改購房的權利”。杭州市住房制度改革辦公室2012年2月17日在《出售公有住房若干政策問題解答(十八)》中對市區出售公有住房的對像作了明確規定,即市區出售公有住房的對像是年滿十八周歲,具有市區城鎮常住戶口的公有住房承租人。因此,申訴人無論從國家政策還是從杭州市政府的政策來說,都符合參加房改即購買房改房的條件,浙江警察學院阻止申訴人購買房改房是違法的。為此,申訴人強烈要求上級主管機關嚴肅對待申訴人合法權益受到侵犯的事實,妥然處理申訴人和被申訴人之間的購房糾紛。

 

此呈

浙江省公安廳

申訴人  呂耿松

2012年4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