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清明節前夕公祭“六四”死難者(附祭詞)

2013年04月01日

【悼念“六四”死難者】2013年4月1日,清明節前夕,一群八九民運的參加者和民間知識分子,匯集河北省正定縣公開祭奠1989年“六四”死難者。這是“六四”慘案以來24年間,中​​國民間首次公開祭奠追思“六四”死難者。


清明節前夕公祭“六四”死難者

據中國國內消息,2013年4月1日,清明節前夕,一群八九民運的參加者和民間知識分子,匯集河北省正定縣,以莊重儀式,公祭了1989年〝六四〞死難者。他們在河北省正定縣殯儀館銘德堂,向〝六四〞死難者肅立、默哀,宣讀公祭詞,呼喚死難者的名字,一一公祭。這是二十四年來,在中國大地,第一次,民間以公祭的形式,追思〝六四〞死難者。

參加公祭活動的,包括部分八九民運參加者和民間知識分子,他們是:安寧、陳衛(女)、陳晏彬、郭海峰、胡石根、郇建生、康玉春、李海、劉昆、羅志峰、馬少方、馬中飛、彭全江、徐琳、徐旭、楊海、於世文、殷玉生、趙常青、翟偉民、趙昕。

公祭發起人陳衛、於世文,都是1989年廣州民主運動最早的發起人和組織者。當年,陳衛是中山大學大氣科學系四年級學生,於世文是中山大學哲學系三年級學生。 〝六四〞鎮壓後,他們分別被捕,各自遭監禁一年半。

發起人表示,之所以選擇河北省正定縣,是因為,那是中共新領導人習近平先生的從政發祥地,公祭者要提醒習近平先生,不要忘記他父親習仲勳先生堅決反對的〝六四〞屠殺,不要忘記中華民族歷史的傷口。中國夢應該是憲政夢,相信那才他父親的夢。

 

據了解,公祭活動舉行前的最後時刻,遭公安獲知。但當局沒有阻攔公祭活動。主要組織者於世文遭河北、河南兩省警方羈押、訊問24小時,後被釋放,現已平安回到他位於河南省鄭州市的家中。訊問公安官員答應於世文要求,會將《公祭詞》遞交有關上級。


公祭1989年“六四”死難者公祭詞

女士們、先生們:

今天,我們懷著沉痛的心情,在風蕭水寒,壯士悲歌的燕趙大地,祭奠一群特殊的亡靈。

他們,曾經和我們一樣年輕,一樣滿懷夢想和激情;

他們,曾經在我們中間學習、工作、生活,和我們一起發出過痛苦的、歡樂的、真誠的吶喊聲;

但是,1989年〝6.4〞,瘋狂的坦克、無情的子彈奪去了他們鮮活的生命!

這不是一家一戶的痛苦,這是整個國家和民族的不幸!

24年來,這個巨大的不幸,如同漫天的烏雲,壓抑在我們的心頭。我們一刻也不會忘記,那些純真的青春和燦爛的笑容——他們永遠定格在我們的記憶中!

人命關天,但他們的確切人數至今仍是個謎,他們中的許多人至今沒有公佈姓名,不知魂在何處?

人死為大,他們逝去的年代已經久遠,但在他們的故國至今仍不允許任何形式的公開祭奠;

他們中的大多數倒在了天真活潑、如花似玉的黃金年齡,無緣享受普通人應該享受的親情和愛情,無法分享這些年經濟社會的發展成果。

對於他們的無辜遇難,至今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

他們的親人悲痛欲絕,至今沒有得到安慰和撫卹;

他們至今無法瞑目,他們的靈魂至今無處安息。

二十四年前,我們是那場慘劇的親歷者,也是倖存者。遇難者中,有我們的同班同學,有我們的同校師生。二十四年中,作為活著的人,我們苟且偷生,我們愧對眾多的亡靈,無顏面對他們的親人。二十四年來,我們無法公開祭奠他們,甚至無法公開表達對他們的思念和愧疚。每到清明和他們的忌日,我們只能悄悄地獻上一炷香,在心中默默為他們祈禱。

〝6.4〞發生後,我們充滿了刻骨銘心的悲傷。漫長的二十四年過去了,兩個天干地支屬相輪迴。今又蛇年。對於己巳蛇年春夏之交死難者的亡靈,我們愈思念愈加悲傷,愈悲傷愈加思念。當時我們都是在校學生,如今已是人到中年,隨著時光的流逝,我們也在不斷地反思,並在反思與成長中逐漸清醒。這本是一場完全可以避免的慘劇,它的最終發生和同胞們的無辜遇難是有著五千年文明的整個中華民族的悲哀。我們堅信,謊言可以在一些時間欺騙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時間欺騙一些人,但無法在所有的時間欺騙所有的人。公道自有人心在,豈容青史盡成灰。面對〝6.4〞,社會各方包括我們自己唯有正視,獻出最深的悲憫和大愛,付出最多的真誠和善意,拿出最大的包容和智慧,並著眼於國家的發展和未來,去放下這個改革進程中的包袱,去癒合這段民族歷史中的創傷,才能告慰這群無辜死難者的在天之靈。

〝6.4〞死難者,你們是這樣愛我們的國家,以至於獻出了自己的最後一滴熱血!當你們倒在這一片你們深愛著的土地上的時候,我們發誓要永遠地紀念你們!

願〝6.4〞亡靈能早日安息!

謝謝大家!

安寧、陳衛(女)、陳晏彬、郭海峰、胡石根、郇建生、康玉春、李海、劉昆、羅志峰、馬少方、馬中飛、彭全江、徐琳、徐旭、楊海、於世文、殷玉生、趙常青、翟偉民、趙昕

 

2013年4月1日於中國河北省正定縣殯儀館銘德堂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