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對比現實:中國的環境挑戰

2011年07月18日

要寫出中國嚴重惡化的環境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這幅圖畫範圍之廣盡人皆知——令人無法容忍的空氣污染、致病的水污染、大面積森林砍伐、正在蔓延的荒漠化、農田大量減少、生物種類多樣性急劇減少。這是一幅沒有希望的圖畫。但是,與這幅嚴峻圖畫對照的是,過去三十年裡中國在減少貧困、延長壽命方面所取得的重大進展。在這種情況下,寫文章報導中國突飛猛進地發展風能、太陽能等「清潔」技術、砸重金投資修建排污系統、建世界最大的高速鐵路網、在全國各地植樹造林已成為時髦。這幅圖畫傳遞著希望。

理解中國環境問題之所以困難,緣於現實中絕望與希望並存的鮮明對比。所有污染都是伴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而同步發生的。雖然經濟上的成功正加速形成對生態系統和環境的壓力,但現在中國政府也大量投資環保,而且眼下的政治口號都是要在建立綠色低碳經濟的同時,還要提振國內的消費。中國政府的政策日益重視環保,政策專家也非常瞭解,如果不採取堅決行動,對中國老百姓來說後果將是可怕的。那麼,怎麼才能使兩者一致呢?

本文旨在對中國環境問題的整體狀況提供一個鳥瞰式分析——概述正在做出的改善環境的努力和所受的種種限制——這對於中國減少生態破壞、達到新的環境平衡所需要的方向和時間框架做出符合實際的評估是很必要的。從長遠來看,這種環境平衡對中國人民的身體健康是至關重要的。此外,中國的環境條件也將對社會穩定產生影響。「經濟」和「經濟成長」的概念是人類生活的構成部分。這些領域的活動實際屬於次生物系統,因此,有賴於生物系統的健全。生物系統的惡化將最終削弱維持人類活動的所有能力,甚至包括生命本身。但是,要從毀壞之途上扭轉過來需要時間,原因涉及中國發展的基本因素——人口、水和能源。

不光中國有自己的環境體驗——任何地方的人都已經改變了自然生態系統。世界各地生物的多樣性已經在減少,由於人類活動而導致的溫室氣體的排放,現在正改變著大氣的長期結構,導致可能會將我們文明世界所熟悉的氣候從「最佳狀態」倒退到很不適宜於人類生存的變化。

從歷史上看,許多世紀以來中國對養活其眾多人口進行了長期探索,這可以從黃土高原這樣的光禿景觀,大運河這樣的巨大水利工程項目,以及遍佈各地的農業坡式梯田上看出。如今,中國不僅人口眾多,而且自1980年代以來快速的工業化和城市化,雖然創造了令人羨慕的繁榮,同時也導致了更高水平和更快速度的物質消費,從而耗盡自然資源。

任何經濟體都不可能保持物質產出和消費不斷增長而沒有嚴重的環境後果。即使付出艱巨努力,也得花很長時間來消除過去所造成的惡果。更重要的是,如果中國想在環境上可持續發展,就必須找到一個新的物質消費平衡——西方高消費的發達經濟體尚未找到的東西。那麼,什麼可能是中國最好的前景呢?

決定性參數

人口

目前中國的人口剛超過13.4億,約佔世界人口的20%。世界上只有兩個國家——中國和印度——人口超過10億。要知道,供養10億人,這可是一個非常大的人口數字。第三個人口最多的國家是美國。相比之下,美國的人口只有3億1200萬,但領土比中國還稍大一些。

此外,中國的耕地卻只佔全世界農地的9%。中國960萬平方公里土地僅有15%是可耕地。中國過去幾年在增加國內糧食供應方面做得相當好,但如果其人口如預期般在2030年增加到15億,那麼,為新增的近2億人口提供足夠糧食將是個非常重大的任務。

擴大農業生產受到生產要素之一的土地可用面積的制約,而且中國的農業產量已經相當高,再提高不那麼容易。農用耕地因快速城市化而流失。許多非法攫取農民土地的事件因賠償不足或不予賠償而導致抗議。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政府要恢復因非法使用而失去了的土地,增加產糧農用耕地,1並在第十二個五年計劃期間(2011-2015年)提高生產能力。2

供水

日益嚴重的缺水問題可能是制約中國發展的最大因素。中國的水資源只佔全球的7%,其人均水資源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此外,中國的水資源分佈不均。中國的北方地區,人口約佔全國的45%,耕地佔60%,但水資源僅佔16%;而中國的南方地區,擁有全國水資源的84%,卻只有55%的人口和40%的耕地。3

中國的供水主要來源於地表水、地下水和冰川。地表水指溪流、河、湖和濕地中的水;地下水指位於地表之下的土壤和地下蓄水層中的水。一般來說,地表水是由降雨自然補充的;地下水則來自雨水、溪流和河流水的地表水補給的。中國的地表水是由冰川融化和降水補充的。中國擁有大量河流湖泊,當河流流過平原時,水滲入地下變成地下水。地下水為中國70%的人口提供了飲用水,並灌溉了40%的農地。農業用水佔中國70%的用水量。中國面臨的挑戰是,如何在滿足巨大人口和工業日益增長的用水需求的同時,又不損害農業的需求​​。

中國準備在2011年展開第一次全國水利普查,其中包括現場調查工作。預計將有80萬普查人員訪問農村和城市各地,調查湖泊、河流和水庫的數量及其狀況,評估保護區和灌溉區的工作,分析地下水的狀況等等。4通過普查所得的重要信息應有助於中國更好地以證據為基礎做出決策。

能源

中國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耗國——2010年已超越美國­——而且還是使全球變暖的二氧化碳的最大排放國。2011年第一季度中國合併累計用電10900億千瓦小時,比上年同期增長12.72%。同期,其它行業耗電增加比率分別為:農業3.16%、工業12.31%(佔中國總耗電量的73.5%)、第三產業15.51%。5

水和能源的消耗與生產緊密相連。在能源生產的每一個方面幾乎都要用水,而運輸和處理水又需要消耗能源。例如,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產和消費國,從煤炭開採到發電,每一個生產過程都需要大量的水。燃燒化石燃料也製造空氣污染和二氧化碳。煤在燃燒中產生大量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微粒和煤塵,所有這些都對人體和生態系統有害。煤塵的總量不容易估計,但其影響已經十分明顯。例如,一項新的研究表明,被污染的著名的無錫太湖其20%的污染物來自煤塵。此外,中國北方地區的沙塵暴散佈大量煤塵,這種煤塵在山西、內蒙古和陝西這些重點產煤省份尤其嚴重。6

交通運輸中越來越多地使用石油產品,正在製造籠罩許多中國城市的煙塵濃霧。以最典型的北京為例:2009年初,北京有350萬輛汽車,而兩年後的今天是490萬輛。這些新增加的車輛燃油量,越來越嚴重的交通堵塞,以及汽車尾部排氣管排出的廢氣,數量都非常大。全世界污染最嚴重的30個城市中20個在中國,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高燃煤的使用和越來越高的機動化程度造成的。7《北京市清潔空氣行動計劃(2011-2015)》目的在通過改造尚未升級的燃煤鍋爐和爐灶、改造燃煤發電廠的質量,並實行更嚴格的汽車尾氣排放標準來改善空氣的質量。


上海的黃昏,籠罩城市煙霧中的落日。2008年。照片來源:Suicap/Wikicommons

根據第十二個五年計劃,中國承諾,到2015年削減其能源強度——一種對能源效率的度量——即單位GDP能耗下降16%,二氧化碳排放下降17%。這將幫助中國實現其設定的國家目標,即以2005年的水平為基準,到2020年減少二氧化碳強度40%至45%,8並且在減少空氣污染方面還將做更多工作。2012年,減排標準可能會更為嚴格,並將迫使許多燃煤發電廠安裝減少污染的設備。

中國對煤碳大量依賴的情況不可能很快改變。中國的計劃是通過對其它類型能源的投資來逐漸改變對煤碳的依賴。因此,中國正為沿海地區進口比較清潔的液化天然氣——它在中國國內產量很小——而沿海地區能夠承擔較高的價格。即便中國政府在日本福島核事故後,正在對其現有的和正在建造的核發電站進行安全程序檢查,新的核電站仍在廣東等較富裕地區建造,以使那些地區更快地減少對煤碳的消耗。

中國水利資源豐富。在未來幾年裡,也就是到2013年,中國有許多計劃要把發電量從大約2100億瓦增加到3100億瓦,這是世界上最大的項目。中國西南地區的云南、貴州和四川是很有潛力的省份。問題是這些地區中有些地方不僅在生態上很敏感,而且處在地殼構造的活動地帶。比如,專家們呼籲重新考慮建造云南怒江大壩。福島事故使人們對在地震活躍地區的建設有了新的警覺。9

至於風力發電,雖然發電量每5年翻一番——2010年是4000萬千瓦,居世界第一——但其中34%還未接入全國電網。中國的宏偉目標是繼續增加發電量,並到2015年將9000萬千瓦接入電網。10

雖然中國太陽能發電能力目前還只有10億瓦,中國的太陽能電池板生產和出口現在均居世界領先地位。最近的報告顯示,中國在福島事故後放緩了核發電的發展,但正在考慮將在原先的太陽能發電目標上再增加一倍,即到2015年發電量達到100億瓦。11

對比現實

這幅圖畫中令人擔憂的部分是那些在全中國各地推行的巨大發展計劃。比如,到2015年,中國要增建55個新機場(總數達到230個)以接待每年4億5000萬人次。國內的旅行和旅遊業將增長——這會給環境增加巨大壓力。另一個例子就是對偏遠地區的繼續開放。在新疆,正在修建高速公路、公路,以利於開發豐富的礦藏資源。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是積極的,因為預計到2011年將能創造33萬8000個就業機會。12但是,即使在礦藏開採中使用最新技術,但仍然將導致大規模的環境惡化。

積極的一面是,在未來5年內中國準備斥巨資用於脫硫脫硝技術,以減少因燃煤電廠造成的空氣污染。在過去幾年裡,中國已經把對城市污水處理率從24%提高到了75%,13並有重大計劃在未來幾年裡進一步提高污水處理水平。不過,中國畢竟每年產生600億噸污水,並沒有全部獲適當處理,未來5年污水量將升高達800億噸。除了對污水處理繼續投資外別無其它選擇。至於固體垃圾,有些城市在未來幾年裡投資新的處理技術,如天津,那裡的焚化爐每天將可焚燒數千噸垃圾,並同時產出能源。14

計劃、目標和資金是處理這些問題的關鍵,但是其它重大挑戰是監管和嚴格執法。地方官員並非不知道污染者是誰,更多情況下他們是知道的。以鄭州西流湖為例,那裡的污染比允許的水平高出了110倍。附近的製造廠和污染製造者眾所周知,15就等有關當局到那裡去履行職責。

最近在浙江台州發生的案子為全國各地應該如何做提供了好的經驗。2011年3月,台州速起蓄電池公司經理和包括區環保辦副主任在內的3名政府官員被逮捕,原因是附近村民(包括兒童),發現血液中鉛含量高度升高。對這家公司進行的調查顯示,他們排放的氣體和水裡鉛的讀數超過法定限制,鉛可能已經污染了地下水,村民被告知不要吃在附近種的糧食。工廠被責令停止生產以解決問題。這是有關鉛中毒的最新報導。中國各地一直有許多類似的案例。台州案導致該地區對工廠實行更為嚴格的檢查,並對污染源施以罰款並逮捕了行業的負責人和地方官員。16

一個發人深省的案子是紫金礦業集團案,它是中國最大的公開上市的黃金生產商和銅的主要供應商。該集團的環保記錄一直很差,2009年被列舉7項違法行為。2010年7月3日,該集團福建礦區洩漏了240萬加侖含銅酸性廢水,造成的污染毒死了將近2000噸河魚。監管人員對該集團拖延發佈事故原因進行了調查。洩漏事故發生後9天,這家公司沒做任何解釋,直到7月12日才最終公佈了洩漏的消息。這一消息使該公司股票大跌。造成事故的工廠被勒令關門整頓,最後被罰款143萬美元。由於有許多負面報導,該公司表示願意改善其環境和安全措施。人們希望紫金集團已經吸取教訓,並展望未來,糾正其污染環境的行為。但是,顯然這一事件並沒有影響該公司的業績:2010年,該集團利潤增長了46%,收入增長36%。

中國的非政府組織揭露了紫金案件以及其它上市公司的違法行為,呼籲為紫金礦業集團掛牌的香港股票交易所必須從速公開所有違反環保的行為。17中國政府允許公佈更多環境數據,這對非政府組織的工作和媒體報導這些違法行為產生了積極影響。

另一個令人鼓舞的事例是云南農民張正祥同污染昆明滇池的工業廢水作鬥爭的故事。多年來,他繞滇池125公里長的湖岸線巡視,查找問題,熟讀法律,蒐集證據。張正祥及其家庭為此多次遭打壓和騷擾。他還曾被人攻擊,但大難不死。他的鄰居認為他為環保走得太遠以至於惹禍上身。但是,他告倒了160家排污企業,揭露了100多名官員。他的努力迫使240多名老闆取消了他們的項目。2009年,張正祥被中央電視台選為「感動中國」年度人物的10人之一。18

結論

中國人民繼承的是一個在數千年裡被大規模破壞的生態系統。隨著人口的繼續增長,對環境的進一步毀壞可能會對中國政府試圖建立小康社會(和平與繁榮)的承諾形成牽制。
現在,科學家已經明確指出行星是有界限的。19換言之,生態限制是存在的,人類不能戰勝自然。實際上,人類的長期生存需要我們保護不可替代的自然環境服務,它提供我們有利於人類文明的氣候條件、清潔的空氣、清澈的水源和健康的土壤。一味追求GDP的增長,將其視為成功的首要指標,勢必忽略因削弱生物圈的生存能力從而導致其惡化的長期代價。

西方國家還未實現環境可持續性的過渡,因為它們把物質消費的增加視為經濟成功,認為消費越多經濟就越好。其實,西方世界有最好的條件走出一條不破壞生態平衡的新路而不必犧牲太多繁榮。擁有較高技術和管理能力的西方可以選擇改變 「增長」的模式,這種模式將不是基於物質消費而是基於福祉。人口仍在不斷增長的中國和其它發展中大國,將對所有種類的自然資源提出更多要求。人們將很難看到中國的環境可能不會繼續遭到另一代人的破壞。

那麼,什麼是最好的結果呢?中國需要加緊採取措施減緩環境惡化的速度,從而使生態系統能盡快穩定下來。對生態資源最豐富的地區,如雲南和四川,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加以保護和保留。如果說這意味著要放棄利用水力發電和開採礦藏資源——那就這麼做。環境已經惡化的地區必須小心地加以復原,以使生態系統得以恢復。大規模的環境復原項目同樣可以提供就業和發展機會。

雖然中國將繼續需要很多能源和水資源,但中國有達到更高層次效率的巨大機會。實現效率並不只是做技術性的修正——而是一種思維方式的改變,即把效率優先作為最佳政策和管理的成果。因此,能源和水的價格必須朝著反映它們真實價值的方向上調(這一點中國政府已經意識到)。整個水電工隊伍需要訓練或重新訓練以達到最優化的效率。這些被低估的技能也屬於專業服務的種類,我們可以去「消費」它們,以達到更高的福祉。為人民生產清潔、安全和健康的食品則是另一個具有成長潛力的行業。

中國政府已經開始公佈環境數據。這一做法應進一步用於公佈所有種類的數據,同時改善數據的質量。通過制度性的改革來改進行政、管理監督、執法和媒體自由度,對建設一個有環保意識的社會也是至關重要的。允許非政府組織發揮其作用,監督公共事務,將改善問責制。

編輯註釋請見英文文後。

Endnotes

1. 「China Recovers 18.63 Billion Yuan from Illegal Land-use Practices in 2010,」 Xinhua News Agency, April, 19 2011, 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2010/china/2011-04/19/c_13835882.htm. ^

2. Liu Xinyong, 「China Should Maintain Grain Security by Boosting Domestic Production,」 Xinhua News Agency, April 12, 2011, 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2010/china/2011-04/11/c_13823850.htm. ^

3. Julian L. Wong, 「The Food-Energy-Water Nexus,」 Harvard Asia Quarterly, Spring 2010, http://www.americanprogress.org/issues/2010/07/pdf/haqspring2010final.pdf. ^

4. Liang Chao, 「China to Launch First National Water Census,」 China Daily, March 18, 2011,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11-03/18/content_12195217.htm. ^

5. 「China's Power Consumption up 13.4% in March,」 Xinhua News Agency, April 14, 2011, 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2010/business/2011-04/14/c_13828966.htm. ^

6. Chen Yingqi and Cang Wei, 「Effort Afoot to Prevent Pollution from Sandstorms,」 China Daily, April 14, 2011,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11-04/14/content_12323176.htm. ^

7. The World Bank, 「China Quick Facts,」 http://web.worldbank.org/WBSITE/EXTERNAL/COUNTRIES/EASTASIAPACIFICEXT/CHINAEXTN/0,,contentMDK:20680895~isCURL:Y~menuPK:318976~pagePK:141137~piPK:141127~theSitePK:318950,00.html. ^

8. 「News Analysis, 『China's 1Q Power Consumption Indicates Emissions Challenges',」 Global Times, April 15, 2011, http://business.globaltimes.cn/china-economy/2011-04/644798.html. ^

9. Li Jing, 「Experts Say Rush to Build Hydropower Poses Risk,」 China Daily, April 19, 2011,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11-04/19/content_12349192.htm. ^

10. 「China Grids to Connect 90 Million Kilowatts of Wind Power by 2015,」 Xinhua News Agency, April 16, 2011, http://www.chinadaily.com.cn/bizchina/2011-04/16/content_12337790.htm. ^

11. Liu Yiyu, 「China may Double Solar Power Capacity Goal,」 China Daily, April 1, 2011, http://www.chinadaily.com.cn/cndy/2011-04/01/content_12260023.htm. ^

12. 「Xinjiang Invests Heavily in Road Construction,」 Global Times, April 12, 2011, http://www.chinadaily.com.cn/bizchina/2011-04/12/content_12313169.htm. ^

13. 「China's Municipal Wastewater Treatment Rate up by 24% Points,」 Xinhua News Agency, March 15, 2011, 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2010/china/2011-03/15/c_13780003.htm. ^

14. 「China's Largest Trash-burning Power Plant to Start Operating before June,」 Xinhua News Agency, April 15, 2011, 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2010/china/2011-04/15/c_13830700.htm. ^

15. 「Zhengzhou Xiliu hu wuran yanzhong wushui zhi zuigao chaobiao 110 bei」 [鄭州西流湖污染嚴重污水值最高超標110倍], Henan Business Daily [河南商報], March 15, 2011, http://news.dahe.cn/2011/03-15/100646027.html. ^

15. 李雅靜,孫益銳.  鄭州西流湖污染嚴重  污水值最高超標110倍.  河南商報,2011-03-15.  http://news.dahe.cn/2011/03-15/100646027.html. ^

16. 「East China City Cracks Down on Pollution after Lead Poisoning Scandal,」 Xinhua News Agency, April 19, 2011, 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2010/china/2011-04/19/c_13835782.htm. ^

17. Ma Jun et al., Hong Kong's Role in Mending the Disclosure Gap (Civic Exchange and Institute of Public and Environmental Affairs, March 2010), http://www.civic-exchange.org/en/live/upload/files/100331MendingGap.pdf. ^

18. 「The Lake Defender,」 Global Times, April 9, 2011, http://special.globaltimes.cn/2011-04/642477.html. ^

19. Johan Rockstrom et al., 「A Safe Operating Space for Humanity,」 Nature, Sept. 24, 2009,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461/n7263/full/461472a.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