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正式宣布曹順利失踪——讓我們共同尋找曹順利

2013年09月26日

關注聯合國審議中國人權狀況的北京維權人士曹順利,自9月14日以來音訊全無。家人和朋友到處尋找她,其弟現已到她住地派出所報了案。作者呼籲“讓我們共同尋找曹順利! ”


正式宣布曹順利失踪
——讓我們共同尋找曹順利

——秦永敏三找曹順利

曹順利已經失踪近半個月,我已經是第三次公開尋找曹順利了。

曹順利女士原定於9月13日從北京乘飛機前往歐洲參加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事處討論中國人權的會議,但是,在9月12日卻無端改簽14號的飛機。本來她已經約好隨時保持聯繫,但是,自那以後就忽然沒有她的任何音訊。

繼此前兩次公開尋找之後,今天,本人再次給曹順利打電話,她的手機(13683542027)仍然處於關機狀況。

隨即,本人撥通曹順利之友李先生手機,他說,今天曹順利的姐姐會去報案。曹順利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一個弟弟(曹玉立),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家人在曹順利的問題上很為難,一般不希望外人因此打攪他們。

然後,本人打手機詢問了曹順利之友張女士,她說,迄今為止一直沒有曹順利的任何消息,曹順利弟弟的手機號不便外漏。昨天,她給曹順利姐姐打過,她姐說過幾天再給110報警,不知道報沒報,現在看來曹順利肯定沒有走成,如果是當局扣留,今天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有關會議開完,應該放人了,但是中國的事你也知道,放不放是人家的事。張女士說,我給她家人說了,曹順利沒有能夠出去,你們看該怎麼辦。她家人意見不統一,不願意她做這些事,並且說還等等。我說有律師願意幫忙,她弟弟還是堅持原來的意見。今天上午11點,曹順利姐姐先去​​了曹順利家,家裡還是沒人,又去了曹順利住地派出所,派出所說不知道,現在準備打110報人口失踪。

接著,本人又和曹順利團隊的劉曉芳女士進行了聯繫。劉曉芳說,曹順利走之前我們在一起坐了一下,那是11號晚上,本應是12號啟程,夜晚六點半到那裡,認為會順利進行。但是,那以後卻再也沒了曹順利的下落。打電話給她家人,她家人表現得很平和。曹順利是14號到22號的會期,簽證到26號。 24號我看有問題了,就去了曹順利住地派出所,找管段戶籍劉家瑞,他休息,找曹所長,也調走了,給副所長劉某打電話,他問我是哪裡的,說我不是本社區的,不告訴我,後來要去了我的電話,叫我明天來。 25號早上八點我去,先說劉家瑞在,要我等等,過一會又說不在,下社區了。找到值班所長劉某,一知是我找,態度不好,但也能談,我說曹順利失踪了十幾天,應該在你們的掌握之中,他說他們不知道,我說那就是強迫失踪,警方控制了,應該在你們派出所裡。他還是堅持說,情況不知道,人不在派出所裡。我說,那我報失踪,他卻說:“你報失踪我不接受,必須是親屬。 ”然後劉曉芳找了曹順利弟弟曹玉立,希望他作為親人出面報案,後者答應了。

隨後,我好容易聯繫到剛從派出所出來的曹順利的姐姐,她說她在車上,聽不清楚,要我半小時後再聯繫,但半小時後她的手機一直無法接通。

夜八點,我再次撥通曹順利的姐姐的手機,好容易接通後,曹順利的姐姐先說我不認識你呀,我說明和曹順利的關係以後,她才簡單地告訴我,後來她弟弟曹玉立去地安門派出所報了案,派出所還是說不知道曹順利下落。因為種種原因,曹順利的姐姐不願意多說,只說你有消息馬上告訴我。

但可想而知,地安門派出所已經被迫立案,因此,曹順利失踪一事從法律上說已經是事實。

隨後,我收到很多因為關心曹順利發來的電郵之類,下面是其中一份:

我和曹順利並不太熟,但是我知道她是我們訪民共同的朋友,在這個沒有人權,沒有法制的國度裡,我們只能用血和淚乃至於生命來呼喚執法者的良知。但是我們的付出並沒有得到預期的效果,這些喪心病狂的執法者視憲法如草紙,在短時間內對維權人士大肆抓捕,網上禁言,如此下去我們的出路在哪裡?同胞們,她們(他們)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為了我們,為了我們的朋友,讓我們共同尋找曹順利!河北省定州市訪民丁靈傑

我想,“讓我們共同尋找曹順利! ”應該是每一個關心中國的人權和法治的人的共同心聲,因為在自命為“法制國家”的中國,一個公民是不應該被失踪的,何況曹順利是今日中國最傑出的人權活動家,而且是女人權活動家!

秦永敏手機:13986183138

2013/9/26 20:22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