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當局注定輸掉網絡戰爭——十八大前中國政局觀察(八)

2012年04月25日

今年是中國的龍年,民間傳統認為龍年不利,往往是凶年。對執政的共產黨來說果然如此。王立軍一腳邁進美國領館後,在北京政壇引起軒然大波,本來有望在十八大進入常委的薄熙來一夜之間淪為階下囚。當局為如何處理薄的問題弄得焦頭爛額,黨內高層內鬥激烈,陷入六四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之中。

事情鬧到這種地步,固然與薄熙來是當代奸雄和巧偽人有關,但還有更深廣的社會背景,是多年來積累的各種矛盾在十八大前的大爆發,是中國各種政治力量的一次對決,而互聯網則為此提供一個平台,使這齣戲演得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連好萊塢的大片都相形見絀。互聯網成為參與博弈的各派力量爭奪的要地,紛紛在網上爆料,引導輿論,力圖把事態導向有利於自己的一方。與此同時,廣大民眾也積極參與圍觀,人自為戰, 轉發各種消息,發表自己的看法,各種傳言不脛而走,輿論洶洶,使當局陷入非常被動的境地,左支右絀,一籌莫展。

當局對此十分焦慮恐懼。據報導,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最近聲稱,中共存亡取決於能否打贏這場網絡之戰。他在3月底在一個講話中說,我們已經處在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正面臨著一場嚴峻的沒有硝煙的戰爭,“戰場就在互聯網,如果我們失敗了,共產黨一定會下台”, “要不惜任何代價,打贏這一場戰爭! ”他還下令對在網絡上散佈“謠言”者要嚴查嚴打,從重處理。

周永康這番露出末日心態的表白,當然與他本人目前流言纏身的處境有關,但也說明網絡民意已經成為挑戰當局的心腹大患。共產黨當政已經60餘年,管治社會的手法還是靠當年打天下的兩個法寶——筆桿子和槍桿子。槍桿子是維護黨國體制的最后防線,雖然有效,但不到萬不得已時不能使用,因為一旦失靈,共產黨的江山就會頃刻坍塌,所以,當局平時主要是靠筆桿子,用灌輸和封殺兩手對輿論進行控制。

然而,互聯網橫空出世,使“老革命遇到新問題”。這些年來,當局為了管製網絡輿論,已經花費巨資,投入大量人力,但收效不大,令其十分頭疼。其實,在這次薄王事件中,網上流傳的所謂“謠言”,大都出自體制內各種勢力爆料,而且事後證明是其中不少是真相。難怪有網友調侃說,所謂謠言就是“遙遙領先的預言”。即便是某些確屬謠言,究其原因,也是由於當局黑箱作業,遲遲不敢公佈真相的緣故,提供了滋生謠言的溫床。

自由表達是人類的天性,而互聯網則是專制的天敵,切中獨裁者的命門。正如中國網友所說“互聯網是上帝送給中國人的一份最好的禮物”。當局與其逆時而動,惶惶不可終日,不如放下屠刀,從根本上改弦易轍,啟動政治改革,對公共事務開放透明,讓民眾享有知情權。否則,當局的一切所作所為,就如同唐·吉珂德與風車作戰一樣,徒勞無功,最終注定要失敗。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