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傳遞“六四”火炬——不忘問責過去,力爭民主未來

2012年12月21日

2009年5、6月間,香港二十歲左右的學生、藝術家舉辦了名為“80後六四文化祭”活動。這是一項紀念1989年的中國民主運動、向“六四”鎮壓受害者致哀的文化活動。活動由年輕人自己組織和參加,主要通過網絡進行傳播。 1組織者這樣寫道:“在我們眼中,‘六四’不只是一件等待平反的歷史事件,它更是一種可以傳給下一代的態度。 ”在10點宣言中,他們誓言要“擁抱歷史,把已故的美好價值承接到未來”,“保持發聲,坦率宣說一切不公義”。 2

所有的活動組織者都是在那場悲劇發生後出生的;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在學校讀到的都是對“八九”民運和“六四”鎮壓輕描淡寫的課文。但現在,他們加入了曾於20多年前呼籲政府承擔責任、要求正義的家長或家長的家長的行列。

1989年5月21日,北京宣布戒嚴第二天,香港人民走上街頭,支持大陸參加民主運動的抗議者,對政府的嚴厲反應發出了反對的聲音。大約11,000人先在香港主要公共集會地的維多利亞公園集會,3 然後在遊行前往北京中央政府實際駐港代表的新華社香港分社的過程中,人數激增到100多萬。 4 抗議示威期間,為表達與大陸抗議示威者站在一起,“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港支聯)”宣告成立。

1989年6月3日,中國領導人下令軍隊進入抗議示威者聚集的天安門廣場清場,為接下來的軍事鎮壓做準備。 6月4日凌晨,軍隊向廣場及周邊地區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開槍。根據內部文件,6月3日、4日以及之後幾天,北京和其它城市有2000多人死亡。香港當地媒體對這次鎮壓進行了廣泛報導,5 香港人民在6月5日再次走上街頭。 6

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晚會。攝於2010年6月4日。照片來源:Judith Blue Pool

自1990年以來,港支聯每年在維多利亞公園組織紀念“六四”的燭光晚會。在一周年紀念時有15萬人參加,雖然隨著時光的流逝參加紀念的人數在減少,降到只有幾萬人參加,7 但在2009年“六四”20週年時,據港支聯估計,有15萬人參加了紀念活動(警方估計的人數為63,000人)。 8 接下來的幾年,參加紀念活動的人數一直很多,92012年達到約18萬人。 10

香港的燭光晚會在全世界獨一無二,而且已經不僅是一項紀念活動。年復一年,這些活動已經在要求中國政府糾正過去和現在的人權迫害,同要求未來的民主之間培育出一種聯繫。 11

雖然越來越多的大陸人參加香港的民間活動12可能是2009年以來參加“六四”燭光晚會人數增加的原因,但港支聯認為香港的年輕人——尤其是80年代和90年代出生的年輕人,即“80後”和“90後” ——是參加人數不斷增長的重要因素。 13 2010年6月,時任港支聯副主席的李卓人告訴《南華早報》:“大約70 %的參加者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我們稱他們為80後一代。 ” 14 民調支持了組織者的這一觀察:2010年香港大學公共輿論項目對燭光晚會參加者的一項調查發現,54%的參加者年齡在30歲以下;2011年的相同調查發現,這一比例增至58%。 15

在2010年5至6月舉行的“80後六四文化祭”活動之後,其他年輕人也認同了“80後”這一標誌,明顯的行動如“80後反高鐵青年” 16和&ld​​quo;80後反特權青年”。 17“80後”這一稱謂越來越多地被用來象徵通過社交網站相互聯繫、關注大陸事務​​的有社會意識的香港年輕人。這些“80後”、“90後”就是參加“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參加大學、高中的學生組織、參加獨立媒體如“香港獨立媒體”網和“民間電台”等的同一批年輕人,他們分發宣傳出版物,加強要求政府為“六四”承擔責任的呼聲。 18

但是,這批香港的年輕人並不孤立。越來越多的大陸同齡人,包括大陸的海外留學生,已經就“六四”和中國未來民主化的重要性發出了自己的聲音。 19

對許多這樣的年輕人來說,紀念“六四”的意義已​​經超出討還過去人權侵犯的公道。活躍人士黃之鋒是香港反國民教育組織“學民思潮”的負責人。他參加了2012年5月27日紀念“六四”的遊行,他告訴《陽光時務周刊》雜誌:“為何我希望平反‘六四’?因為我渴望中國有民主。 ”他說:“香港現在還有少少的言論、集會自由,當香港仍然可以紀念‘六四’,我們就要好好堅守,進而延伸,去爭取香港的民主,爭取中國的民主。 ”20



1. 參見中國人權《全球紀念“六四”活動》,“六四”:1989——2009。 ^

2. 參見P-at-Riot: 80後六四文化祭,http://www.facebook.com/groups/57082828826/^

3. 參見《紐約時報》1989年5月21日Barbara Basler的文章“UPHEAVAL IN CHINA:Hong Kong Turns   Out in Protest against Its Once and Future Ruler”(動蕩的中國:香港發生針對其曾經和未來統治者的抗議)。 ^

4. 參見“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港支聯)”英文網頁《我們的故事》。 ^

5. 參見​​“港支聯”英文網頁《六四紀念館:報章頭版》。 ^

6. 參見《紐約時報》2012年6月5日Richard Bernstein的文章“Vast Hong Kong Crowd Protests Beijing’s Action”(香港人大規模抗議北京的行動)。 ^

7. 參見布隆伯格新聞社2008年6月5日Clare Cheung和Bei Hu的文章“Annual Tiananmen Square Vigil Draws Thousands”(數千人參加年度紀念天安門燭光晚會) 。 ^

8. 參見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2009年6月4日Miranda Leitsinger的文章“Organizers: 150,000 at Tiananmen Vigil in Hong Kong”(組織者說:15萬人參加了香港紀念天安門燭光晚會)。 ^

9. 2010年,組織者估計有超過15萬人參加了紀念活動,參見《華爾街日報》2010年6月4日Jonathan Cheng的文章“ Thousands in Hong Kong Attend Tiananmen Vigil”(數千香港人參加紀念天安門燭光晚會);2011年,組織者再次估計有超過15萬人參加了紀念活動,參見2011年6月5日布隆伯格新聞社Billy Chan的文章“Hong Kong March, Candle-lit Vigil Marks Tiananmen Crackdown Anniversary”(香港人遊行和舉行燭光晚會,紀念天安門事件)。 ^

10. 參見自由亞洲電台2012年6月4日Luisetta Mudie的文章“Hong Kong Holds Tiananmen Vigil”(香港舉行六四燭光晚會)。 ^

11. 參見《中國人權論壇》2011年第4期文章《香港與大陸休戚相關—中國人權採訪李卓人》。 ^

12. 參見《亞洲周刊》2012年6月17日舒琳的文章《今夜,香港六四燭光特別明亮》;台灣英文《旺報》2012年6月5日文章&ldquo ;Hong Kong’s Tiananmen Vigil Sees Record Turnout”(香港六四燭光晚會參加人數創紀錄)。 ^

13. 參見“PH Yang 攝影”網站2010年6月4日影集“Record Turnout for June 4 Vigil in Hong Kong”(香港六四燭光晚會人數創紀錄)。 ^

14. 參見《南華早報》2010年11月30日Maggie Chen的文章“Young Join Ranks at Candle-light Vigil”(年輕人加入燭光晚會的行列)。 ^

15. 參見​​香港大學民意網站陳韜文、鍾庭耀及李立峰2011年6月30日《反六四論述與六四集體記憶的強化: 燭光晚會現場調查結果(一)》;2011年7月1日《六四集體記憶的代際承傳: 燭光晚會現場調查結果(二)》。 ^

16. 參見香港數碼影像視覺網站2010年1月11日發布的照片​​“Post 80s Anti-Express Railway”(“80後”反高鐵)。 ^

17. 參見臉書“八十後反特權青年行動宣言:蒙騙廿二年──複寫虛僞的民主進程”,2010年6月10日。 ^

18. 參見“《學苑》下載刊物”,香港大學學生會有關“六四”出版物的下載網頁:http://www.undgrad.hkusu.hku.hk/download.html;《油漆未乾》,香港中文大學學生報2012年“六四”特刊全文可在中大學生報上下載,http ://cusp.hk/?p=2792^

19. 參見《中國人權論壇》2012年第1期範祜昶等中國留學生《中國留學生十八大前致胡錦濤習近平的公開信》。 ^

20. 參見《陽光時務週刊》2012年6月4日黃麗萍的文章《香港∙這一代的六四》。 ^