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人權何在——上海維權市民北戴河蒙難記(附照片)

2012年07月31日

【上海訪民】 2012年7月20日,上海訪民王扣瑪、李玉芳等四人欲前往北戴河避暑,被當局攔截、搜查並遣送回上海關入黑監獄。


人權何在——上海維權市民北戴河蒙難記(附照片)

李玉芳

2012年7月20日,上海維權市民李玉芳、王扣瑪等四人前往北戴河避暑(21日、22日是雙休日,信訪辦休息不辦公,又恰逢北京36度高溫,所以想在北戴河避暑2天,等到星期一再信訪),不料竟遭當局警方攔截、搜查、遣送、關押。時值中美新一輪人權對話之際,當局又製造了一起踐踏人權的惡性事件。

7月20日星期五去北京的火車上剛好碰到幾位上海訪友,於是結伴同行。近兩年因為北京警方向所有旅館、賓館下了警告通知,禁止上海所有上訪市民入住,違者將遭嚴處(國人在自己的國土上竟沒有入住旅館的權利?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找不出第二個國家,抑或我們都是被通揖的罪犯?),可以想像上海上訪市民在北京的生存​​有多麼艱難。由於是周末,信訪部門兩天不辦公,加之北京天氣炎熱,於是我們想到了去北戴河避暑遊玩兩天再回北京。當晚23點23分到達北戴河。在進入遊區檢查站時,不知何故必須出示身份證並經電腦掃描。接著更意想不到的是電腦上顯示出一大串上海上訪市民的黑名單。檢查站所有警察馬上緊張起來,叫我們拿好行李下車並對我們隨身所有物品一一拍照。之後隨即將我們移交給北戴河地區信訪勸返處拘禁起來。第二天(21日)下午15:00被上海駐京辦從北戴河地區信訪勸返處接走。 22日上午12:00再被上海駐京辦交由楊浦區工作組接回上海。回到上海被大橋街道信訪辦主任吳雲海和大橋派出所民警直接送往軍工路共青森林公園黑監獄關押。直至27日下午16:00解除非法拘禁。整整7天,我就像一個被抓捕的潛逃罪犯,被河北、北京、上海等各地警察一路嚴加看押,最後送到共青森林公園“黑監獄”關押。然而惡夢並沒有結束:共青森林公園黑監獄簡直就是人間地獄!

黑監獄長年沒人住,陰暗潮濕,房子周圍都是很深的草叢,死臭的河蚌到處都是;馬桶裡有螞蝗,淋浴房裡有蜈蚣,並從下水道裡往外爬;房間裡滿是蚊子和不明飛蟲,整個房間、包括被子等物品充滿了一股濃烈、噁心的黴臭味;門外好多野狗野貓亂竄……這哪是人住的地方,就是人犯,也該有起碼的生存環境吧。當局哪裡把我們當人看。你們隨意剝奪人的自由,又將我們當豬狗一樣對待,你們還有一點人性嗎?

就此我對他們提出抗議:要求換地方,改善拘禁環境。他們不理睬。在共青森林公園黑監獄的3天,由於長時間被囚禁在空氣不暢的房間裡,吸入大量的霉味,身體感到不適,咽喉發癢咳嗽,頭暈,沒力氣。祈求惡人發善心是不現實的,只有靠反抗爭取權利。 27日上午我再也無法忍受這種非人虐待,我以死抗爭,割脈、頭撞牆並大聲呼叫。撞得我額頭滿是包。此景被看守發現並被他們阻止,此後他們對我嚴加看管;為了停止他們對我的迫害,最後我選擇了絕食來抗爭。毫無人性的看守,迫於我以死相博的壓力,終於在下午16:00把我解禁回家。回到家,我雖然感到全身酸痛,有氣無力,但還是感到很欣慰,因為我明白了一個道理:自由和權利的獲得,不能靠祈求和施捨,需要的是不懈的努力與抗爭。

同時和我一起去北戴河避暑的還有王扣瑪,他比我還更慘。他家房子被非法拆遷,母親被關黑監獄迫害致死。他進京為母伸冤卻招來牢獄之災,獲刑一年半。在獄中被迫害,生命垂危,曾二次開出病危通知單,未能出獄已致殘。這次2012年7月22日上午被多名警察押上1462次(北京到達上海)火車,23日上午到達上海。長寧區警方從府村路將他接到江蘇路派出所,立即作訊問筆錄。下午2時他感到身體不適,警方還是派了5個警察將他押送拘留所。在途中他身體已處在半昏迷狀態,這才臨時決定送王扣瑪到長寧區中心醫院進行搶救(在警方的攙扶下)。經診斷高血壓在220~225徘徊,生命隨時出現危險。直到晚上11點半才釋放回家。目前被警方多人24小​​時監視在家。

7月23、24兩日,中美第17次人權對話。美國國務院人權事務助理國務卿波斯納批評中國整體人權狀況持續惡化,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說:“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的人權狀況是完美的。中國的人權狀況到底是怎麼樣,中國人民最有發言權”。試問:中國人不能在自己的國土上行走,是人權得到改善​​了嗎?隨意剝奪公民的自由,對公民隨意軟禁、關押,是人權得到改善​​的表現嗎?對公民馮正虎非法“囚禁”160余天,是人權狀況取得的新進展嗎?如此種種,洪磊,你能代表中國人民嗎?

電話:13817117957

2012年7月31日

 


7月20日,王扣瑪、李玉芳等去北戴河避暑被拘禁在河北煤礦休養所

 

貼在黑監獄牆上的《依法信訪理性維權》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