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書評: 看守所雜記 (江棋生)

2011年11月16日

看守所雜記
(英譯本書名:《我的監獄生活:一位中國政治異議人士的回憶錄》)
作者 江棋生
書評 梅兆贊

黎安友教授撰寫序言總是很精彩並富於同情心。他在為本書所寫的序言中說:「通過這本書,英文讀者會交上一位新朋友。」 他指出,江棋生是一位「個性鮮明、對原則有著強烈自我意識的人。」 確實如此。不過,黎安友教授沒有提到的是,在與當局的多年博弈中,江棋生可能是個十分棘手的人。但對一個落入世界上最無情的安全警察手中的人來說,這卻也是一件好事。我覺得我不僅已成他的朋友,甚至希望——如果我曾跟他一起在中國坐牢,或許也能像他一樣。

江棋生的這本書,並沒有像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一審時遞交的《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那樣激發人心,給人以向上的希望和振奮。劉曉波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11年有期徒刑,江棋生則於1999年因同一罪名被投入監獄。但江棋生是另類英雄:他真理在握、咬緊牙關、舌戰警方,絕不對在民主制下無罪的事情做絲毫認罪的妥協。

為紀念天安門屠殺十週年,江棋生寫了《點燃萬千燭光,共祭六四英魂》一文,並廣為傳播。為此他被判刑4年。2003年,他刑滿獲釋。走出監獄當天,江棋生被告知,他不能與前來接他的妻子和朋友一起回家,得由警車送他回去。為此,江棋生勃然大怒,對著那名資深警察說:「腦子進水了嗎?我在監獄裡一年365天,天天思念的是家人和朋友。我可從來沒有掛唸過你們公安局和派出所。告訴你們上頭,就算我的家人不能來接我,我也不坐你們的警車,我寧可走著回家。」 當時中國正流行薩斯病,當局試圖控制消息外洩。這時,另一名警察向江棋生保證:「我們這也是為你好。我們送你回家用的是徹底消過毒的高檔車。」 這時,江棋生的良心和大腦比平時轉得更快,馬上答道:「4年前,我被逮捕的時侯別無選擇,必須坐警車。但現在我已經恢復人身自由了,難道連坐什麼車回家的自由都沒有了?」說完,他就要把換好的衣服脫掉。我敢肯定,他寧可再坐4年牢也不會坐警車回家。

那名警察趕緊說:「江老師別生氣,別生氣,你就坐你朋友的車回去吧。不過,你能不能到了家不要接電話?……怕你會說錯話。」江棋生火冒三丈,憤怒地說:「我在家裡接不接電話,你們管得著嗎?」經過一番交鋒後,大獲全勝。江棋生說:「他們愣了愣神,沒再說話。」

江棋生所在的監獄,在押人員都被要求雙手抱頭蹲下做有罪狀,一蹲就是幾個小時,還要成天背誦《監所規則》。江棋生對獄警說,「《罪犯改造行為規範》有58條,你給我說說,中間哪一條規定蹲下要抱頭?!」獄警說:「江棋生,你要較勁? ! 」江答道: 「我不想較勁。只是抱頭這事我做不出來。」他就是沒那麼做。

如同江棋生在書中生動展示的,中國的監獄是很可怕的,雖然惡劣程度有所不同。他記錄了很多細節:因為便秘,兩個囚犯背對背蹲在同一個茅坑上;廁所手紙短缺、糟糕的食物,還有因為不准在暖氣片上烘衣服,到處都是濕衣服散發的臭氣。兩個人,有時甚至三個人,必須睡一個單人舖位上。他寫道:「在共產黨領導下,真是什麼樣的「人間奇蹟」都能製造出來!」

監獄的囚犯很欽佩江棋生的政治行為。他們拿出自己最好的衣服,包括領帶,讓他穿戴著去出席審判。他告訴他們,在「六四」天安門事件10週年那天,他靜默了3小時,在他為獄友背誦了《點燃萬千燭光,共祭六四英魂》一文後,一位獄友說:「老師,出去以後就跟您當政治犯,行不?」

監獄中腐敗盛行,凸顯在道德和經濟兩方面。每天早晨囚犯從他們舖位上把破爛發臭的被子疊好,藏到看不到的地方,然後再放上沒有用過的乾淨被子,以便給前來參觀的人留下一個好印象。(記得1972年文革期間,我參觀學校和工廠也是這樣。我們多數都被矇蔽了。)囚犯被允許用看守所自行印製的代幣券,購買香煙和其它「奢侈品」。看守賣這些東西利潤極高。「例如,一包『威龍』煙市場價不到2元,勞動號竟以50元出手。其暴利為倒賣海洛因所望塵莫及!」江棋生說,有人告訴他一個管教一個月就能賺2000餘元。

在1999年的庭審中,在等了很長時間之後,江棋生作了無罪陳述;就像劉曉波的一樣:這是對文字的審判,典型的「文字獄」。庭審中,下面突然響起一陣掌聲,是他的妻子。她為此被驅出法庭,這給他書面指控增加了一條新的罪狀。他這樣評價自己妻子的掌聲:「法庭上響起的一個嬌弱女子的掌聲,比起人民大會堂中所謂『雷鳴般的掌聲』,其含金量要大多了。」當他必須在確認他有罪的文件上籤名時,他總是加上一條投訴:申明自己政治上的合法權益遭到侵犯;他知道這將出現在有官方簽名和印章的同一頁上。

和他一起的囚犯也難當他犀利的辯才:一名法輪功修煉者進來時,江棋生對他印象不錯,但也讓他的日子不好過。於是,他們同意把彼此不同的看法列出來但不進行討論。江棋生十分小心地列出他們對進化論的不同看法,例如,月亮的起源、打坐和法輪功修煉的功效等。同室囚犯中有兩個殺人嫌犯,一個曾用鋸條鋸開受害者的身體。江棋生迫使他解釋為什麼這樣做。

江棋生是個相當獨特的人。如林培瑞教授所說,他幫助起草了《零八憲章》,但卻沒有聯署
與劉曉波共擔罪責的集體聲明。江棋生說:「為什麼要自願去坐牢呢?」從另一方面來說,劉曉波對《零八憲章》做了一些修改工作,鼓勵大家
去簽名,結果被送進監獄。在當局表揚他沒有簽名時,江棋生衝口而出:「這不是向當局靠攏,恰恰相反,是為了繼續進行最大限度的抗爭。」

林培瑞在他精彩的介紹中,講述了江棋生1991年第一次從監獄獲釋回家的情形:他弟弟求他不要再抗爭了,江棋生回答說:「如果我聽你的話,照你的做,那麼其他人就要來做我不再做的事情。但是,如果那個人也有個弟弟,也這樣勸他,他也聽了,那麼還有誰來做這些事情呢?」

這是對高風亮節的英雄主義所作出的一個獨特的、質樸的、淋漓盡致的、令人信服的和痛苦的描述。讀者看後會反覆自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樣一個野蠻、非法、醜惡的國度裡,他們能做些什麼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