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烏坎 ——村民為土地而抗爭

2012年12月18日

烏坎事件是一起醞釀已久、用了將近3年時間才逐漸展現出來的一段歷程。起初,在這個有著兩萬村民、位於廣東省東海岸的民風古樸的漁村,村民試圖蒐集證據以證明有關地方官員涉入非法土地買賣的傳言,然後,演變成上訪、抗議、一位村民死亡、佔領全村、社交媒體信息滿天飛、省級官員突然撤離、民主選舉村委會,以及腐敗的共產黨基層幹部下台。

雖然烏坎的故事還未獲圓滿結局,但抗議活動顯示了公眾反腐敗的憤怒程度,挑戰腐敗政府的堅定勇氣,以及敢冒風險敢擔後果的意願。

這一運動始於2009年,當時,年輕村民開始在網上組織動員。他們調查地方乾部私賣土地及其它可疑行為,發現他們已經將屬於村民的1500畝土地賣給了地產商,賣了很多錢,並私吞了大筆收入。村民們開始訴諸法律,從縣級法院一路告到省級法院,並且到各級政府上訪。在各級法院大約11個案件沒有獲得任何結果之後,村民將法律掌握在自己手中,走上街頭抗議示威。

2011年9月21日,烏坎事件爆發。大約4000名憤怒的民眾舉著標語,封鎖公路,搗毀了一個政府辦公室。警方拘留了5名村民。第二天,抗議者與警察發生衝突,警察以電棍、催淚瓦斯回應。

烏坎村民集會,廣東。 攝於2012年2月。照片來源: Lucas Poy

烏坎村黨支書薛昌、村委會主任陳舜意在村民請願抗議浪潮中逃離村子。 9月23日,村民成立“烏坎村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與烏坎上級政府陸豐市、汕尾市當局進行談判。兩市已經接管了烏坎的行政權。

由於談判未能達成任何結果,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號召在11月21日舉行大規模示威,大約5000名村民參加了抗議活動。這次,地方當局採取了克制態度,示威沒有升級到暴力衝突。

12月3日,抗議示威再次爆發。一天后,烏坎居民發動了3天罷市和抗議活動。抗議者抓了幾個村幹部,以此迫使當局釋放抗議運動的年輕組織者莊烈宏,他因組織請願被當局拘留。當天下午村民就釋放了被扣的村幹部,但莊烈宏卻仍被拘留。

12月9日,汕尾當局宣布暫時凍結向私人地產商出售土地。當局還宣布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為非法組織。同一天,抗議活動領袖薛錦波和幾位村民代表被一些穿便衣的人綁架,他們開一輛沒有牌照的麵包車。

12月11日晚,薛錦波在被警察拘留期間死亡。警方說死因為“突發性心臟衰竭”,但看到屍體的家屬說,死者身上有遭酷刑的痕跡。第二天,新一輪憤怒從村里爆發出來。

當局派出數千警察和武警包圍烏坎村予以回應,他們切斷糧食供應、不准外人進入村子,禁止漁船出海捕魚。村里的年輕人成立了類似於民兵的組織保衛村子,不讓警察進村。村民用砍倒的樹和鐵鍊作為路障,建立起自己的防禦工事。臨時代表理事會還開了一家藥房、急救中心和“外事辦公室”。他們還通過很少使用的鄉間小路偷運食品,把外國記者領進村子,挫敗警方把外國媒體阻擋在外面的努力。

被激怒的村民繼續抗議表達他們的憤怒,同時敦促上級黨組織介入解決問題。

12月17日,抗議活動負責人向當局提交了一份要求清單:歸回土地、釋放被拘留的抗議組織者、交出薛錦波屍體、承認臨時代表理事會的合法性。他們給政府5天時間答复,否則將到陸豐市政府遊行示威,搶回薛錦波的屍體。雖然存糧只夠7天,抗議活動負責人拒絕了政府提出的對話要求,並堅持必須首先接受他們的基本要求。

有關警方增援立刻會到來的傳言滿天飛。 12月19日午夜前,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提出了一個方案:就土地問題進行談判​​,賠償村民損失,收回404畝(為總數6700畝的0.06%,後來他透露這些土地已經賣掉)涉事用地;對兩位逃跑的村幹部薛昌、陳舜意予以免職處分。可是,他雖然表示不會對大多數村民加以追究,卻沒有保證抗議示威負責人的安全。村民對此很不滿意,仍計劃遊行到汕尾市政府進行抗議。

12月20日,廣東省領導出面解決爭端。省委副書記朱明國保證抗議活動組織者的安全,承諾對那些鬧事的村民,只要有誠意和政府一起來解決問題,都可以“給出路”。

12月21日,村民代表林祖欒和另一位抗議活動的組織者,與朱明國會面,開始談判。省領導原則上同意林祖欒提出的幾項要求,認為村民代表是有誠意的,被抓的抗議活動組織者將獲釋,薛錦波的屍體會擇日送還家屬。

於是,村民拆除路障,揭下抗議標語,回歸正常生活。

經立案調查,20名地方官員受到處罰。國營的新華社報導,前烏坎黨支部書記薛昌、前村委會主任陳舜意被開除黨籍,收繳他們違紀所得共27.52萬元人民幣。報導說,對其他5名原村幹部以及12名陸豐市、東海鎮及基層站、所干部給予黨政紀處分,但沒有做詳細說明。朱明國比喻這些地方官是“爛心紅蘋果”,即表面是紅的(共產黨員),裡面已經爛了。

2012年2月2日,烏坎舉行民主選舉,兩位抗議活動組織者當選為村委會幹部。年輕人莊烈宏也被選進村委會。他於2011年12月3日被警方拘留,關押20天。他保證一定要討回他所說的“應當屬於烏坎”的土地。

烏坎事件被視為人民​​的力量和互聯網力量的勝利,以及未來群體維權的榜樣。

艾華(Eva Pils)是香港中文大學中國土地問題專家,她告訴《亞洲華爾街日報》說:“由於民眾能更好地相互聯繫、獲得更多的信息,你可以預見他們為了自己的遭遇會進行更多激烈的抗爭。 ”她表示:“而且這類抗爭也更容易傳播,卻更難於被封鎖,因為信息總會傳出去。 ”

但烏坎抗爭並未圓滿結束。

當局並沒有兌現他們的所有承諾。政府官員試圖強迫薛錦波家人簽署一份確認他自然死亡的文件,但被他們拒絕。陸豐市政府後來拒絕撤銷對幾位在抗議開始時被拘留村民的指控。

2012年10月,莊烈宏因對討回失地和資金的努力備感沮喪——顯然三分之二的失地仍未討回——正式宣布辭去村委會的職務。

慕亦仁,美國自由撰稿人。自1985年以來一直報導關於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的消息。他曾任職於《新聞周刊》、《遠東經濟評論》和《南華早報》,自1994年以來一直居住在北京。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