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公開造謠

2013年09月09日

北京大學教授夏業良發布“緊急信息”進行闢謠,說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9月9日在署名單仁平的文章中對他進行惡意誹謗造謠。


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筆名:單仁平)公開造謠,本人去年業已通過崗位業績考核,胡主編卻在環球時報社論中說我沒有通過,屬於惡意造謠誹謗。請胡公佈向他提供不實信息的人名與職位,否則本人保留起訴胡錫進誹謗的法律權利。

夏業良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

 

附<環球時報>社論

  • 時間:2013-09-09 10:07:55 星期一
  • 來源:環球時報 
  • 編輯:陳青

做北大教授,先要通得過校內考核

  • 作者:單仁平

北京大學教授夏業良近日在推特上不斷發帖,宣稱自己因為“反專制”面臨被學校解聘。而據本報了解,目前高校剛剛開學,北大一年一度的教授聘職工作正在進行中,夏去年就未能通過教授崗位考核,他現在“主動出擊”,大概是自己心裏沒底,因而“以攻為守”。

夏的推特賬號上充滿了攻擊中國現行政治體制的言論,他抨擊現行體制“反民主”、“反法治”、“反人類”,稱當下的中國為&ldquo ;專制”。我們不知道他是否在北大的講壇上也這樣說話,但推特的記錄顯示,夏的思想和政治立場都很極端。

知道自己同主流價值觀是對立的,在道德要求上與教授的職位不達標,夏本應在保持本人教授職位的其他硬指標上做得盡量好些,但實際情況顯然不是這樣。夏通不過上年度的崗位考核,是他自己的問題。

北大對教授的年度考核要由學術委員會進行投票,夏宣稱教授們支持他“並無實際好處”,“需要勇氣”。他把學術委員會的工作一口咬定成政治性的,將對他的任何評價都當成人們的政治態度。

極端自由派人士如今有了這樣的通病:只要自己是宣揚“民主”和“自由”的,自己就變得“神聖不可侵犯”,於法於規都應擁有“豁免權”。社會不僅不能“迫害”他們,而且需要對他們給予特殊照顧,法律和規定都要繞著他們走,社會要處處看他們的臉色。否則,不特殊照顧他們,就等同於“迫害”。

他們所在的機構或許應當理直氣壯地對這樣的人說:你是誰?請你遵守所有規定,否則就請換個地方。

夏通過推特攻擊北京大學,試圖為自己保住北大教授的職位構建一道政治屏障,網上有消息稱,已有一些海外教育界人士聲援他。我們希望北大不要受夏本人態度和外部其他聲音的影響,堅持按照正常程序對待夏的問題,決定是否續聘他。

北京大學是國立大學,又是中國最著名的高等學府之一,拋開此次風波,夏這樣的教授顯然給北大出了一道難題。一方面北大應當鼓勵校園中思想的活躍,一方面又應是傳播、凝聚中國主流價值觀的堅固陣地。不僅北大,大概中國的大學都需要分清教師個人思想同他們向學生施教之間的界限。如果一些極端的政治觀點在大學裏可以任意傳播,這決非中國社會之福。

世界上不會有哪個大學鼓勵教師們把課堂變成反主流的講壇。美國哥倫比亞大學2007年邀伊朗總統內賈德演講,在美國輿論中激起軒然大波。即使校方強調他們不同意內賈德的觀點,還是無法平息輿論的激烈反對。這件事足以說明大學講壇的敏感性。

一些極端自由派人士現在希望魚和熊掌兼得。他們一方面強烈批評體制,以推翻體制為公開目標;一方面個人又捨不得告別體制,在政治思想和個人利益之間嚴重患得患失。由於價值觀的決裂,他們對承擔日常工作往往有抵觸情緒,並且總喜歡戴著有色眼鏡打量周圍的一切,一些人因此難以通過正常考核。夏業良與北大的衝突似乎就屬於這一類。

北大是否續聘夏,只能由北大決定。北大說到底是個搞教育的地方,不是政治鬥爭的場所,在那裏從事政治鬥爭,那是把北大重新推向中國動蕩、混亂時代的那個角色。這決非北大和北大人的利益之所在。世界上沒有哪個名牌大學是靠“搞政治鬥爭”立足的,在北大當教授,應為北大和國家做出當今時代所需要的貢獻。 ▲(作者是環球時報評論員)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